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孙役:与世界最高坝一起成长

●校友总会 黄文辉

  孙役,男,1966年出生。1983年考入葛洲坝水电工程学院,1990年获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硕士学位,1999年获清华大学水电系博士学位。现为233米世界最高面板堆石坝──湖北清江水布垭水电站工程总工程师,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工程师,中国水利工程学会面板坝专委会委员,湖北省水力发电工程学会理事、副秘书长,《湖北水力发电》编委会副主编。曾获第二届“湖北省青年五四奖章”,湖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对一个学习水电工程的人来讲,在有生之年能参加一项大的水电工程建设,甚或创造出世界之最,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啊!因为事实上,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总是凤毛麟角,这其中有个人素质条件,社会环境因素,也有人生机遇。但无论如何,积极投身国家水电事业第一线,在大工程实践中锻造自己,是通往这一目标的必由之路,清华校友孙役的人生实践就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孙役在大坝左岸向校友总会钱锡康老师介绍工程情况


登上通往水电事业的第一个阶梯

  孙役最早和水电结缘是因为家庭的影响。父亲是一位水电工人,耳濡目染,环境熏陶,使孙役从小就热爱上了水电。他喜欢看一座座高大的建筑拔地而起,喜欢看着工人们在工地上辛勤地劳作。成年后,他一连上了三所大学,从学士到博士,从宜昌到北京,他都没有离开过水电专业。葛洲坝水电工程学院和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的7年,孙役接受了系统的专业训练,在综合素质,理论方面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清华园的四年多时间,他对过去所学的理论和实践进行了梳理,在导师的指导下,把理论修养再一次推向更高的境地。

  此外,清华园优越的学术氛围和人文环境也使他的个人思想、素质和综合能力得到全面提升。他表现出了一个优秀工程人才所必备的系统的、科学的思维方式。

  他在导师的指导下完成了一个高水平的实验模型,那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他积极参加社会工作,是博士生班级的党支部书记;他发起和组织的水电系的“中流杯”联谊比赛,至今仍是水电系的保留节目。毕业论文答辩,他成绩优秀。老师曾有意让他留校任教,他婉言谢绝了。他始终认为搞水电的只有到工程建设一线才能实实在在做点事。

水利系师生和校友们在一起

左起:张保顺、宋文晶、孙役、余锡平、杨建明、徐艳杰、李亮、胡昱


把握住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机遇

  其实在这之前,孙役早已心有所属。他已选定了去家乡湖北的清江水布垭水电站,实现造福子孙后代的伟大工程,圆他儿时的水电梦。

  孙役至今还难以忘记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汪董事长为他描绘清江发展蓝图时的情景:“清江的三座大坝电站具有显著特征,高坝洲电站是日调节水库,隔河岩电站是年调节水库,将要兴建的水布垭电站是多年调节水库。落差相距360米的三大人工水库首尾相连,各具特色。清江很美,青翠欲滴的山峦,一碧万顷的湖水,形成了270公里阶梯式黄金水道,是世界江河史上从未有过的壮观景观。”

  “水布垭大坝是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面板堆石坝。你是学水电的,你无论走到世界上哪个地方,建这样的大坝机会难得。到清江公司来,我保证你学过的知识不够用,决不会让你屈才。”虽然当时他身边有的同学选择出国,或是留在大城市、到中央机关工作,收入不菲,孙役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他知道富于挑战性的机遇来临了,他要好好把握住它。

在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

  1999来到水布垭工程,作为公司少有的高级人才,孙役很快就被委以副总工程师重任。他从修进场和场内公路开始,进而是桥梁、隧洞。工程实质性阶段的设计、施工、进展、安全及质量、现场协调等管理,以及业主、设计、施工、监理四方关系协调都是他份内的事。他白天在工地上跑,晚上开会或研究技术资料,他以高度的责任心和敬业精神,确保工程各项进度顺利向前推进。

  搞水电工程,不吃苦,不经历几次险情,不历经大风大浪,是很难磨炼出来的。孙役对此有切身的体会。

  2002年的春节刚过,一场罕见的春汛不期而至。夹杂着阵阵寒意的春雨噼哩啪啦往下掉,眼看着清江里的水往上涨,就快漫到导流洞里,正在现场值班的孙役心急如焚:工期就是无形的命令,导流洞一旦进水,延误一年的工期,公司损失将不计其数。他立即与在工地的领导一起,通知各施工单位召开紧急防汛会议,安排处理措施,并现场指挥调度抢险。为了保护导流洞的围堰,整袋整袋的水泥被投入江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孙役和同志们一直连续奋战了20多个小时,直到洪水被新抢出的一道水泥墙死死地拦住。

  “我当时一直站在围堰前离洪水最近的位置,如果洪水拦不往,就会从我的脚下冲过,那后果就不堪设想。”当时,他站在围堰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对爱人说“我有可能见不到你了。”孙役感慨地说,“工程现场工作是最锻炼人的,随时都可能有情况发生,一个组织者必须有果断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控制整个局面的能力。这是书本上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2002年10月26日,水布垭工程如期胜利截流……

  两年后,孙役就任水布垭工程总工程师……

以创新打造世界之最

  水布垭水利枢纽建设的面板堆石坝,坝高233米,是目前全世界的最高面板坝。虽然此前世界上也有墨西哥187米高的阿瓜密尔巴坝和中国的178米高天生桥一级坝,但都因为建成后出现面板结构性裂缝等问题而让世界上诸多专家学者一筹莫展。要建好水布垭特高坝,解决此类的技术难题成为工程建设的难点。为此,清江水电开发公司组织了大量人力和资金,组织和支持科研工作。作为总工程师,孙役当仁不让,勇于探索,大胆创新,有六项科研创新。这些创新不但节约投资数亿元,而且为后续同类坝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例如,他摸索采用的面板新材料技术,使现已建成的大坝第一、二期面板结构性裂纹降低到168条,而大于0.2毫米的只有8条(按国家规定,0.1毫米的裂纹可不计入),远远低于现在许多在建和已建的面板堆石坝出现裂缝的数量,据官方资料,作为一级坝的天生桥大坝裂纹就有三千多条。为此,马来西亚等国的高层官员和技术人员多次专程来水布垭实地考察,学习经验。作为这一领域的青年专家、学术带头人,孙役多次在专业学术会议上作学术报告,受到同行的一致好评。

  “创新是人类进步的灵魂,没有创新,我们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我们中国人有这个聪明才智,关键看你有没有社会责任感和敬业精神。要做到这一点,你要比别人多付出许多辛劳,但作为一名清华人,我们就有这个责任。”孙役说。

  作为水布垭世界最高面板堆石坝的总工程师,孙役今年才刚刚40岁,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他能做的事情也很多。但无论怎样,他这一生都将和水电事业相连。孙役很自豪在说:“搞水利工程一定要参加工程实践,水布垭这样一座世界级的高坝,我参加了,我就能成为这一领域的专家。”(编辑 襄桦)


后记:水布垭工程的“孙役效应”

  水布垭工程自孙役来了后,又先后吸引了一名清华博士,四名本科生,清华水电系先后选派两名青年教师挂职副总工程师,为期一年。他们都在工程建设一线得到锻炼、并迅速成长。

  杨建明,现任湖北清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总工程师。孙役到水布垭工地后,感到需要机电方面的人才,就推荐当年在清华水电系时发展的党员,将于2000年博士毕业的杨建明。2000年春,杨建明来到水布垭后,也就任水布垭工程建设公司副总工。2002年上半年,清江公司主管机电的副总工退休,杨建明被提任清江公司副总工程师,兼任水布垭副总工程师,2004年又提任为清江公司总工程师。

  孙役、杨建明两位博士到水布垭工作后,又先后吸引了4位本科生前往工作:王云清,2000年水电系毕业,现任大坝溢洪道项目部主任工程师;黄云龙,2002年水电系毕业,电厂厂房项目部技术专职;李亮,2004年水电系毕业,大坝溢洪道项目部;张保顺,2004年水电系毕业,电厂厂房项目部。4位本科生来到水布垭后,一直就被安排在大坝、厂房工程项目第一线,很快得到锻炼成长。王云清来到水布垭后,在孙役的带领下,参加大坝项目部工作,从前期导流洞等工程项目工作干起,不到一年就脱颖而出,现为项目部主任工程师。由于他理论基础扎实,又善于分析工程中的实际问题,综合素质好,公司上下都非常赞赏。黄云龙是水机专业毕业的,2002年1月来到水布垭,2006年4月任电厂项目部技术专职。他感到参与工程实践收获很大,不只是业务技术,在组织、协调等方面都增长不少见识。

  两位博士毕业的青年教师徐艳杰、宋文晶先后挂职一年,收获很大。徐艳杰老师说:“参加工程实践后,对工程的认识深刻多了,做科研工作看待问题的角度更全面,回校再讲课,心里也踏实多了。搞工程是一个系统工程,对人才的要求也是多方面的。”徐老师挂职结束后,提任水电系副主任,主管教学工作。宋文晶老师说:“参加工程实践,对自己是一个很好的锻炼,尤其是对专业技术以外的综合能力是一个很好的提高的机会。在工程实际中看一看,对工程的理解和以前不同了,感觉教材落后于实际,对科研和教学怎样和工程结合思考的更多了一些。”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6-08-2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