•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教学科研 > 内容

Untitled Document

科研人员战斗在最前线

北京日报 2003年5月14日

  抗击非典“平凡的你给我最多感动”系列报道(科技篇)

  面对一个新型传染病的挑战,我们毫不畏惧,满怀胜利的信心。这信心来自科学。我们相信,依靠科学我们完全可以认识和掌握疾病的规律,攻克疾病防治的难关,最终战胜疾病。就在许多医护人员在一线和SARS病毒殊死搏斗、抢救病人、争夺生命的同时,在另一条战线上,也有许多科技工作者夜以继日、争分夺秒地在和SARS病毒赛跑。我们期待着:防治非典的疫苗和特效药物早日问世。

  我国启动85项“非典”科研攻关项目首批非典防护装备研制成功 

  本报讯  经过首都科研工作者的刻苦攻关,我国“非典”防护装备方面已取得阶段性成果。生物防护服、生物防护口罩、正压医用安全头罩、传染病员运送隔离舱和传染病员负压救护车等一批“非典”防护装备的研究,已完成第一期开发任务,开始投入生产,并将首先在中日友好医院、佑安医院和解放军302医院等进行临床试验。

  目前,抗击“非典”的科技攻关工作在我国全面展开。已启动科研攻关项目85项,落实攻关经费一亿多元,数千名科技人员正争分夺秒地战斗在防治“非典”科技攻关第一线。据悉,科技攻关组近期要着重解决的三个问题是:一是尽快认识流行规律和传播机制,提出切断传染源的有效措施和方法;二是科学总结和提出指导性治疗方案,开发特异性诊治手段和有效药物,切实降低病死率、提高治愈率;三是组织防护攻关,提高人群、特别是一线医护人员的防护能力。由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联合中国纺织科学研究院和相关企业研究开发的生物防护服,重量不大于1.5公斤,可以满足人员连续4小时使用。具有高标准的生物防护性能、一定的生理舒适性、可多次使用。适用于严重致病微生物污染环境下的人员皮肤防护,包括医院医护人员、外环境检验、洗消等防疫人员的皮肤防护。总后卫生部组织有关专家评价后认为,根据目前的实验结果,这种防护服可以在当前预防“非典”的紧急情况下首先试用。   由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制的生物防护口罩,选取了一种丙纶无纺布高效滤材作为口罩的高效滤材,无毒性作用。适用于呼吸道传染病吸入性感染的防护,特别是医务人员的防护。通过测试11个民族,这种口罩设计出三种尺寸,符合90%的中国人面形特征。军事医学科学院卫生装备研究所针对医护人员防护需求,研究的正压医用安全防护头罩透明轻便,佩戴舒适,可在正压条件下提供卫生清洁的空气,防止医务人员感染,可供医务人员在近距离接触患者时使用。   由军事医学科学院野战卫生装备研究所研制的传染病员运送隔离舱,由空气滤毒净化系统,负压形成系统,舱体等组成。舱内病员呼出的气体,经滤毒后排出舱外。这种为医护人员提供运送“非典”病人途中的医学防护装备,目前已完成工艺设计和性能检测。军事医学科学院野战卫生装备研究所研制的传染病员负压救护车,驾驶员室与病员室隔离,病员舱为负压,以避免病员室内污染空气外泄。

  清华大学经过48小时日夜奋战北京红外快速体温检测仪生产基地建成投产   本报讯(通讯员周襄楠)北京红外快速体温检测仪生产基地已于5月12日晚在清华大学正式投入生产,截至5月13日,已生产首批检测仪100余台。该基地总面积1600平方米,有日产2000至3000台的生产能力。

  由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研发成功的红外快速体温检测仪(见上图)自4月21日生产出第一台样机以来,经过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与深圳清华力合传感科技有限公司三周多的日夜奋战,截至5月11日,已经生产了检测仪约1万台,但是目前仅仅是登记要货的记录已经达到5万多台。根据我国目前防治非典工作的整体需要,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的支持下,清华大学即刻在北京建成红外快速体温检测仪的生产线。

  从5月1日下午接到学校有关开辟生产基地的指示,在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科研人员、北京清华力合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与清华大学企业集团的通力合作下,成立了生产指挥部,根据深圳的生产经验,设计好生产流程,经过48小时的日夜奋战建成了基地。目前,该基地一片忙碌的生产景象,120名工作人员正在全力投入生产中。据北京清华力合电子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赵亚青介绍,目前在北京和深圳两地新投入生产的红外快速体温检测仪是新式的“立柱式”产品,除了具有其他系列产品对于人体体温进行非接触式检测的功能外,还能在体温偏高报警的同时,拍下被检测者的照片,以便于记录和查找。   5株病毒,31个变异点位首都科学家全面评估SARS变异值

  本报讯(实习记者童曙泉)尽管这几天非典型肺炎患者的增加趋势已有所减缓,但首都科学家对疫情并不乐观,正在加紧对非典病毒的变异和危害进行更全面的评估。

  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李彦博士表示,病毒的变异非常值得人们关注,对当前分析病毒传播和发病机理、开发诊断试剂、疫苗和预防治疗药物能提供极为重要的信息。当然,从遗传学理论讲,病毒的变异是随机的,自身并没有一个好坏标准;从研究的角度讲,要关注其每一个细小变化。SARS病毒有3万个左右的碱基对,其变异的概率是很大的。

  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焕明介绍说,根据对SARS病毒全基因组测序结果研究表明,SARS病毒由一种相对稳定的RNA病毒特有蛋白质和另外五种蛋白质组成。RNA特有蛋白质在SARS病毒中所占比例为2/3,是所有病毒都具有的维持其活性的基本蛋白质,它的变异性不大。但与国外已测定的其他4株病毒比较发现,SARS病毒的S蛋白质和M蛋白质具有极强的变异性。而这两个蛋白质是帮助病毒进入人体细胞,使病毒与人体发生反应导致病变的第一关。

  杨焕明说,在5株病毒中,S蛋白质和M蛋白质的变异点位达到31个,其中有9个点位的变异都能在2株或3株病毒的基因组序列中获得印证。这说明SARS病毒具有极强的变异能力,这意味着研究SARS疫苗可能会同研究流感疫苗一样困难重重。

  北大科研人员合力攻关

  本报讯  北京大学在SARS免疫信息学及免疫应答,SARS病毒蛋白基因引物合成及抗原分析,SARS基因诊断试剂,SARS病毒感染细胞模型及实验技术等方面,取得一些初步进展。

  日前,一个由常务副校长、医学部主任韩启德院士亲自挂帅的攻关领导小组在北京大学启动。该小组整合了北京大学化学院、生命科学院、基础医学院、临床医学院、药学院、公共卫生学院等多学科专家,针对SARS疾病、病原开展多学科、跨学科研究,携手攻关。

  北京大学生命学院特聘教授邓宏魁毅然从美国回到祖国,并连夜投入到抗击SARS攻坚战中。他以最快的速度写出了“SARS病毒特异性抗体、药物和疫苗的研制”的项目申请书,计划一方面快速制备抗SARS的特异性抗体,从而迅速建立快速灵敏的早期诊断方法;另一方面拟从构建SARS病毒的假病毒着手,寻找病毒在细胞上的受体,筛选抑制该病毒的小分子药物,并研制VSV-SARS疫苗。他还将与生命科学学院和化学学院科研人员联手,积极投身疫苗和药物的研究中。   面对严峻的SARS疫情,北大基础医学院积极应战,紧急立项启动科技项目10余项。免疫学系、病原微生物学系、病理学系等相关学科的专家教授更是奋勇当先,已经在SARS免疫信息学及免疫应答,SARS病毒蛋白基因引物合成及抗原分析,SARS基因诊断试剂,SARS病毒感染细胞模型及实验技术等方面,取得一些初步进展。

  (方红韬  于洁)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3-05-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