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彭桓武:中国理论物理的开拓者

光明日报 2005-6-9 王光荣 齐芳整理


庆祝会上,彭桓武先生做《广义相对论———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学术报告

   彭桓武院士生于1915年,1935年毕业于清华物 理系,后赴英国爱丁堡大学留学。先后与蜚声国际物理学界的大师玻恩、薛定谔、海特勒合作开展研究,在固体理论、介子物理和量子场理论方面取得重大成果,33岁时即当选为皇家爱尔兰科学院院士。1947年他毅然回国,投身祖国建设,先后在云南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学校执教,曾任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副所长、第九研究院副院长、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副所长、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等职。彭桓武院士对我国核事业和理论物理研究做出了重大贡献,1999年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

   编者的话 6月3日下午,清华大学礼堂里,笑声与掌声交汇。周光召、朱光亚、于敏、何泽慧、林家翘、马大猷、吴文俊、黄祖洽……这些中国数理学界的泰斗、专家们,共同在这里庆祝我国核事业的开拓者、奠基者,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彭桓武先生九十华诞。会上,周光召、朱光亚、于敏,与彭桓武先生畅叙师生之情,赞扬他为中国核事业和理论物理作出的重大贡献。在此,我们选编了他们的发言。 他有一颗赤子之心

   周光召(中国科协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我曾经在1951—1954年是彭桓武先生的学生,在这三年的教诲中,彭先生不但教给了我很多科学知识、科学方法,而且以他的言行,教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

   彭先生带学生与我看到的其他人带学生的情况是很不一样的。他从来没有把学生当成是学生,而是当作朋友。每次我找他汇报工作,他总是带我到公园去散步,请我吃饭,还要海阔天空的把各种问题,包括社会上的、科学上的、周围发生的事情都要神聊一通。

   彭先生最大特点就是他有一颗赤子之心。他率性而为,但是他所做的事情,每一件也许在别人看起来都有一些特别,但他是非常真诚的。比如说拿他回国来讲,从来没有一个人是这样回答记者的 “为什么要回国 这个问题是你不应该这样提的,应该问为什么不回国。”我想他的像这样的想法,在很多事情上面都表现出来了,就是他的很多想法是发自于他的内心,是从感性出发,就有这种认识。在英国回来的时候,他费了很多的时间,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一直到大战结束,他一直在不停地寻找回国之路。而他在那个时候,他的工作正处于当时世界理论物理科研最前沿的地方。1944年左右,彭先生就发表了以作者姓名的第一个字母命名的“HHP”理论,那个理论在当时是代表最高的水准。这里面,已经出现了很多后来的重整化理论的一些萌芽的思想或者是公式,如果彭桓武先生那时候要留在英国,我想他无疑会在场论的发展上做出更高水准的工作。而他从那个时候开始,尽管得到了很高的成就,而且他的导师玻恩已经推荐他做爱尔兰科学院院士,但是彭先生毫不犹豫,认定了他的事业就在中国。

   他是世界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

   朱光亚(中国科协名誉主席、总装备部科技委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彭先生是世界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他早年跟随名师,在理论物理的多个领域做出了重要工作。回国以后,他服从国家的需要,不仅投身理论物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而且领导了反应堆及核武器的理论研究与实践,为我国原子事业以及核武器事业的创立和发展建立了卓著的功勋,并培养了大批的优秀的物理学家。他是我们核事业以及理论物理方面当之无愧的开拓者、奠基者和领导者。彭先生有许多宝贵的学术思想,非常善于将复杂的问题分解,从中抓住主要的矛盾,用他的话说,就是分而治之,非常注重理论与实验的结合,强调理论要解决实际问题,他一贯倡导学术民主,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他一直坚持开拓创新,到了晚年,依然不断开创新的领域,他是一位忠诚的爱国者,是一位德高望重、求真务实、思想深远的长者。

   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就有幸与彭先生一起工作,得到了他的指导与帮助,感受到他的才能与品格,我深切地体会到,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物理学大师,更是一位非常值得中国科技工作者学习的榜样,套用毛主席的话说,我觉得彭先生是一个高尚的科学家,一个纯粹的科学家,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科学家。 他是一位好老师

   于敏(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研究员):我个人有幸两度在彭先生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第一次是在新中国建立之初,国家开始成立近代物理研究所,当时彭先生负责领导理论方面工作。我那时候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分配到彭先生手下工作。彭先生不但教导我解决具体问题,还看得非常之远,指导我们必须开辟新的核科学理论,必须了解世界最新科技进展及世界发展局势。1953年,彭先生组织了我们全组进行了为期一年的调查研究工作。我作为新参加工作的同志,有幸参加这次调研,这对我科学思想、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都是有很大的启发,使我终身有一个很好的开始。

   第二次是在氢弹研制过程中,我又有幸在彭先生的领导下。大家都知道,氢弹是必须以原子弹做基础的,但是它的结构、材料,原理比原子弹要复杂得多。由于在这些方面原因,从原子弹到氢弹,美国用了七年多的时间;前苏联花了四年的时间,法国经过八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国家只用了两年零八个月突破了氢弹,为什么这么快 我个人感觉有两点原因非常重要,第一点,我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正式研究原子弹,在突破原子弹的同时,当时钱三强先生,就以他的远见卓识,以他很锐利的眼光,找了一批人对氢弹物理开始做些基础研究,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有远见的一个举措,于是钱三强先生找了几个同事带领一批年轻人做这个工作,我也是其中之一。第二点是我们在氢弹研制过程中,在彭先生领导下,采取多路探索的方式。彭先生那时候多次召集我们一起讨论,关于氢弹可能的技术途径,氢弹的原理。彭先生以他平易近人、虚怀若谷的态度,使得每个同志思想都非常活跃,学术气氛非常浓厚。在彭先生领导下面,我们大家提出了很多设想。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5-06-12]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