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教学科研 > 内容

无标题文档

博士生论坛回顾兼谈“为学与为人”

● 力学系余寿文教授*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博士生学术论坛了,这一期论坛已经是清华大学第30期博士生论坛了,同时也是力学系的第三次。博士生学术论坛是我们学校研究生培养中一件重要的新事物。在前面的29次论坛中,一共有2128位博士生参加了论坛,其中有1744位博士生做了学术报告。另外,全校有400多位老师先后来参加了博士生论坛。应该说这样的论坛规模是很大的,并且它完全由学生自我组织的,包括由学生自己组成的学术委员会来评选优秀报告。博士生学术论坛有利于促进学术交流,培养博士生的书面与口头表达能力。此外这个论坛也增进了师生之间的交流,加强了师生之间的友谊,比如说其中我们系组织了师生联欢晚会以及师生游玩长城等等活动。

力学系是一个博士生的大系,这是我们系第三次来三堡举办学术论坛了,第二次是和数学系一起举行的。从我个人来讲,我建议博士生学术论坛可以更多考虑的院系之间的交叉,促进不同学科之间的学术交流,甚至和可以考虑吸收兄弟院校的优秀博士生来参加,这将会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据我所知,在国外,系内也有一些学术交流,但是像我们这样大规模的,由学生组织的,由学校教育基金会和研究生工作部支持的系列的论坛好像还没有听说过。

现在学校提倡要建立成研究型的大学,那么校内就应该崇尚学术,要有浓厚的学术氛围,有刻苦钻研的精神,有促进不断创新的传统,所以我觉得这个学术论坛对清华大学能够逐步走向研究型大学是十分重要的。论坛和学术会议以及研讨会是不一样的,论坛它可以既讲学术又可以实现人才培养和师生交流的要求。

进行学术交流和讨论,对学科的发展是十分重要的。恩格斯曾经这么评价费尔巴哈为什么在后来没有什么学术贡献,他说:费尔巴哈后来居住在穷乡僻壤,没有机会和与自己才智相当的人进行交流,没有了正面的交流,哪怕是敌对的辩论,所以他的思想就慢慢减退了,没有活力了。

回顾我们力学学科的发展,论坛和讨论班这种学术交流是非常重要的。钱学森和钱伟长先生的老师冯?卡门曾经说:哥廷根学派之所以能够吸引人,是因为这个学派有着良好的学术交流环境。钱学森先生后来回到中国的力学所,就组织了空气动力学的讨论班,张涵信院士就是在这个讨论班上走上学术道路的。郭永怀老师还组织过电磁流体力学的讨论班,培养了一批人。在清华大学,在六七十年以前,周培源先生和王竹溪先生在物理系就组织了很长时间的讨论班。此处,我想讲讲我所经历的讨论班。清华大学破坏力学重点实验室的前身是断裂和塑性力学研究室,这个研究室当时就由现在的黄克智院士组织了讨论班。从1977年的秋天到现在我们就开始了到现在从不间断的讨论班,这个讨论班每逢周末上午风雨无阻。从讨论班开始至今,我有幸参加了全部的讨论班,至今大概一共有800个报告,如果我是一个学生的话,相当于上了1600个学时的课程,这和本科教育的学时是差不多的。而且国际上比较著名的断裂和塑性力学家,只要来过中国的,都到我们的这个讨论班来进行过学术交流。在这个讨论班上也走出了很多中国的力学青年骨干,如中国青年力学家杨卫老师,如特聘教授,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奖的获得者,有十分年轻的博士生导师。

刚才给大家讲了这个论坛的重要性,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为学与为人的问题。

我们学校有一个学风叫“严谨、勤奋、求实、创新”。勤奋是十分重要的,此处不得不提到我的老师和学生。《新清华》曾经用“积跬步,成千里”来描写我的老师黄克智院士,后来又用“苦心人,天不负”来描写我的学生冯西桥教授。我从我的老师和学生身上学到很多,这里我也想把这十二个字送给大家。学术的成长,需要长期的积累。另外清华大学还讲求求实,因为工程师的工作是不能有丝毫误差的,这不像有的人文艺术类的学科。

应该说,现在外面的世界发展的比较快,这样同学们就比较容易用一个瞬间的时刻来看一个事物。大家都希望自己早日成才,于是便把自己的成果用最好的形容词进行形容。作为一个科学的东西,你自己是不能去这样描述的。我在审查博士论文的时候,经常看到两个很奇怪的现象。一个就是说自己的工作“极大地……”、“突破性地……”、“奠定了……的基础”。但是大家在看别人文献地时候,看看那些国际知名学者地文章,包括那些流放百世的经典文章,他们有没有用过这些词汇。我觉得自己只要把自己的结果发表出来,至于他的学术价值,等待别人去评价。包括我们现在的一些老师,也养成了一些这样的坏作风,他们为了评职称,所以自己经常会用一些评委会的语言。这些都是急功近利的表现。所以我就建议要清洁博士论文的“结论”用语。我们做学术应该“风物长宜放眼量”。

现在很多同学要进行自我设计,那么设计的时间尺度是什么?是今天,明天还是几十年?往往都是那些没有刻意去追求什么结果的人,最终取得了很大成就。诺贝尔奖获得者在做工作的时候,并没有瞄着诺贝尔奖,而是抱着一种对真理穷尽的态度去工作的。所以在自我设计的时候不可以急功近利。我想对力学系的同学说说。同学以后可能不完全从事力学的工作,但是作为现在力学系的一名博士生,你应该纵览力学的过去和现在到底怎么样。当我们在农业社会的时候,人们根据当时的要求,进行不断地观察,诞生了牛顿力学。在工业社会初期,蒸汽机发生革命的时候,由于需要,诞生了刚体力学。当人们进一步进入到工业化社会后,出现了连续介质力学、弹性力学。在20世纪,随着航空航天事业的发展,力学达到了黄金时期。当人类进入信息和生物时代,我们的力学将会消亡吗?大家在进行自我设计的时候,应该纵览千年力学史,然后问自己力学的发展将向何方,科技的发展将向何方?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要结合历史,用历史的观念来看待力学,就不会在设计的时候“只看到明天而看不到千年”了。

清华大学的历史上有三代人唱过和正在唱不同的毕业歌。30年代末、40年代初的时候,同学们唱起了“我们要做国家的栋梁,走向民族解放的战场”。当时的西南联大,条件十分艰苦,但是就在那个时候,培养出了两弹元勋。没有他们这么一代人的努力,今天中国有这样的国威吗?我曾经问过两弹元勋中的部分人为什么回国。有人说:不管怎样,我记得岳飞和文天祥。第二代人是文化大革命前毕业的一代,唱的毕业歌是:我们的面前是无边的旷野,我们的身后是崭新的厂房,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们战斗着奔向远方。我们在座的年轻人不会重复我们那个时候的现实,但是这样的一种精神需要传承下来。现在该伦到在座的各位了,你们这一代应该唱什么样的毕业歌?我想就是应该唱“创新”、“民族复兴”的毕业歌。中国现在是一个机械制造的大国,但是其中很多知识产权都是国外的,其中很大利润都被国外拿走了。你们这一代人,应该用自己的知识,用自己的创新,把更多的产品变成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争取更多的利润。我想问大家,你们准备怎么样去唱你们的毕业歌?

最后我要寄希望于各位年轻人,当你们20年后再相聚的时候,你们能对你们的下一辈人说你们无愧于你们所肩负的历史责任!

*注:余寿文教授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现任清华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副主席。本文为余寿文教授在清华大学第30期博士生学术论坛(力学系)开幕式上讲话的录音摘要。

(力学系研究生工作组、校研会学术部、校研团委宣传部)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3-03-1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