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刘晓光——我与音乐的化学反应

校研会新闻中心记者 魏田 木马 潘正道

这是一个“不务正业”的校园音乐人的故事。

“听到一首歌,你能唱准其中的哆来咪吗?”台下是一群5到12岁的小朋友,专注而认真。初见刘晓光,是在他“阳光音基”的乐理课上。自2013年,这位清华园知名的“文艺理工男”停学创业后,身后常跟着一帮“小屁孩儿”。

刘晓光在“阳光音基”的课堂上给小朋友们上课。

刘晓光自小与琴为伴,高中开始尝试音乐创作,2009年考入清华化学系读本科,大学时带领吉他协会成为高人气、高口碑的“十佳”社团。

当被问到想做什么时,他的回答是:人生不止于音乐,要做一个“有意思”的人。

讲他的故事,我们需要讲点化学。

梦想反应式:音乐+创业 → 阳光音基

2013年,本科毕业被破格保送直博的刘晓光,并没有和实验室的大多数人一样,过上“征服瓶瓶罐罐、登上顶尖期刊”的科研生活。

“Air360China”的出现一下子照亮了他的生活,带着“八旋翼”航拍摄影机,他和团队用3-5分钟就可以拍下整个清华全景图。目前,全景图正式版已收获了达300万次的深度浏览。

“Air360China”的清华航拍图。

这个有趣的航拍项目,让刘晓光初尝到“创业”的甜头。然而,钟情音乐的他,决心要把音乐和创业搞出点“化学反应”,而这一反应的起点源于他一直无法释怀的音乐教育问题。

“现在小朋友学音乐是看着谱子弹出来,和谱子一模一样,但听不出旋律可能错在哪儿。”刘晓光说,音乐不应该是“看-弹”,应该是‘听-弹’”,这才符合音乐的认识规律。

他认为,自己学习音乐这么多年,最重要的体会是:要想把音乐玩得很好,一定要有扎实的乐理基础。而幼儿音乐教育是培养乐理基础的关键期。

有升学加分需求的5到12岁的小孩子,必须先参加乐基础等级考试,而后是全国音乐等级考试。

“想过二级必须过音乐基础初级,想过七级必须过音乐基础中级。”“这是专业需求,更是市场需求。”

刘晓光(右二)与“阳光音基”同事。

说干就干!

刘晓光与几个伙伴借助众筹和天使投资,建起了“阳光音基”音乐教室。他负责音乐教室的关键“产品”——在线考试系统。“做线上、面向全国的音乐基础模拟考试,我负责出题。”刘晓光说,“用一套在线考试平台,就可以辅导北京乃至全国的“小考生”们。”

音乐教室开办至今,已实现营收。刘晓光却“急流勇退”,从主力变成了兼职。而“Air360China”的项目,他也退居成为合伙人。他说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线上产品已经做完了。“要做leader的话,整天想市场加盟啊、成本效益啊,我觉着特没劲。”刘晓光的兴奋点似乎一直都在和音乐上,“真是不爱钱”。

唱作人和“交际花”的动态平衡

“音乐有三个要素:旋律、节奏、和弦。别人听音乐是听一首完整的歌,我听进来是音乐,出来却是分轨。”初中时,刘晓光发现了自己的这项“特技”,便开始“疯狂”实验自己的“分轨”技能:听各种流派的歌、研究其中的乐器使用、和弦搭配、节奏特点。“从2003年开始,五六年之内中国几乎所有的流行音乐我都听过了,买的专辑摞两排可以够到房脊。”就这样,刘晓光的音乐“天分”爆发了。

刘晓光在弹唱会。

与吉他结缘是在一个夏天。“高考结束,我才开始学吉他。别人都在疯的时候,我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弹八个小时,一直弹了两个多月。”就是这个在高考后才接触吉他、“半路出家”的北京孩子,大学竟带领清华吉他协会实现从百人到千人社团的“逆袭”,吉他协会也一举发展为校园人气最旺、口碑最好的协会之一,还办起了露天草坪弹唱会。“当时办的第一场是在紫操,来了130多人,整个圈都坐满了。”

今年校庆,吉他协会的“弦舞”草坪音乐节,又是爆满。

刘晓光觉得“校园歌手”这个词对他而言并不准确。他笑称,自己更像是清华音乐圈的“交际花”。

刘晓光(右一)与玩音乐的朋友们。

校歌赛里,刘晓光是出镜率最高的人之一——不过经常是作为吉他伴奏。“我觉得比赛没意思,自己也不怎么排练,就喜欢帮着别人排。”写歌、制作、伴奏,刘晓光也因此游走于吉他协会、校歌赛、录音棚之间,用他自己的方式,做着校园音乐圈的“交际花”。

支持与不解的两“相”互溶

创业之初,刘晓光的父母并不理解,只觉得儿子把音乐作为爱好即可。“那时和爸妈吵的很凶,一说话就吵。”习惯了稳定工作的父母,与准备“出去看一看”的晓光,存在着无法跨越的代沟。

转机还是音乐。2014年,刘晓光创作了一首《给父母的歌》:“是你让我知道世界有很多的凶险,这星空有你不再是黑夜”。一反轻松有趣的音乐风格,他歌词中的深情独白,唱进了父母心里。由好友廖国钺演唱和录制的歌曲MV,也登上优酷的原创首页,感动了无数像他一样的年轻人。

除了父母,刘晓光最感谢的“伯乐”要数他的博士生导师——化学系的张希院士。当入学不久的他第一次和导师提起要出去创业时,张希院士并没有很快“置可否”,而是先详细询问了他项目的情况,紧接着给了晓光一番嘱咐。“如果真的打算走创业这条路,以后要去读个MBA、学点经济学。”张老师叮嘱他,想清楚后就要做十二分的准备。“作为一位院士,张老师当然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成为优秀的科研人才。而当他知道我志不在此的时候,对我的帮助不止是给我停学开一个绿灯那么简单。”刘晓光感激地说。

踏实催化出“大志”

在暂别清华园的一年多里,刘晓光结识了很多校友、前辈。曾经那个意气风发、边玩音乐边赚点钱的北京大男孩,随着视野的开阔,有了和许多创业者不同的认识。 

他发现外面世界诱惑很多、发现自己在许多方面与别人差距很大、发现玩儿音乐其实是个很“烧钱”的事情——而他自己也说了,自己并不是盯着钱的人。

最大的发现,是他发现了一个正在变踏实的自己。

这些年他愈发懂得了“不要因为生活中取得的一些小成功而自满、飘飘然,一定要有‘大志’”。“在出去之前,我觉得读博太慢太痛苦了,做其他事情可能更快;但是当我尝试一圈下来,我发现离心中那个big picture还是比较远。”

录音棚里的刘晓光。

晓光并没有说他的big picture是什么,然而,他正打算努力争取一件可能让认识他的人吃惊的事:继续自己在清华的学业。

虽然并不知道前途如何,他隐约感觉到清华在召唤着他,这个园子仍然对他有着神秘的吸引力。“清华给了我一个平台,给了我足够的宽容与支持。”几天前,他回到学校筹备吉他协会校庆演出,笑着说道:“我发现,停学到现在,我的饭卡居然还能用。”

那个音乐才子刘晓光想要回来了。园子里不光多了源自《晓光》的美妙音乐,更多了一个坚定而踏实的身影。


清华新闻网4月29日电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清华大学小研在线”

供稿:校研究生会 学生编辑:小洁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5-04-29 16:17:4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