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宋逢明:“铺路”无悔30年

●周盛平
  

  年近60的清华大学教授宋逢明,有着一大堆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光环”:中国金融工程学科的主要倡导者和学术代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九五”项目“金融数学、金融工程及金融管理”学术领导小组成员、金融工程课题负责人,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数量经济学会常务理事、金融研究部主任,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国际贸易与金融系主任……  

  然而,他常告诉前来采访他的记者:“我个人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宋逢明教授(左五)与他的学生们在一起  

  低调  

  低调,是他的一贯作风。  

  2005年9月,中国建设银行股份公司成立,建设银行正式公布了两位独立董事名单,其中之一就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国际贸易与金融系主任宋逢明。他的名字,像另外一位独立董事—日本人八城政基一样,对普通中国人来说略显陌生。  

  当时有媒体这样评价他:“在国内,宋逢明算不上响亮的学界人气明星,他的大多数时间都花在讲台上,专注于事务,并始终保持适当的低调。”  

  一本金融学界的杂志在采访宋逢明的时候也说:“在这个时代,我们已经惯看了成功的领导者像摇滚明星一样到处得到媒体和公众的狂热追捧、以至自己也开始学着像摇滚明星一样‘作秀’,宋老师的这种平凡和低调不能不让人感觉有几分意外。”  

  但是,当我们去追寻宋逢明走过的道路,就会发现,他的低调,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宋逢明的祖父辈一直在上海办企业,属于“资产阶级”。在那个讲究出身的年代,宋逢明无疑属于“出身不好”者。1965年,年近20岁的宋逢明考入了北京大学,开始了五年的大学生涯。但一年时间不到,文化大革命爆发了。“出身不好”的宋逢明并没有选择做时代的弄潮儿,投身于政治运动的漩涡,而是默默地“躲”了起来。他当时有一大爱好和特长:画画。他还因此加入了北大美术宣传队。而暗地里,他却阅读了很多的书籍,基本上自学完了理论物理等许多方面的专业知识。  

  1970年,宋逢明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江苏省南通市南通柴油机厂工作,一呆差不多就是10年,“各种繁杂的活我都干过。”宋逢明的身份,从划线工到采购员再到技术员。而之所以能够成为技术员,离不开他自学机械制图的努力。  

  1979年,宋逢明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成为文化大革命后第一批攻读硕士学位的研究生。而此时,10年已经过去了。10年,人生又能够有几个10年?  

  “文革”耽误了不止一代人,然而,宋逢明仍然感觉自己是幸运的。毕竟,文革结束了,他有机会搭上了末班车,重返校园读研究生。  

  今天距宋逢明进上海交大读研究生已将近30年了。几十年前听到的一句话,他至今仍是记忆犹新。那是上研究生的第一天,学校的总支书记接待新入学的研究生时说的—“你们这一代人,是要做‘铺路石’的”。  

  这一“铺”,就是30年。

  钻研  

  “金融工程学”对一般人来说是抽象的专业术语,但是宋逢明认为,它已经渗透到了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目前我国金融市场很不完善,主要表现是产品太少。要么只有风险度很高的产品,比如股票;要么是没有风险的国债和银行存款,中间层次的产品非常缺乏。  

  他这样解释“金融工程学”:金融工程实际是把已有的不同金融产品组合或拆分,创造出各种投资者需要的金融产品。如果说金融正在由服务业转向制造业,那么金融工程就是要制造出各种能够产生多种未来收益现金流的、投资者需要的金融产品。  

  只有理解了金融工程学,才能意识到宋逢明的研究成果对国家、社会和个人的价值,才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一辈子都扑在上面。
在读研究生期间,宋逢明就发现,中国的“经济管理学科是一片空白”,比起国外,差距实在太大了,需要引进、学习国外整整半个世纪的经济学、管理学。  

  他慢慢地对“铺路石”的含义有了更深地了解。 

  1983年,宋逢明考入清华大学,在职攻读博士学位。三年后,他获得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系统工程专业博士学位,并留校工作,任副教授、国际贸易与金融教研组主任。  

  长期的研究使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金融才是经济学的核心。所以,1992年宋逢明进入美国加州大学从事3年博士后研究工作时,选择的专业就是当时非常新兴的学科—金融工程。在美国,他结识了金融工程学的先驱,并开始把这门学科介绍到中国来。  

  1995年,宋逢明回国,筹建中的清华大学金融学科迎来了一位主将。宋逢明认为,清华大学是一所理工科见长的学校,工程学背景深厚,是进行金融工程学研究的理想之地。从一开始,宋逢明就树立了面向世界的国际化办学思想,在他的努力下,2002年,清华大学成功聘请了9位顶尖的华裔教授来清华任教,建立了金融工程实验室,有了自己的研究中心和数据库。  

  宋逢明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纯学者”,并以此为自豪。他把自己参与中国金融体制的改革实践当作“伟大的事业”。他清楚地记得,在中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攻坚阶段,国务院领导当面对他和其他同事说:这是背水一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实践证明,宋逢明参与的中国建行改制是成功的。其股值与剥离之前相比,已经上涨了3.5倍。宋逢明希望中国建行能够早日成为现代化的国际大银行,进入全球十大银行之列。他对此充满了信心。他说,中国的银行都有“非常光明的前景”。

  育才  

  “我的主要工作只不过是50岁到60岁之间的这十年里做的,如果我能有什么贡献的话,那就是还有机会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将国外先进的金融学理论介绍进来,将国外新的金融学理念在国内传播,有机会带好几个学生。”  

  建设学术科研的后备队伍,是宋逢明最为操心的大事之一。清华大学金融学科现在有二十几个研究生,在宋逢明眼中,他们“将来会成为中国金融学界的中坚和银行金融业界的脊梁”。而他对学生们的评价之高,在清华名教授中并不多见。  

  “清华的学生真是聪明”、“清华学生素质非常好”、“把责任交给他们,不必担心难度,他们肯定都能完成!”……他一点也不吝啬对学生的赞美。现在,清华大学金融工程实验室的运作全部是由学生自己完成。来访问的外国学者看到金融系的教学大纲都很吃惊,因为清华本科四年级课程的深度、难度,已经相当于国外的研究生课程!  

  宋逢明还兴奋地说:现在,我们中国本土培养的博士生中已有人在国际领先的金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文章,这一突破是非常了不起的。  

  严师出高徒。宋逢明特别重视学生的自我辅导和成长,利用推荐阅读书目、文献检索、研讨会、进实验室研究课题等多种方式进行引导。而对于教师的作用,他认为主要是把握研究方向,正所谓“师傅领进门”。  

  宋逢明非常看重科研的实用性,特别主张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对目前的MBA案例教学,宋逢明认为很多学生把案例当作了故事,结果分析能力、自己动手解决问题的能力增长不尽如人意。在他的努力下,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与香港中文大学合办了大陆第一个金融MBA班。五年来,这个细化了的专业化的班级赢得了学生们的高度评价。  

  此外,宋逢明参与的科研项目经常与政府、银行合作,有时还为一些国际机构服务,这就给学生提供了相当多的练兵的机会。

  “做铺路石是件好事,因为后面的人可以踏着我们前行。”宋逢明淡淡地说。不知道他是否意识到,这一句话跨越的,是他一生30年的光阴。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09-0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