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我与“志愿者”绑定

——访2006年北京十佳志愿者获得者梁苏会

研通社 刘国铮     

  ——做一件好事很容易,天天做好事很难
 ——当你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其实是很幸福的
 ——在国外,志愿者体系非常健全,是一项社会公益事业 ,相比之下,我国的志愿者体系还处在初级阶段。
 ——对于志愿者团队的建立,奥运会是一个契机,更是这项公益事业启动的开始

  她,本是志愿者团队中普通的一员,一次无偿献血开启了她的志愿者工作,而六年的点滴积累铸就了一个成熟而睿智的志愿者领袖,2006年,她的名字与“志愿者”三个字捆绑在一起,闪烁在各个国际国内的赛事中,回响在北京志愿者的氛围里,渐渐地,她变成了“名人”。

  她就是梁苏会,清华大学材料系博士生,曾任我校研究生志愿者服务团副团长,第十五届多哈亚运会、2006中国网球公开赛、2006年北京国际马拉松赛等大型比赛的志愿者;曾3次捐献全血(200ml/次),并在阳光骨髓库捐献了自己的骨髓配型;因突出的志愿者工作获得2006年清华大学公益类奖学金;因出色的工作获2006中国网球公开赛得组委会颁发的志愿服务银奖;2007年3月,被评选为2006年北京十佳志愿者称号。

  2001年8月13号,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如今,距离奥运会开幕已经不到500天。伴随着钢筋混凝土的鸟巢体育馆从梦想到现实的跨越,与赛事相关的各项准备工作也逐步进入到白热化阶段,各项志愿者准备工作也早已悄然展开,如今,正在迅速的传播到北京的每个角落。很多人因为“志愿者”这三个字而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和价值,很多人被改变着或正在被改变着,这些都好似未曾期许,又不可预知。梁苏会就是其中一个。

  志愿者的满足

  梁苏会告诉记者,她第一次当志愿者大概是在大一的时候,当时对志愿者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最早参加志愿服务是因为献血,当时觉得做这种能帮助人的事情还是挺开心的。后来,发现志愿者的工作面很广,比如在校内作义务导游,研究生校庆的时候做会务服务;在校外去“星星雨”儿童教育研究所陪孤独症的小朋友;再后来就是一些奥运会的赛会服务:如网球公开赛,马拉松比赛,等等。

  众所周知,志愿者是一个帮助他人的工作,往往付出大于回报甚至没有回报,而是什么使梁苏会一直热衷于它六年来从未停止呢?苏会淡定地说:“从物质回报上来说,它是一点都没有,但是从精神回报上来说,是会有的。当你发现你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已经很幸福了。我每年都参加义务献血活动,有一年因为生病而中断了,当时的病影响到了献血的指标,等后来我再能献血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真的很幸福,至少我是健康的,我能帮助别人。”

  “另一方面是我能获得很多精神满足感。比如在“星星雨”陪护孤独症小孩,我做了三年,每周五下午去。孤独症的小孩就是没有能力处理人际关系,其实就是不认人,我们有个志愿者就一直看护一个小孩,他总去总去,后来有一天那个小孩居然认识他了,和他打招呼,这对于一个了解孤独症的志愿者来说就是一种莫大的满足和鼓舞。”

  “我在多哈亚运会做志愿者的时候,专门负责迎接来观看比赛的贵宾,引导他们到比赛场地。有一天我服务的赛场进行的是女子75公斤级以上的比赛。我频繁往返于入口和赛场之间,因为工作要求不能在赛场停留,我无法得知比赛的进展。比赛最后只剩下中国选手和韩国选手的竞争时,只听见传来阵阵欢呼声,我的心也开始有些紧张。这时,一位韩国贵宾匆匆赶来,我连忙带他走向赛场。步入赛场的那一刻,我看见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听着雄壮的国歌在耳边响起,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很多志愿者纷纷跑来向我祝贺。那种民族自豪感和跳跃的激动是任何荣誉与成就无法替代的,我庆幸志愿者工作让我体会到这些。”

  “让我变得很平和”

  现在在很多人眼里,似乎“梁苏会=志愿者”,志愿者在梁苏会的生活中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在谈到它曾经在她的生活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占据着什么样的地位,对她的未来会有什么影响的时候,苏会告诉记者:“从最开始一直到现在,对这个工作的喜欢和热爱,没有什么变化。在未来,我也有信心没有什么变化,因为我真的非常地热爱这项工作,它是我的兴趣爱好更加逐渐变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如果说在生活中占多大的比重,我付出多少时间和精力,我无法量化因为人在不同时期的侧重点不同,但是不论做多做少,他带给我的快乐和精神的鼓励是不变的。”

  “如果说影响,主要是影响了我为人处事的一种态度,真的会让我变得很平和,甚至很宽容。比如在公交车上让座这种小事就会变得特别的自然而然,已经习惯了甚至自己察觉不到。其实这些对我的科研也是有帮助的,细心,有耐心而坚毅有责任感。但是对未来的职业选择上,有时候觉得计划赶不上变化。我曾经一门心思想做一个科学家,现在志愿者工作做多了,也想过作这个。我到服务团才两年,但给我带来的变化非常的大。明年要开奥运会,我想这对于所有的志愿者更是一个契机,可能会给我带来更多的机会和变化是我现在还预料不到的。”

  苏会的语言很简单,她总是说当自己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时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似乎她对快乐和幸福的定义总是那么朴实而真切。问她志愿者的工作是什么,她说就是“无聊、简单的重复”,但在简单的工作中却磨练了自己的性格——平和、宽容、坦诚,她更在这些必不可少却像螺丝钉一样的工作中得到了被认可的满足感和喜悦。 然而,她并没有满足于这些,渐渐的,她对志愿者的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和方向。

  志愿者的志愿者

  经过了多次志愿活动之后,苏会的志愿者角色也发生了改变,她已经从一个单纯的志愿者变成了志愿者的志愿者,并且致力于志愿者系统的建立和志愿者权益的保护,谈到这个转变,她一如既往流利地告诉记者:“作志愿者作多了,就逐渐承担了一定的组织工作,后来就会发现其实我们清华同学想做志愿者的特别多,但是他们没有渠道获得信息,有人就说‘唉?你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机会’,我就发现其实如果能把这项工作介绍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共同从事这项工作,确实能获得更大成就感,而且比自己做要更重要更有意义。”

  “而且在我们的一些工作中,志愿者团队的组织是很重要的。比如,06年的中国网球公开赛是在9月份开幕,当时招募是在8月份,当时招募的人特别少,我就把帖子发到了水木的网球版上,吸引了同学加入到志愿者队伍中。以往也有同学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因为赛场离学校很远就很不方便。这次我们就集体报名然后与主办方联系,主办方就派了一辆车到我们学校东门。我觉得当志愿者以团队的形式出现的时候志愿者的权益就能得到更好的保护,我发现这其中的组织者非常关键。”

  当被问到什么是志愿者权益的时候,苏会更是如数家珍:“在我理解它有几部分组成:第一,受尊重的权利,因为他没有物质报酬,但不能被当作雇工,甚至被当成廉价劳动力随意使唤;第二,有接受培训和休息的权利。因为志愿者主要的收获是从中体会到一种成长,有权利接受一种特定的培训;第三,在服务期间有获得基本的生活保障的权利,比如服装、饮水和食物等。”

  言谈举止中,我们能感觉到苏会已经是很专业的志愿者了。据了解,苏会所在的研究生志愿者服务团作过相关的调研,我国现有的相对比较发达的志愿者机构多在深圳和广州,因为离香港比较近。而内地的相关机构和运作模式大多还处于起步和发展阶段。据悉,北京志愿者活动促进条例正在酝酿中,对于志愿者系统的建立和有章可循的条例完善在内地还是需要一个过程。这不仅需要志愿者队伍的壮大,更急需一批志愿者组织人才和培训人才。2008奥运会的临近,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次契机更是一个开始。苏会向我介绍了她的经验,和一个志愿者应有的基本素质。

  培训让我更加专业

  面对如此热衷于志愿者活动的梁苏会,记者从她的一些事迹和言行中感觉到她已经相当专业了,当被问到除了参加活动积累经验外,还有其他的途径可以更快的让自己变成一个合格过硬的志愿者时,苏会说:“我觉得不论参加志愿者活动的初衷是什么,比如就是想看明星之类的,不论动机是什么,只要能够顺利完成自己的工作,我觉得就是一个很优秀的志愿者了。当然,我经历了很多次的相关培训对我很有帮助。比如我收获最大的就是刚加入紫荆志愿者服务团时的内部培训。当时每周的例会过后,每个理事会向大家介绍国内任意一个志愿者组织或机构是如何建立和运作的,听多了以后就了解了志愿者这个东西并且有了宏观而立体的认识,视野也很宽了,包括国内外的,高校的。去年我有幸去香港青年协会参加培训,那是一个公益机构开展的一次‘奥运志愿者领袖培训计划’行动,这次培训讲了一些志愿者的相关知识,以及志愿者管理的相关技能,让我更加专业一些吧。“

  最后,苏会应记者要求,总结了几条她认为志愿者应具备的素质,与大家共勉:“我想首先是心态平和,工作细致。不论你学历太高,能力再强,也不要奢望会获得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的工作任务,因为志愿者工作毕竟是一个不受薪的工作,在情理上不可能把重要工作给予不受控的人,这一点我们清华的同学格外的应该注意。因为清华同学就是从小受重视惯了,让做一些简单的工作有时候觉得心里不平衡。第二,要吃苦耐劳。甘于做小事情。比如工作量很大的时候,要求一天工作量15个小时,或者天气很热等等。第三,就是各种服务类型也有所不同:比如帮助聋哑人,就需要手语。在国际赛事中,外语必须很过硬。我去多哈的体会颇深,其实我说的再简单,我说的英语别人都能听懂,但是作为志愿者和服务者,能听懂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口音的英语就难了,如果能再多几门外语就更好了。对于小朋友如看护‘星星雨’孤独症的小朋友,就要有爱心,有耐心,有毅力。”

  当然,也许你不擅长,也许你具备,但是可以通过加入这项活动来培养和获取这种能力——平和,吃苦耐劳,有耐心,有爱心。

  与其说具备何种能力,不如说从中磨练意志。苏会告诉我们的都不是什么专业技能,而只是一颗平常心,从小事做起,忘掉自己,奉献他人和集体。我问她有没有委屈和退缩的时候,她说作为组织者,她必须要安抚在工作中遇到困难的同学,而且在必要的时候与主办方交涉来争取志愿者的权益。也许在她的语境里,她早就忘记了自己。

  当志愿者被赋予了“08奥运会”的头衔时,总是好像很高很玄,可望而不可及。而苏会对08奥运会志愿者的期许很朴实——甘于作小事,能吃苦,因为八月的北京会非常热; 相对科研工作来说标新立异少,团队精神更重要,别太在乎自己的感受,责任感和纪律性很必要。“做志愿工作,就当自己的这几天在你的生命中缺失了,抱着这种态度去工作,就应该比较从容”。(编辑 崔凯)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7-04-0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