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记北京高校优秀共产党员黄克智院士

新闻中心记者 飞雨   摄影:郭海军

  “我这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一生奉献给科学和祖国。”这是黄克智院士常说的一句话。五十多年来,为了祖国的科学事业他忘我的投入,为了清华大学力学梯队的发展他竭尽全力,在他身上集中体现了一个优秀共产党员、一个科学家的高尚品质、博大胸怀和杰出贡献。

  有着52年党龄的黄克智院士一直以党员的标准与责任要求自己,用实际行动践行着“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的诺言,他多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至今78岁高龄的黄先生仍然亲自带研究生、搞科研,每天工作9个小时以上。他坚持锻炼40年,70岁学游泳,72岁学打网球……在老师和同学们的心目中,他是长者,是尊师,是至友,更是党员的丰碑。

  祖国永远高于一切。在清华研究生毕业之后,黄先生以优异的成绩留校任教,不久被学校派往苏联莫斯科大学进修。在三年刻苦学习后,由于他的优异成绩,校方和导师批准他破格进行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就在答辩前两个星期,组织上召他立即回国参加学校工程数学力学系的组建工作。祖国的召唤就是一切,黄先生没有犹豫,立刻动身回国了。90年代初在新加坡召开固体与材料计算力学会议,黄先生第一个发现会议文件上Taipei,Taiwan(台北,台湾)的错误。他立即向会议主持人提出正确称呼应是Chinese Taipei(中国台北)。在第二次会议日程表中修改为Taipei,ROC(中华民国台北),黄先生又一次提出,并表示如果不改成正确称呼,大陆代表将拒绝出席会议。但主持人仍坚持不改,并声称“别人都没有问题,就你们清华大学的人有意见”。为了祖国的尊严,黄先生说:“我本人可以不参加,但是国家主权不能因此受到损害。”他把这个情况及时向国家教育部汇报。通过外交交涉,迫使大会最后做出正确决定,把台湾改为中国台北。“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我必须这样做。”他说。
作为国际知名的力学专家,黄先生要求自己永远紧跟国际先进科学前沿,永不停止学习,决不掉队。文革后从农场回来的黄先生发现科学知识已大大落后,已年近50的他“感到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是祖国需要我们出力的时候了”。他和中青年教师一起重新开始艰苦的学习和追赶的历程。从1978年开始,黄先生和同事一起组织建立了学习讨论班,每周一次,坚持至今已27年。讨论班也由最初的以小组交流学习心得为目的发展成为现在的国际、国内的学术交流论坛,参加人数也由最初的十几个人发展成现在的七八十人。他50岁研究断裂力学,60岁探索智能材料力学,70岁开拓应变梯度塑性理论,在75岁之后,开始纳米力学的研究,现在以78岁高龄向纳米尺度的力学进军。在科学研究的崎岖道路上,他不断攀登着一个又一个高峰。1992年,黄先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3年5月23日,他当选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个清华人。

  “宁要群芳争艳,不要一枝独秀”是黄先生一直坚持的理念。在他的带领下,力学系固体力学学科点成长为一支强大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团结向上的梯队,他们的成绩有目共睹:国家级高水平博士规模培养和学科建设特等奖;连续两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群体奖励,自然科学二等奖、三等奖等多项奖励;在整个力学学科领域12篇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中,他们占据了半壁江山。

  作为一名老师,黄先生更是桃李满天下。他培养的71名研究生中,有2名中科院院士,2名被授予全国有突出贡献的博士称号。从1990年至今,国际SCI学术榜中国作者前10名中,几乎每年都有1位他的学生。力学系获优秀博士论文的5名导师中,除他之外,其余4人中有3位是他的学生。“对这个成果我比自己得奖还高兴,因为我种的树已经开花结果。我深知建设国家人才是根本,我抱定宗旨:甘当伯乐挖掘人才,培养人才,为构造世界一流的科研创新队伍愿当人梯,愿做基石。”他说。

  黄先生不仅在学术上培养、提拔年轻教授,生活上对他们的关怀也是实实在在的。庄茁教授刚刚从爱尔兰回到清华大学工作的时候,女儿插班到清华附小,没有预订到课本,黄先生夫妇亲自打电话与身边同事联系为孩子借书。系里的教授工作压力都很大,没有系统的健身计划,黄先生就“强制”教授们锻炼身体。前不久,黄先生老两口儿跑到体育用品商店,给系里五对教授夫妇每人买了一个网球拍,挨家挨户塞到教授们手里;还为他们请好教练,定好场地,指定时间,让他们去打球。

  如今,黄先生虽然已年近八旬,但每次支部活动,只要他人在校内,就准时出席。冬季的北京天气寒冷,一次组织生活会之前下了大雪,路滑难行。考虑到先生的安全,支部同志通知他不必出席,但他坚决不同意,仍然在会议开始前到达会场。不仅如此,他还积极参与学生的支部生活活动。2003年力学系学生党支部组织支部活动讨论学风建设问题,支书想邀请几位院士一起座谈,于是找到黄先生,黄先生当即就答应了。当天上午黄先生连讲三节课,十二点一刻下课。下午二点,他精神焕发地参加学生的组织生活,一直坚持到下午六点。支部的教师们说,看到黄先生,就看到了教书育人的榜样。

  “我今年整78岁,在科教岗位上已工作58年。按照蒋南翔校长提出‘为党健康工作50年’的指标,我已超额完成。但我目前仍在教学第一线满负荷地工作,我要争取再为党工作10年。”黄先生说。

(编辑 文清)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7-0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