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2008年7月王振民出任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日前记者走访了他,听他畅谈法学教育理念与清华法学院的发展蓝图。

王振民:培养中国未来法律精英

  王振民,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是清华大学法学院复建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为清华大学法学学科的发展和我国法学教育改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他在宪法学和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等方面有多项成果,为“一国两制”的实施、解决港澳回归后面临的法律难题以及运用法律手段处理涉台问题等作出了积极的贡献。2004年被任命为全国人大常委会澳门基本法委员会委员,2006年被任命为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担任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等学术和社会职务,是“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全球青年领袖论坛(The Forum of Young Global Leaders)”成员。

  1999年被评为北京市优秀中青年法学家。2006年被评为上年度“全国十大英才”之“新锐英才”。2006年获得清华大学“学术新人奖”。2007年获得北京市“五四奖章”标兵。

  记者:您于1996年便在《中国法学》上发表了题为《略论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的文章。文中提到诸多法学教育改革的问题,时隔12年后,您认为我们今天的法学教育相比当日有哪些发展进步呢?

  王振民:进步还是挺快的。当时一个突出的矛盾就是法律人才不够。法学院数量少,招生人数也少。而现在全国已有600多所法学院(系),每年招收各种法律专业学生十多万人。

  当时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之间没有关系,法学教育不够职业化,基本上属于普通的人文社科教育,没有突出自身的专业特点。近年来大家逐渐形成了共识,即法学教育应该是职业教育。对法学教育性质认识的这种转变,不仅有利于提高法学教育的质量,而且对于司法公正的确立和法治国家的建设十分重要。这种共识的形成是巨大的进步。

  记者:在进步的同时,有哪些新问题产生呢?

  王振民:数量问题解决了,但导致了另一个问题:法学专业泛滥、失控了。有点名气的大学几乎都办起了法学院,数量太多!其直接后果就是参加司法考试的人数急剧增加。而且我国司法考试对所有专业毕业生都开放,这不利于选拔真正的法律人才加入到法官、检察官和律师队伍。许多大学的法学院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都在急剧增加,有些甚至出现了博士生比本科生多的现象。像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将法学教育从一个极端推向了另一个极端。所以现在法学教育的主要目标应该是提高教育质量,尤其是清华这样的大学,办法学院一定要强调质量,培养精英。

  还有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也是矫枉过正的表现:原来法学教育不够职业化,可是现在又出现了一种倾向,完全把法学教育看作浅层次的技能教育,当作一种技术,忽视了法学教育的价值取向。即忽视了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应该有什么样的追求,什么样的职业理想,而仅仅强调操作性、技术性的训练。结果很多法学院毕业的学生,专业技术很强,但是没有职业理想和追求,缺乏职业道德,培养了不少有知识、有技巧但是缺乏专业灵魂的法律工作者。这样可能会更糟糕,甚至会导向法治的反面。其实国外发达国家法律教育尽管是职业教育,但是在专业教育中包含着分量很重的职业道德、社会责任的教育。

  记者:您很早以前便在清华法学院开设过一门“法律职业与道德教育”课程,这应该是国内开设这类课程的首例?

  王振民:是的。法学教育不能失去自己的方向,不能失去自己的价值追求!我认为现在一方面要坚持法律教育的职业性,同时要加强对学生的职业理想教育和社会责任教育。法学院应该作法治建设的推动者、维护者,而不能培养法治的破坏者,这一点应是非常明确的。

  记者:当今中国正处在一个巨大的转型期,经济制度的改革、政治体制的调整、文化的反思等等。在这一背景下,您认为清华法学院应有怎样的定位和目标呢?

  王振民:不管是从学校的要求,还是从社会和校友的期待来看,清华法学院的定位都是很明确的。清华法学院应该成为国内、国际一流的法学院。要达到这一目标,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目前,清华法学院在国内位居前列,但是决不能说到此为止,我们应该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达到最前列。这也是社会的要求,清华大学拥有优厚的资源和条件,我们应该义不容辞地把一个专业、一个学院办成国内最好的。如果说法学院自1995年复建,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实现了第一次飞跃的话,那么现在我们要实现法学院的第二次飞跃。

  衡量一个法学院水平的高低,我认为有两个标准。一是看我们的毕业生在社会上发挥什么作用,对国家的法制建设、对社会的文明进步做出了什么贡献,是否在国家的法律领域发挥中流砥柱作用;还有就是看我们清华法学院对法学理论的贡献有多大,对国家法制建设中的重大理论问题有没有我们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形成一整套主流的、关于中国法制建设的理论学说。这两个方面都是需要我们去努力的。

  记者: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在您看来现在法学院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王振民:最迫切的问题,我认为是在培养学生上要下大功夫、真功夫,用清华大学的术语来说就是要在培养学生上“发力”。一是要提高教学质量,我们开设的课程要真正对学生有启发。对学生来说,虽然不是每一堂课都会终身难忘,但是总能从一些课程中获得这样的体验。还要重视对学生其他方面的培养,除了法律专业知识之外,还要有基本的道德培养、人文素质培养。一个人最终能否成功不是仅看他有多少知识、有多大能力,还要看其他相关的基本素质,针对后一方面的培养,我们的力度还远远不够。

  把一个人培养成才是很复杂的过程。从法学院来讲,我一直在想,将来对每一个学生我们都要认真去琢磨,针对这个学生的特点制定特殊的培养方案。对每一个学生都要这样去琢磨、去悉心培养。凡是进了清华法学院的学生都要受到这样的对待!包括本科生,应该像培养硕士生、博士生那样,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个性化的培养方案。清华应该培养的是精英,是将来社会各方面的领袖,所以在学校要给他们相应的特殊教育。老师们的时间和精力应该更多地放在培养学生上,要让老师安下心来从事教育、从事培养人的工作。以前老师们只重视“教书”和研究,忽视了“育人”。其实“育人”和“教书”同样重要。以前自己念书的时候,跟法学院的教授谈话,甚至到他们家里去请教,都非常受益。但是我们现在有多少老师愿意坐下来与本科生谈话、进行长时间的交流?不多。包括培养研究生的时间也很少。今后我们要对老师们提出这样的要求,当然也相应地会给他们更好的条件,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在办学条件上,如办公室、物质待遇等各方面,要让老师们能够安心从事教书育人的工作。

  记者:您如何看待推行素质教育与目前就业压力之间存在的矛盾?

  王振民:我一直有一个理念,我认为清华的毕业生不应该存在就业问题。只要是清华毕业的,从我们这儿走出去的,如果找不到工作,那说明培养失败了。学生自己应该有竞争力,能不能找到工作,本身也是一个学生综合能力、综合素质的表现。我鼓励他们,第一份工作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去找。不管做什么,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如果一个毕业生的第一份工作是靠“关系”拿到的,这对他的一生都有很不好的影响。找工作也是一种锻炼和培养,如果自己都找不到工作,那还谈什么将来治国理政、解决他人乃至广大人民的问题呢!我一直主张,法学院的学生出去不能找不到工作。不管干什么工作,一定要是自己找到的。社会上还存在着很多靠关系办事的情况,但是我相信社会一定给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留有空间的。即使是学生个人或者家庭有关系,我建议他们也不要用,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去安身立命,去创业,去服务国家和社会。

  我接触过好多国内外的名人,像美国AIG的前主席去年在我们这里就曾讲过:千万不要为钱而工作,而要为一项事业去做事。一个人如果是为追求金钱去工作,可能会很富有,但是一辈子可能会没有什么成就,所以一定要去追求一种理想、一项事业。在这种情况下,就不存在工作问题,因为你在干一项事业。要找事业,而不是找工作。清华的学生应该有这种自信。我相信清华的学生在能力和素质上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要有这种意识,树立这种意识是走向成功的第一步。

  记者:法学院在就业倾向上会给学生怎样的引导呢?

  王振民:我非常鼓励我们的学生到国家主流机关、重要机构和行业,还有那些最需要的地方去工作。就像我刚才说的,清华的学生要追求事业,要干大事。不管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什么岗位,关键是你的方向在哪里。方向正确了,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但终究会有收获。如果计较物质方面的东西太多,往往让人迷失方向。只要坚信自己做的是对国家和人民有益的事情,知道自己在从事一个伟大的事业,大方向是正确的,就不要计较眼前的得失。

  学生可以出国留学,但是一定要记住出国的目的。出国本身不是目的,出国应该是为了以后回来更好地服务中国人民,服务中国社会。把中国的事情办好,本身就是对全人类的贡献。现在有很多出国的学生,都是很好的人才,在国外也是对世界做贡献,但是相比之下现在的中国更需要人才。我们国家正处在飞速发展的时期,法治建设还处于初级阶段,需要大家来做贡献。我们将继续引导毕业生包括留学生去国家需要的机构和地方工作。

  记者:清华法学院的复建与香港法律界有密切的联系,您认为法学院未来应该如何发展这一联系呢?

  王振民:我们还会进一步与海外大学法学院建立更密切的联系。我们有很多学生参与交换项目,我们希望学生在法学院受到的教育是比较全面的,具有国际视野。同时他们要接触到中国的基层、中国的农村、中国的西部,了解中国的国情。这两方面的因素对于学生的成才都是很必需的。

  还有,我们希望借助海外的力量进一步改善法学院的设施,如法学楼、老师的办公室、进一步引进海内外优秀人才到法学院任教等。

  应该鼓励学生到中国的基层去实习。我们现在在河北、新疆等许多地方都有实习基地,让学生能有一段时间去锻炼。我们有意识地让学生既要到中国的最基层了解国情,又要到海外一流学府去学习,这样他才会把法学的基础理论与中国的实践相结合。

  记者:您对于今后法学院校友工作的开展有什么规划?

  王振民:法学院对于校友工作是非常重视的。从1995年算起到现在,法学院已经有十三年的历史。这期间毕业的校友只有两千多人。现在就需要对这些毕业生的情况作一个基本的掌握、跟踪。一方面是希望把现在法学院的情况告诉校友,另一方面也希望他们把工作当中对法学教育的看法反馈回来,让校友积极地参加法学院的建设和发展。

  不仅是清华法学院的校友,我们更广泛的清华校友资源也是应该发掘的。我知道,很多校友对法律教育非常关心。我曾在整理材料时看到,早在1980年就有在美国的校友提出了清华大学应该恢复法学院的建议。我们从中体会到海内外广大校友十分关心清华法学院的建设,关心国家的法治进展。

  记者:如何去接续老清华法学院的传统?

  王振民:我们现在也在总结。我自己的印象是,1949年以前清华法学院存在的历史不是太长,但是它有几个鲜明的特点非常突出。如强调国际法的教育,培养外向型的法律人才,后来中国处理涉外法律问题的人才,不少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毕业的。这个经验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的,应该继承下去。其他学校要培养这样的人才可能比较困难,清华有这样的条件,就应该承担这样的任务,培养能处理涉外、跨国法律事务的人才。随着中国由世界大国转变为世界强国,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越来越多的涉外法律业务,需要大量的相关人才。

  记者:我们知道一个好的教育理念对于一所学院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最后能否请您概括一下您的法学教育理念?

  王振民:嗯。(沉思片刻)培养中国未来法律精英,为二十一世纪输送治国之才,兴邦之士。(记者王立杰)

  转自《清华人》第27期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9-2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