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人活着一定要体现价值

——访清华校友、云南电网副总工程师郑外生

■ 马蕾蕾

  “可以说我赶上了云南的电力资源开发的黄金时间,作为一个清华电机系的毕业生,能赶上这种好时机非常幸运。一想到这些,我就心存感激地去学习和工作。”——郑外生

  郑外生,1986年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1991年毕业分配至云南省电力调度中心从事调度工作。2002年~2004年在江西财经大学兼修工商管理专业,获硕士学位。现任云南电网公司副总工程师兼计划发展部主任。

  回乡做“家乡宝”

  1991年,郑外生从清华毕业了。因为之前的1989届和1990届两届大学毕业生有一大批下乡,因此1991届的毕业生在市场上变得格外抢手。毕业于电力系统专业的郑外生当时手里握着至少7个选择。最终从云南考到清华的他还是选择了回云南工作。

  最初郑外生被分配到云南省电力调度中心从事调度公司工作。电力调度所隶属于当时的电力工业局,最初的工作一天24小时需要三班倒,非常辛苦,但是在工作中郑外生很有成就感。他说:“当时厂网没有分开,做调度员,所有的变电站和发电站都要听你的指挥。当时省调是最高指挥中心,哪个发电厂想要多发一点或少发一点电,都要请示调度员。”第一年,他做跟班就跑遍所有的发电站和变电站,到第二年升为副班,第三年1994年就成为正班,开始带徒弟。经过这三年的调度工作,他懂得了什么是电力系统。“原来头脑中的电力系统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名词,通过基层的调度工作,才知道电力是如何产生、如何传输、最后如何被消耗掉的。”郑外生笑着说。

  从跟班到副班再到正班的提升,电力工业局都安排有考试。别人要花六到七年时间才能升到正班,而郑外生仅用了三年。现在回想起来最初的工作,郑外生把它和练武的过程类比,要有踏实的心态,滴水穿石,才能最终水到渠成。

  在工作中学习 在学习中工作

  1995年,适逢全国缺电严重,云南省公司需要和美国投资方谈判,郑外生被借调到机关企划部做规划计划工作,一做就是十多年。

  在企划部,郑外生最初参与的是电厂的筹建工作。新建一个电厂非常不易,需要层层报批到国务院总理办公会审批;需要寻找投资,对外开放,招商引资;还需要落实外部条件,比如土地、移民、煤源、水源、环境污染,甚至包括地质的考察。郑外生开始觉得学的东西不够用了,他意识到,必须要在工作中不断学习,在学习中不断工作。

  随着“西电东送”的规模越来越大,郑外生也在思考,自留电量和东送电量如何配比才合理?过去,云南是欠发达地区,非常希望把水电资源都销售出去。而现在,云南省有能力自主开发矿产资源了,这就要耗电了。所以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把生产的电统统卖到东部去,导致云南省的后续发展没有能源积蓄。“但是西电东送的设备也不能浪费了,白白地去‘烤太阳’,所以云南的产电量干脆定终极目标为1.2亿千瓦,留给省内7000万到8000万千瓦,而外送不能超过5000万千瓦。”郑外生说,“对以前的规划应该有修正,不能简单送走电量,因为简单出卖能源资源是效率最低的。应该就地消化,比如开展电解铝、金属铝精加工等工业,最大限度地延伸产业链,这样对云南的经济发展贡献才是最大的。”

  企划部相当于是公司的“发改委”,发展、改革、规划、计划和统计的职能都由这个部门承担。十几年来,郑外生直接参与的五年规划有四个,而眼下,他又要组织“十二五”的规划了。“我们这次干脆超前展望到了2035年。”郑外生笑言。

  云南电网“一统江湖”

  云南电网隶属南方电网,2004年以前省内有6个州市电网自治。2004年,云南开始了整合地方电网的工作。

  自从2004年开始西部大开发、电力厂网分开后,各个电力开发商纷纷涌入云南开发水电。云南独立的6个州市迪庆、丽江、保山、怒江、德宏和文山大多处于三江流域,开发了大量水电后却输送不出来。这些州市经济不发达,电力企业一枝独秀,不仅在经济层面上是支柱产业,在政治层面上也是非常受政府重视的企业。然而,整合工作由于历史原因还是会遇到一些阻力。

  在与迪庆州电网公司老总谈判的过程中,郑外生耐心地跟他分析,晓之以理,并帮助他们分析迪庆的发展前景:“迪庆除了旅游业,工业这一块不可能有大的发展。而水电是清洁环保可再生能源,环保和移民措施做好了,将是迪庆的支柱产业。”

  就是这一次的谈判,春总终于被郑外生打动,后来两人还成为了私交很好的朋友。

  从2004到2006年,郑外生大量参与整合这几个地方电网的工作,将省网延伸到每个州市。目前除了保山,其他都无偿将资产负债全部移交到省公司,云南电网终于完成了全省的收编工作,圆了好几代电网人“一统江湖”的梦想。

  不断化蓝图为现实

  眼下,云南电力产业正在飞速发展:1995年全省装机500万千瓦,到2000年增长到800万千瓦,到今年年底已经是3200万千瓦,9年内翻了两番。而飞速发展的原因,一是在于本省实行了“工业强省”策略,大大提高了省内用电需求,每年用电需求的增长达到12%左右;其次在于外部市场增长了10倍以上。

  将蓝图变为现实,要通过计划工作,这就是郑外生工作的第二大块职能。计划发展部要将企业方方面面的活动都纳入到综合计划中去,从生产、投资到人力资源,直到安全生产考核等10个方面共60多项指标,都需要制定计划。其中最重要、最用心的则是电网投资计划。目前,郑外生考虑最多的是如何实现科学的发展。云南电网在飞速发展的同时,企业的负债率上升,利润下降,而电价为国家高度监管,只有对人力和财力有一个通盘的规划,才能确保发展态势保持下去,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

  2009年,新一轮扩大内需工作开始,云南电网开始进行电网基础建设。电网类似于公路网道,城农网则相当于神经末梢,越到下面越复杂,需要挨家挨户进行户表改造。上半年,郑外生前后组织了1200多人,集中突击做16个州市的城农网规划工作,并组织两个专家组循环评审。回忆起那段辛苦的日子,郑外生笑言:“那半年,方便面是一箱箱地吃,为了营养均衡,大家就含维生素片。”

  如此辛苦的工作换来的是对未来更充足的信心。展望云南电力的未来,郑外生如数家珍般罗列了一串数据:明年云南总装机容量将接近4000万千瓦,2015年可以达到7500万千瓦,到2020年大致可以到1亿千瓦。而最近4年电网公司的售电业务,对应产值每年增长20%,不到四年就翻了一番,可以说是一个神话。今后十年,云南电网也仍将保持飞速发展的态势。此外,还有一个外部推动力,那就是缅甸和老挝的电力开发。届时将有2000万千瓦容量通过云南卖出去。同时,西藏的电力有3000万千瓦容量要通过云南,加上本省有1.2亿千瓦的可开发资源,通过云南电网交换的电力总量将超过1.5亿千瓦。“想想很激动人心!”展望未来,郑外生难掩兴奋之情。

  郑外生这样划分自己18年的工作经历:头5年是基础调度工作,到后来5年开展规划基础工作,再到最近8年则是技术管理工作。他引用电视剧《潜伏》里的话:人一定要有价值。特别是使用价值。一个人要有生存发展的本钱,懂得企业需要你什么,默默地积累,相信有机会是会抓住的。他自己的头10年默默无闻,抱着“踏实做事,真诚待人”的信念来工作。“社会很复杂,阴暗面很多,坚信踏实做事的人可能不会投机取巧,也可能不会飞黄腾达,甚至会吃些小亏,但是总吃不了大亏,栽不了大跟头。你接触的人,可能有心眼小的人,你真诚对他,就对他有一种威慑力,逐渐地心眼小的人也会豪爽起来。”

  比起别人口中宏伟的目标,郑外生说,自己不会太多设想自己的未来。“前面已经工作了18年,还有至少18年要干。如果我还在云南电网公司,还在电力系统,那么我希望,能把我30多年的个人生命融入到云南整个电力产业的发展历程中去!”

  来源:水木清华 2010年第5期 本文有改动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07-2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