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教学风格是一种魅力

●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何美

他采用的是全英文授课:原版英文教材,纯英文教案、板书和授课,纯英文作业与考试。发音标准,逻辑清晰,娓娓而谈,庄重而淡定。

当他作为全校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获得者被选送参加北京高校第四届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时,他方获悉要提交中文教案,并用中文授课!

一时间大家绷紧了弦。

而清华大学教学顾问组组长薛克宗教授认定了这个让大家忐忑不安的参赛选手。凭着几十年教学理论与实践的敏锐观察,他认定面前的吴运新老师将在全市比赛中脱颖而出……

 

吴运新,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副教授,分别于1989、1991和1995年获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讲授《工程材料基础》、《工程材料》和《金属物理》等课程,其中《工程材料》被评为2003年北京市精品课程。获2003年度清华大学青年教师教学优秀奖、2004年清华大学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北京高校第四届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一等奖。

缘起:“自己给自己找事儿!”

我是机械工程系第一个在本科生教学中采用全英文授课的。在《工程材料》和《工程材料基础》两课教学中,我注意吸收和借鉴国内外同类优秀教材的内容和体系,并且选择了国际上普遍认可和接纳的一本新近出版的英文原版教材作为这两课英文教学的教材。现在这本教材的第七版很快就要出版了。原汁原味的英文原版教材使得我们对于专业知识的理解更为准确。

我想,尽量跟国际接轨,这不是口号,而要做到具体而微。我采用英文授课,课堂讨论、作业和期末考试都采用英文。但我的目的不在于学习英语,我想,首先应该是教学内容以及知识体系要跟国际接轨。什么是国际化培养?应该是培养具有国际竞争能力的学生:他的专业知识具有国际竞争力,而且他的英语学习和交流能力没有问题。

一开始我用英语讲有些吃力,有时候也觉得这是自己给自己找事儿(笑),而且那两年的英文作业也是我自己动手批改。“万事开头难。”助教也没有经验呀。我主要是看学生对专业知识的理解是否准确,但是也会修改语言表达上的错误,比如说单复数使用错误,我都会指出来。这样批改作业很费时间,20多份作业,我得改上半天。如果是中文作业,用不了2个小时,但是英文作业我需要批改一个晚上或者一个下午。

但我想这是一个过程。我每学期都搞课堂调查,听取学生们的意见反馈再加以改进。5个学期下来,听我的英语课的学生越来越多了。我能从中感到教学的快乐。

我在美国宾州州立大学的朋友来中国访问,我直接把他们带到我的课堂上去面对面感受清华大学的教学风格,我的学生们可以毫无语言障碍地与美国的教授们进行专业交流。这时候,站在一边的我感到由衷的快乐。

集训:“没问题!中文是咱们的母语啊!”

听说你在本次全市比赛当中还遇到了一个小波折,你在学校比赛中使用的是全英文,但是北京市比赛对授课和教案的要求都是中文。

是啊,一开始我心里打退堂鼓呢,这两年都是用英文讲课,而且比赛准备的也是英文,现在仓促从英文转换成中文,行不行啊?教学顾问小组的薛克宗老师鼓励我说:“没问题!中文是咱们的母语啊!走到哪儿都能说好的!”

薛老师和教学顾问组给了我们年轻教师很多指导和帮助。这些老教师们都是手把手毫无保留、毫无报酬地教我们啊。记得我们的教学培训都是从下午2点开始,往往一讨论起来就是整整一下午,直到晚上七八点才结束。很多时候我们都觉得饿了,下面坐着的老教师们还纹丝不动,从头盯到尾。

说起来也巧,我和薛老师住在校外同一个小区,但以前并不认识。就在那一段集训的日子里,我一有疑问就想着找薛老师商量,而薛老师脑子里一有什么火花就给我打电话,那段时间我们打了无数的电话,经常一聊就是一两个小时。

授课:从“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到世贸大楼的倒塌

你的参赛题目是“金属合金材料的断裂失效”。听说你增加了“泰坦尼克号”邮轮断裂沉没的原因分析作为实例?

对。这个例子我是在翻阅一本英文教材中看到的,那本教材里只是作为课后思考题列出了这个问题。我想,“泰坦尼克”事件大家都很熟悉,如果从材料这一专业角度来看大家比较熟悉的事例,学生会感觉比较新颖。

断裂是工程构件最危险的一种失效方式,尤其是脆性断裂,它是突然发生的破坏,断裂前没有明显的征兆,这就常常引起灾难性的破坏事故。在讲“断裂”的基本概念之前,我先放了一段泰坦尼克沉没的电影片段。泰坦尼克号,大家非常熟悉,它是当时最大、最豪华的邮轮,排水量为4600吨,有海上都城之称。但就是这样一艘号称“不会沉没”的豪华客轮,在与冰山的一次冲撞后竟会产生90多米长的大裂纹,短短3小时就沉没了。这是近100年来的未解之谜。科学家根据在海底取出的轮船残骸分析,认为事故与材料密切相关。材料专业的同学们听到这里顿时面色凝重。

我接着说,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后沉没,关键并不在于船进水了,而在于撞到冰山后,前舱坏了,前半部进水,导致船竖立起来,这时候船“砰”地一声断了!大家想想,这表现出来的是脆性啊,就像玻璃一样。但是20号的钢材一般是表现为韧性的啊!为什么会表现为脆性呢?

学生们急于想知道其中的奥秘。

但是我就此打住,不要着急,我们先分析“断裂”的基本概念。这就是薛老师他们所教的“设伏笔”、“卖关子”。这就好像把学生们领到宝库前,把门一推,学生看到宝库里琳琅满目的宝贝,心里跃跃欲试,急于探宝。这时候,学生的求知欲是最强烈的。因为悬念牢牢抓住了学生们的好奇心。

在课堂的最后,我们再揭开悬念的谜底,让打开宝库的学生们满载而归:在一定条件下,材料的性质会发生改变;在不同条件下,相同材料可能产生韧性断裂也可能产生脆性断裂。一种材料的断裂韧性是随温度变化的。钢材在低温下会变脆,在极低的温度下甚至像陶磁那样经不起冲击和震动。而且由于早年的泰坦尼克号采用了含硫高的钢板,韧性很差,特别是在低温下呈脆性。所以,冲击试样是典型的脆性断口。这便是韧性-脆性断裂行为转变。

引用“泰坦尼克号”断裂沉没原因分析这个实例时,我并没有平铺直叙,把美国科学家于1998年得到的船体材料成分和性能测试结果一古脑儿端出来,而是首先启发学生从材料学和材料断裂特性角度去思考,待讲完材料断裂模式和韧脆转变温度这些基本概念以后,再引导学生一起分析美国科学家所得到的实验结果和结论。这样既调动了学生参与课堂教学的兴趣和积极性,更加深了他们对材料断裂性能与材料成分和显微组织结构之间关系的理解。

此外,当介绍金属断裂的断口形状时,我采用了实物演示。过去观察金属断裂的脆性和韧性,没有电子显微镜进行观察,现在有扫描电镜观察裂纹。正如薛老师所说,我们可以发挥各种媒体,包括模型教学,黑板加粉笔,而不是说ppt就代替了一切。

我还记得老教授们的一句话:“45分钟的一堂课,你怎么紧紧抓住学生的注意力,怎么紧紧吸引住学生的思路,让学生不由自主地跟着你的思路走?”我想除了“挖陷阱”、“打埋伏”等讲课技巧,教师对教学的内容还要相当熟悉,对于正在发生的事情和将来所要发生的事情,要有一定的观察和判断。不仅仅是把过去已经成熟的定论告诉学生,还要引导学生思考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你在本节课后还布置了一道有趣的作业题:试分析纽约世贸大楼在“9·11”恐怖袭击中倒塌的原因。学生和评委们的反响都很好。

9·11恐怖袭击中世贸大楼的倒塌,大家的印象比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更深。双子大厦是纽约的标志,应该说它的结构相当牢固。但是很难想象,在发生撞机后,比肩而立的两座塔楼相继坍塌。先声抵达人们耳际的,是大楼金属骨架弯曲和断裂的巨大声响。这声响在曼哈顿上空回荡。整栋大楼从上到下垂直地倒塌了,而不仅仅是顶部几层或者是一些边边角角塌了。这一疑案在国际科学界也没有定论,那我布置作业给大家思考,要求学生收集一些有关世贸大楼主体结构的文献资料,然后运用所掌握的工程材料知识做出自己的分析,写出一篇1000字左右的报告。

这是一种开放式的思考学习。大家课后查找了很多资料,研究大厦的主体结构,提出了各种新颖的见解。这种研究型教学模式同样受到学生的欢迎。

启发一:“本科生活跃的思维让我茅塞顿开。”

有些人以为上课就是学知识,实际上学习中也有研究;教学不能孤立于研究之外。像学校实施的“大学生研究训练计划”(Students Research Training,简称SRT计划),就是把学习和研究有机结合起来了。实际上课堂上也可以培养创新能力的。而且,教学和研究的有机结合有利于实现两者的双向互动,而学生参与研究也可以促进教师科研工作的进行。记得有一次讲课的时候,我们照例是用几何学的方法来解决一道晶体结构思考题。但是这道题目要运用很多晶体学概念,解答非常难,同学们理解起来比较困难。后来有同学说:“嗯,我们能不能用矢量的方法来确定这些复杂晶面和晶向之间的关系呢?”旁边的同学也纷纷点头,课堂里一下子活跃了起来。我当时也有些茅塞顿开的感觉。本科生都学高数,他们用数学的思维来思考这个问题,就能触类旁通,而且还直观简洁。

所以我喜欢给本科生上课。他们年龄还比较小,思维没有形成定势,老师对他们的影响比较大。我想,好的老师能帮助他们确定专业思维方式,同时在为人处世等方面会对他们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这其中也包括仪态。

启发二:教学风格是一种魅力,一种气度和气质

在20分钟的教学演示比赛过程中,你以良好的讲课技巧和精心组织的教学内容赢得了评委和旁听观众的一致好评,获得该组教学演示最高分。一同参赛的孙静老师说:你的心态很好,从容成熟,这可以说是一种魅力,一种沉稳的气度和气质。你这种魅力很自然地在上课当中体现了出来,让学生以及专业评委都感觉听你的课是一种享受。

我们青年教师在一起的确是互相影响的。我们相互交流,互帮互学。例如,于歆杰老师建议我在讲金属失效的案例时,加入一段录像;贾晓红老师建议我把PPT中的字体改得更醒目些。我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所以,我想如果全校的青年教师都能有这样的交流学习机会,那么大家的教学水平一定会提高得更快。

培养人是大学的根本任务。培养人有多种方式,教学是其中最重要的方式,怎么强调也不过分。我想,在具体实施教改的过程中,思想观念的转变最为重要。有的人认为教学过得去就行了,实际上教学是一种责任。尽管对教学投入少一点学生未必能够觉察出来,但是作为教师,一定要对学生负责,你还是要投入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才行。清华的本科生是一批非常优秀的资源,我们应该培养并开发好这批资源。

因为性格的原因,我平时不是特别活泼,相对比较朴实。但我希望自己用行动去影响学生。还记得中秋节之前,我上课前问:“同学们,你们中秋节有什么打算啊?”他们有的打算同学聚会,有的打算学习,还有的打算睡觉,我就说:“能够自主安排节假日很好,老师补充一点,不要忘了给家乡的父母打一个电话!”中秋节过了,我还记着这件事情,我说:“中秋节给父母打了电话的同学请举手。”一看,大部分同学记着打了电话。我看了也挺高兴的。

启发三:“清华强调国际化培养的目标,确实很有必要。”

清华从一开始就是一所开放的大学,而且她勇于向世界一流大学看齐。我们清华有这个传统。20世纪初和解放前从清华走出去的一代代读书人,他们是能放眼看世界的中国读书人,他们能敏感地把握住世界的潮流,他们勇于向世界一流看齐,他们有着宽广的胸襟。现在清华重新强调国际化培养的目标,确实很有必要。

其实不光是我们清华在强调国际化培养,经济全球化要求高等学校的人才培养标准必须与国际接轨。世界很多国家都制定了国际化的人才培养目标。美国提出来用“面貌新、与众不同的方法,使每个学校的每个学生都能达到世界级的知识标准,努力提高学生的全球意识、国际化观念”;日本提出“只有做一个出色的国际人,才能做一个出色的日本人”,要“培养世界通用的日本人”。

最近媒体上不是还报道了美国哈佛大学的教学改革吗?有300多年历史的哈佛园如同一个小联合国。但基于对哈佛国际化定位的发展战略,哈佛大学校园中也对哈佛大学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展开了大讨论。大约在30年前,哈佛大学对课程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调整后的课程设置迄今为止一直没有什么改变。但是“居安思危”,哈佛大学文理学院总院长柯伟林教授提出了全面改革现有的课程设置,将培养具有国际化眼光的新世纪的专业人才作为哈佛大学本科生教育的目标。他们的改革主题是哈佛大学培养的人才应该是“世界公民”。一份关于课程设置改革建议报告在今年4月底出台了,报告提出将对现有的课程设置进行大规模的改革,新的课程设置包括好几个重点,如给本科生以更多的到外国学习的机会,根据报告建议,所有的本科生必须有“国际经验”,他们在四年的学习中,必须有去其他国家学习、工作、从事研究的经历;加强学生和教授间的辅导联系,尤其是教授在学生专业选择上的指导。

清华正在加强与国际的交流,比如康奈尔大学校长Lehman教授、工学院院长Fuchs教授和理学院院长Lepage教授于11月8日在清华做了报告,介绍康奈尔大学的国际化教育理念、理工科领域的科研发展情况。能够为这样的交流做一些联络的工作,我感到很高兴。康奈尔大学希望能在夏季来北京做Summer Program,包括一系列课程,介绍中国的能源、环境、文化和历史以及电子、IT等行业的发展。我们希望把这个项目做成品牌。

在清华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我作为一名普通的任课教师,最有效的实际行动就是:努力让自己的学生受到最好的教育。



“从容沉稳,游刃有余,侃侃而谈。”薛克宗老教授如此评价面前这位青年教师。白发的薛老师还特意强调说:不管是英文授课还是中文授课,吴运新都是“侃侃而谈”。

面前的吴老师身材高大,神色庄重而闲雅,可以想见其讲台上挥洒自如的神韵。采访结束时,已将近中午1点了。吴老师说:“我答应了给学生一份学习材料,得赶紧送过去。”他顾不上吃午饭,骑上一辆破旧的自行车,急匆匆地往主楼赶去。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6-0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