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敬业者的人生——记三峡总公司总工程师张超然

  三峡工程报记者 周双超

      三峡工程所取得的每一项进展,都是无数水利水电建设者集体智慧的结晶,他们中许多人,不计名利,默默奉献,以非凡的智慧和辛勤的工作谱写着人生的辉煌篇章。中国三峡总公司总工程师张超然就是其中之一。

“能干三峡工程,是我一生最大的追求”

     张超然1966年2月毕业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像许多水利工作者一样,他把能献身三峡工程建设事业,当作自己人生最大的追求。

    张超然大学毕业后,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水电建设处于低潮。那时张超然还是一名普通技术员,但他没有荒废自己的专业,而是认真对待每一项工作任务,他的绘图水平使他在同龄人中成为佼佼者。

    1996年8月,他从成都勘测设计院调往三峡,任三峡总公司总工程师,实现了一生的夙愿。

    来三峡之前,张超然主持过桐子林、二滩、东西关、溪洛渡等许多大中型水电站的勘测设计工作。有着30多年水利水电设计经验的他,仍把三峡工程看作他人生最大的挑战,他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

    来不及熟悉人际关系,张超然到三峡的第一件事就是翻阅三峡工程几十年来的技术资料。当时他在葛洲坝宾馆副楼办公,技术材料堆满了一桌子又一桌子,办公室没有立足之地。张超然几乎足不出户,花了近一个月时间,才把浩如烟海的三峡工程资料初步理出头绪。张超然认为:“三峡工程集中反映了我国五十年来水电科研成果,不了解这些背景资料,就当不好总工程师。”

    接下来的事便是熟悉施工现场。作为三峡总公司的总工程师,张超然完全可以通过看图纸、听汇报,再进行几次现场考察,凭多年水电建设经验 要掌握施工现状并不难。而张超然坚持认为搞水电工程,必须深入一线掌握第一手资料,才能避免决策失误。一个星期他总有四、五天泡在工地。只要有需要,再危险的地方他也要爬上去探个究竟。有许多问题,就在现场得到了解决。

    作为业主的总工程师,张超然要考虑的问题远不止工程技术本身。从工程的总体进度、合同依据、现场施工难度、费用等因素都得综合考虑,从而提出最有利于三峡工程建设的方案。

集思广益敢于负责

    三峡工程规模巨大,综合型项目多,标段复杂,施工组织设计复杂,建设标准高。作为主抓三峡工程技术与质量工作的张超然,时时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在每一项重大决策方案提出前,他都要反复考察现场、查看许多资料。张超然实在不敢对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稍有怠慢。

    到三峡工地后,他一心扑在三峡工程建设上。在每一项重大技术方案决策前,他都深入研究,虚心听取各种意见,使决策科学化和民主化。在解决大江截流,二期围堰施工、永久船闸开挖、大坝混凝上浇筑等世界级的技术难题方面他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建议,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

    张超然为人很谦和,但他对关键技术问题却从不放松,他有自己的原则立场;科学技术必须实事求是,该讲明白的就要讲明白,来不得半点虚假。这点,他从不看人家的脸色行事。

     “做总工程师就要敢负责”,张超然对自己的责任看得很重。他说,对一个技术方案的确定,一旦心中有底,就要敢于负责;否则,悬而不决,对工程的影响会更大。

  在永久船闸高边坡开挖过程中,遇到了一条编号为“f1239” 断层。是全部挖掉后浇10000多立方米的混凝土呢,还是不挖除岩体,仅采用锚固处理?两种方案中,前者最省事,责任小,但花费也大,而且延误工期,决策进入两难之中。张超然在充分掌握现场监测资料,充分听取专家意见后,果断提出:“采取后种办法。”实践证明,这种办法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来三峡工地几年来,张超然感到满意的两件事是:一是被称为世界综合难度最大的二期围堰防渗墙在合同工期内按时完工,没有出质量事故;二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永久船闸直立开挖边坡稳定得到控制,几次大塌方都避免了人员伤亡。

干水电,就准备吃苦

    张超然常说:干水电就要准备吃苦,就要有艰苦奋斗的思想。怕苦就不要学水电。

    在设计单位工作时,张超然经历过水电站前期勘测工作的种种艰苦。到三峡后,虽然工作环境大大改善,但他肩上的担子却更重了。

    为了工作,他很少计较个人得失。有人提出:作为业主的总工程师,一台专车也没有,太不方便了。也有人提出:总工程师没有设立总工程师办公室,许多具体工作都得自己去干,太辛苦了。但张超然却不在乎这些,感觉已很满足。他认为:“只要技术上不出差错,什么也不要计较。”

    三峡工程的质量是“千年大计”。作为三峡工程质量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为了确保三峡工程的质量,他费尽了心血。他主持编辑了一系列三峡工程质量标准,实事求是地向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质量专家组汇报质量情况,积极贯彻落实专家组的检查意见,研究解决了许多质量缺陷和问题,为提高三峡工程的建设质量作出了自己的努力。

    张超然的办公室在宜昌,但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工地一线。经常跑工地,了解施工现场情况,主持有关现场技术问题的会议,总是自己动手编写或认真修改会议纪要,编写有关技术汇报,经常忙到深夜。由于长期用脑过度,高度紧张,他的脑血管硬化,经常头疼,张超然却说:“只要精神不垮,有病也不怕,没啥了不起。”

“不把金钱放在眼里”

     “ 既然选择了在三峡,就是要作出奉献,不讲价钱,不讲荣誉地位,不计较个人得失,踏踏实实做好工作。”张超然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自从踏上了三峡工程这块热土,张超然拒绝与本职工作关系不大的出差或者出国,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三峡工地,一连3个春节他都是在宜昌度过的。没有任何事能代替他对三峡工程的牵挂。

    身为经验丰富的水电专家,被外聘请作技术咨询的机会总是很多。知识是有价的,拿咨询费名正言顺。他知道金钱的作用,但他认为有国家给的工资已够吃够用,与一个水利人的责任相比,与三峡工程伟大的事业相比,金钱又算得了什么?他 “没有把金钱放在眼里”,对不义之财更是拒之千里。

    而张超然的“拒绝”有时显得“不近人情”。不久前,他在日本的女儿分娩在即,急需国内亲人照顾,恰逢三峡总公司准备组团考察日本,作为总工程师,张超然已在名单之内。而他却坚决拒绝这种照顾,执意为老伴办理因私出国护照,送老伴去日本照料女儿。在张超然眼里,公是公,私是私,没有公私兼顾这回事。难怪三峡总公司陆佑媚总经理知道这件事后,深有感触地说:“许多人做不到的事,超然同志做到了。”

    张超然自1996年调到三峡以来,一心扑在三峡工程建设工地,为三峡工程作出了卓越贡献。1999年被评为三峡工程优秀建设者。2000年被评为湖北省劳动模范。

后记

 这些三峡工程的建设者们,在工地的某个地点,你很容易找到他们:普通的衣着、朴实的语言、忙碌的身影,他们不是苦行僧,但他们中许多人真的不知道保龄球的打法,不知道卡拉OK厅的位置,不会欣赏名车美服……,他们的听觉视觉感受不到浮华世界的喧哗,时尚在他们面前拉上厚厚的帷幕。在三峡工程的伟大事业中他们自得其乐。而他们又是站在时代最前沿的一群,他们掌握征服自然最先进的科学技,才能卓越,思维敏捷,他们在与地位、知识极不相称的谦虚和平实的掩饰下埋没了本该属于他们个性的特征。像一方镶入大坝的基石,人们往往只看到其巍巍的整体形象。其实,他们正是我们时代的脊梁。张超然无疑是其中的精英之一。

    原载《清华校友通讯》复43期

(编辑 魏磊)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4-2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