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为梦想的又一段征程披荆斩棘
——记2015年“清华大学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左焕琮

记者 曲田

左焕琮:1968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1981年获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外科医学硕士学位,1983年留学日本学习显微神经外科。1996年与清华大学生物系合作成立清华大学中日友好医学研究所,任执行所长,2002年调入清华大学医学院。现任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清华大学玉泉医院)院长,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所脑神经疾病研究所所长。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卫生部科技成果奖、卫生部突出贡献科学家等。主要从事显微神经外科临床工作。

2015年教师节前夕,左焕琮荣获“清华大学突出贡献奖”,这是他来清华的第13个年头。

13年间,左焕琮为清华医学学科建设、为清华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改革发展、为青年医学人才的培养殚精竭虑。13年里他被赋予医生、学者、教师、管理者等不同的角色,不变的,则是他对医学事业和广大患者的满腔热忱。

志为良医 探索生命深层

从医,这是左焕琮自小选择的道路。作为清末重臣左宗棠的第五代嫡孙,左焕琮系出名门。他的父亲左景鉴是新中国最早的外科医生之一,左家有“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传统,左景鉴希望儿子能够成为一个“好医生”。从1964年迈入北京医科大学的那刻起,左焕琮就一直秉承父亲的心愿,潜心钻研医学。

浩瀚的医学海洋中,让左焕琮情有独钟的领域是神经外科的临床研究。从业50余年,左焕琮开创了若干先河——1984年左焕琮在国内成功开创显微血管减压手术,治疗面肌痉挛、三叉神经痛和舌咽神经痛,率领团队完成该类手术逾万例,居国内首位。1989年他在国内首开先例,在“颅内禁区”海绵窦区直接进行手术,为这一手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1996年左焕琮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国内开始研究脑近红外线诊断技术,通过红外扫描仪的测量判断脑部活动,甚至可以判定包括抑郁症和强迫症在内的许多心理疾病。此外左焕琮还在脑胶质瘤综合治疗、帕金森氏病干细胞移植的实验研究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果,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卫生部科技成果奖、卫生部突出贡献科学家等奖项。

“创新”是左焕琮多年来的不懈追求。正是他的创新研究与实践,为很多病人带来了福音。例如,左焕琮和他的团队已经成功为40多个孩子做了神经代偿和重塑手术,他们虽然半脑被切除,但依然可以正常生活和学习。除了将技术应用于临床治疗,左焕琮还创新了神经外科病人的诊疗模式:“病人通常是按照自己所得的疾病来看病,因此会诊的形式很有必要。这样专家团队可以在主任的调动下,运用多个学科的知识共同对病人进行诊断。”左焕琮介绍说。

在学术研究中,左焕琮强调学科建设的创新要通过国际化和多学科交叉手段来实现。这与他当年留学经历有关——左焕琮曾在日本短暂学习过半年,师从日本神经外科学会主席、世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高仓公朋教授。左焕琮认为,他从高仓老师那里得到的最大教益,就是意识到做一个好医生需要国际视野和开拓精神,要善于通过学科交叉促进医学研究的发展。回国后,左焕琮充分利用海外资源,不断同国外的医学研究机构进行合作,累计邀请过40多位主任教授来中国交流,并派出30多人次前往日本学习。“要想在国内站起来,首先要在国际上得到认可。”多年来,左焕琮通过与国外合作,引进、创新了一批项目,其中在三叉神经痛和面肌痉挛治疗方面已经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治疗中心。

开拓创新 获跨越式硕果

作为清华医学建设的最早参与者之一,左焕琮早在1995年担任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时,即应清华之邀参与规划医学学科,并成立了清华中日友好医学研究所。2002年左焕琮调入清华医学院,并从2003年起担任第二附属医院院长。

谈及选择清华的原因,左焕琮表示,过去的医学模式主要是经验医学模式,而未来医学发展的主要形式是科研医学模式,临床医学和理工科研究相结合将成为医学发展的主要动力和趋势。左焕琮恳切地说:“当时我已年过半百,要抓紧时间为医学发展再做一点事情。清华为我提供了事业进一步发展的良好工作环境和条件,也为我提供了一个多为社会做点事的机会。”

在担任第二附属医院院长的12年时间里,左焕琮不断开拓创新,成功地使一所“起点低、基础薄”的医院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刚刚进入二附院的左焕琮面对的,是医院条件相对落后、亏损严重的严峻局面。因循守旧注定要失败,左焕琮审时度势,得出结论:“现在医学的发展是在不断细化的,‘单点突破’要比‘全面开花’更有发展。要想从竞争激烈的综合医院中脱颖而出,必须改革创新,做专业医院。”

在左焕琮的主持下,二附院确立了大专科、小综合的发展思路,以功能神经外科和妇产科为切入点,逐渐形成和引进有特色有规模的优势技术项目,并带动综合科室发展。与2002年相比,二附院2014年在医疗收入方面增加了7倍,手术病人增加了3倍,自筹资金建设的医疗教学综合楼一期2万平米已投入使用,二期工程1.2万平米正在招标,三期正在规划。

由小到大,从弱到强,二附院功能神经外科的名气已在全国打响。以左焕琮为带头人的神经外科具有较完整的学科体系,病床数在北京市第三位,病人来自全国各地。

谈到作为“后起之秀”的二附院妇产科,左焕琮也颇为自豪:“原来我们的妇产科很小,只有十几张床,一个月只能接生20多个孩子,现在一个月要接生150多个孩子,要住院的病人已经得排队了。”

此外,左焕琮还担任过清华长庚医院建设副总指挥的职务,为清华长庚医院的创立发展倾注了很多心力。他倡导由职业管理者管理医院,同时吸纳社会资本进入医院。医院筹建期间,左焕琮全面负责医院的学科规划、人才引进等事宜,积极协调多方资源,与台湾捐赠方密切沟通、合作,为清华长庚医院的如期开业提供了重要保证。

倾心育人 助力清华医学发展

除了不断改善医院的硬件设施,左焕琮也非常注重引进和培养人才,他称之为“引人筑巢,筑巢引凤”。左焕琮表示:“现在我工作的一个重点就是青年医生的教育和培养,因为一个医院能否成功,说到底还是要看这个医院的人才培育体系建设得怎么样。”对于新引进的青年医生,左焕琮有一个很直接的标准:“国家级教科书上这个领域的章节是你写的,你就成功了。”

在培养青年医生的过程中,左焕琮非常注重密切结合教学与临床实践,帮助青年医生尽快走上工作岗位,并在今后的发展中独当一面。他不断开创新的诊疗技术,又都无私地传授给青年医生。左焕琮说:“我的教学理念就是要大量积累病人,书本上学到的知识一定要去实践,多操作、多练,要为学生提供充分的锻炼时间和机会,更要教他们学会奉献。”

当每个人确定了专业发展方向后,左焕琮就会给足空间让这些“雏鹰”飞翔。他强调年轻医师的再学习,形象地把医师培养工作比喻成“把本科的光头剃掉,戴上帽子”。左焕琮每年都会推荐优秀学生到国外学习,让年轻人接触更广阔的平台,接触世界先进技术和理念。左焕琮说:“年轻人是未来的希望,自己该把世界留给年轻人了。我需要做的就是腾出更多时间来想更多点子。我只是负责开路的人,做成了就交给别人,这样才能容纳贤士,才能做强做大。”

在担任医学院副院长和医学中心副主任期间,左焕琮积极争取临床医学学位点设置,积极推进临床医学教育体系建设,有力促进了医学研究生招生质量和培养水平的提高。同时,他积极推动清华与解放军总医院、积水潭医院和北京市神经外科研究所的合作,以提高清华临床医学的影响和实力。其中,在左焕琮主导下成立的临床神经科学研究院,实现了清华各附属医院临床神经科室的整合及学科的合理布局,为该学科今后的整体发展奠定了基础。

如今,左焕琮已迈入古稀之年,但他仍坚持出门诊、查房、上手术台,因为每年都有近千名手术患者慕名而来。他的思维依然活跃,跟年轻医生一起讨论问题时,他对人类思维本质的洞察、对神经外科研究的热情,总是带给大家深深的感染和有益的启发。

左焕琮说,在清华的这些年,是他实现梦想的又一段征程,他将继续披荆斩棘、不断开拓。“百年清华,医学学科还应该有更大的发展。”对清华新百年医学学科的美好前景,左焕琮充满期待。

转自《新清华》2015-09-11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5-09-14 11:12:02]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