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李建保:清华教授青海梦(图文)

                                              ——记青海大学校长李建保

科技日报 2004-7-16 李凝

    最近,来自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等校的5位博士、12位硕士正式签约,赴青海大学工作。过去名不见经传的青海大学,一下子吸引这么多高层次人才到那里建功立业,因为那里有一位年轻有为的“博士校长”———李建保。

  李建保原来是清华大学教授,自2002年5月他出任青海大学校长两年多来,这所大学发生了一系列喜人变化。青海和青海大学,开始成为一些青年学子关注和向往的地方。

  有落差就有贡献的机会

  1988年3月29日,作为改革开放后我国首批公派出国留学人员,29岁的李建保在日本东京大学获得了工学博士学位,所学专业为新型陶瓷化学。陶瓷的英译是china,李建保心系祖国,心系祖国新型陶瓷材料的发展。在国内外科技发展的落差面前,他放弃了诱人的国外发展机会,选择了回国,成为当年同批赴日留学的近150人当中的第一位归国者。

  2002年3月,李建保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选择路口。

  在西部大开发的背景下,青海省委、省政府为了提升青海省高校的办学层次,以“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用人新思路,提出利用清华大学对口支援青海大学的有利条件,从清华引进一名高层次人才,作为青海大学校长的人选。这一提议得到清华大学党委的高度重视,经常委会认真研究,郑重推荐了李建保。

  1992年就晋升为清华大学教授的李建保,曾因发明了一种耐1800多摄氏度高温的碳化硅陶瓷晶须纤维,大大提高了陶瓷材料的韧性而获得国家首批杰出青年科学基金,1997年被评为第八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此时他的科研事业正如日中天———新型陶瓷与精细工艺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长、“863”计划高性能结构材料专家组长,这一系列的头衔是他在材料科学领域学术地位的证明。然而当校组织部长孙道祥告诉了他校党委的意见时,他表示考虑一下,第二天接受了这一历史对他的选择。

  他当然知道这一选择的分量与得失。“多年吃科研饭”的他,选择西部,选择青海,选择去做一名大学管理者,就意味着至少在几年里科研机会的缺失,学术氛围的淡漠,学术职位的不再拥有。

  这对于已经在学术领域具有一定影响的中青年专家来说,该是多么艰难的选择。何况,他的儿子刚上初中,在企业工作的爱人非常繁忙,70多岁的老母也需要人照顾。但是他骨子里所拥有的那种敢于挑战的性格,那种干事业的激情,使他非常坦然地接受了这一带有巨大落差的选择。

    他说,一个人的重要素质是他的选择能力。选择的重要指导思想就是有“落差”的概念。落差具有势能,落差凝聚能量,具有落差的地方恰好为年轻人的成长、成才创造机会。中国与发达国家有很大落差,回国创业就有机会;北京与青海有很大落差,去青海创业就有机会。这是一种社会价值的导向。

    两年后的今天,当记者再次问起他如何看待当初选择的得与失时,他说,因为我是一个科技人员,别人认为我失去最多的是科研的地位、科研的评价,但我到西部来,为教育、为人才培养而辛勤工作,如果因我的努力而使更多的人改变了工作状态和工作环境,有了社会的更大进步,我觉得这种选择是值得的,我感到自豪。

    校长的第一素质是决策的正确性

    巍峨缠绵的祁连山脉环抱着青海省西宁市,青海大学就位于西宁市的北川。此前从未到过青海的李建保,在走出小小的曹家堡机场那一刻,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

  虽然这里可以感受到西部大开发带来的勃勃生机,但高原缺氧、经济落后、文化贫瘠的痕迹清晰可见,人才的匮乏更是时有耳闻。在全省仅有的4所本科院校中,没有一个博士点,3600多人的教师队伍,硕士以上学历的教师不足10%,全省只有8个博士。许多人是在考虑怎样逃离青海。

  “我们特别想发展一所好的大学!”此时,在这位莅临青海的第9名博士的脑海里,久久萦绕着省委书记的殷切期盼。

  “我将面临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作为大学管理的新手,我能为学校的发展带来什么?”李建保在思索。

  从全国教学科研最高学府走出的李建保,一下子感受到了西部大学的另一副模样:火爆的IT产业在这里无声无息,学校里没有网络,教师没有电子邮件,甚至80%的教师不会上网。从原来的畜牧兽医学院合并到青海大学的农科还算保持了原有科研传统,但拿到的也仅仅是省级课题、省级成果;而工科基本上就是无课题可作,全校一年的科研经费不到40万元。

  设备差、水平低,更可怕的是人心涣散。从1999年以来,约20%的教师流失,而近几年的人才流失又呈现出高职称化趋势———有了教授、副教授头衔,获得博士学位之日,就是他们离开青海大学之时。

  千头万绪,从何下手?作为教育管理战线的一名新兵,李建保回想着临行前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向他传授的治学经验:对一校之长来说,最重要的是制定一个好的方案,作为校领导的第一素质是决策的正确性。

  为了制定出一个能凝聚人心的方案,描绘出青海大学一个清晰的发展蓝图,“对西部两眼一摸黑”的李建保,只能以勤奋来弥补。历史、地理、人文、宗教、教育、旅游,只要是与西部大开发有关的书,他都买回来认真研读,他要把这些知识融会贯通到大学的办学方针、办学规划和办学理念之中。他通过深入调研,与老师们交心谈心,与党委一班人反复酝酿,最终确立了青海大学发展的基本思路。

  展示蓝图的日子步步逼近,对李建保管理能力的首次考试迫在眉睫。在清华大学的对口支援下,青海大学终于迎来了教育部的教学质量评估团。而在此评估会上,校长的发展规划报告是铁定的开篇。在此支教的清华教授们都为李建保捏着一把汗。

  “你到过青海吗?如果你没来过青海,一定听说过美丽的青海湖吧!一定知道王洛宾的那首‘在那遥远的地方吧’!”评估会上,李校长那充满激情的开场白和大屏幕上美丽的青海湖遥相呼应,立即把评委们带入了与众不同的意境。

  接着,他胸有成竹地描述了青海大学的发展蓝图:即从转变办学理念入手,以青海的资源优势和环境特点为背景,以青海未来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为导向,以5个重点建设(课程、学科、实验室、项目、人才队伍)为主线,借助清华大学对口支援的力量,全力支持科学研究,广泛开展对外交流,发挥国际交流的作用,建设实用性特色学科,培养“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的高素质人才,成为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在此基础上,又提出了5年发展目标:

  ———2002年通过教育部的质量合格评估;

  ———2003年获得硕士资格授予权;

  ———2004年成为青海省与教育部共建的大学;

  ———2005年通过院校合并,实现博士点的突破;

  ———2006年经过学科整合,提升整体实力,力争进入“211”大学的行列。在3—5年内,使青海大学成为青海省经济、社会、工业、农业和环境发展的高层次人才培养基地和科研成果的主要供给基地,成为西北高原高等教育的一颗灿烂的明珠。

  这份充满感情、充满心血、充满思考的报告,赢得了评估专家们的高度评价,在30几个评估学校中获得了此项的最高分。青大的老师们说:“这是我们听到的最振奋人心的报告。”这一规划更得到了青海省委、省政府的认同,在同年底召开的全省教育工作会上,它已演变成青海省高等教育发展规划。

   有“将”来才有“将来”

  青海省委组织部一位同志说得好,有“将”来才有“将来”。用这句话来形容李建保领军青海大学,特别是领军科研,可以说是恰如其分。

  2001年,借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东风,青海大学被确定为省重点发展的大学。在清华大学对口支援团3批教授的辛勤扶持下,青海大学的教学水平开始大幅攀升,2002年9月通过了教育部的质量合格评估。

  教学的轮子转起来了,科研的轮子仍止步不前。如果没有两个轮子的并驾齐驱,青海大学难以挑起“龙头”的重担,也难以实现从教学型向教学科研型的转变。尽快提高学校的科研能力和学科建设水平,成为李建保力解的第二道难题。

  在解题之中,李建保发现主要矛盾是广大教师缺乏参与科研的意识和申报科研项目的基本知识,致使信心不足,不敢申报科研项目。

  为了建立起老师们从事科研的自信心,李建保先后到海西、海北、果洛等地考察矿产资源和动植物资源,收集和掌握第一手科研资料;他在大会小会上苦口婆心,鼓励大家结合自己的专业和青海省的优势资源申报科研项目;他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同志来作如何申报科研项目的讲座,他手把手地教老师们选题和立项。在这一系列呕心沥血当中,青大老师们感触最深的还是李建保在观念上、思路上给他们的启迪和帮助。

  财经学院张宏岩副院长说,我们今年申报成功了两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这在原来是无法想象的事。李校长来后,一方面鼓励我们成立了一个青藏高原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以搭建研究平台;另一方面启发我们从有自己特色和地域优势的研究项目入手,帮我们选择了“青藏高原社会与经济平衡发展研究”和“WTO框架下青海省农牧产品竞争优势培育”这两项别人无法取代的课题进行申报,结果一举中标。反思过去,我们总是申报各家雷同的“应用经济”项目,所以不得其果。有了这一历史性突破,我们做科研的信心越来越足了。

  生物中心主任王舰说,他们申报成功青藏高原生物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感触最深的是李校长的思路。他采取集中优势学科的战略,将育种、虫草、生物制药、逆性环境等各学科的“兵力”集中起来,结果“出奇制胜”。

  教务处长俞红贤讲起李校长帮助新材料实验室铁生年老师申报成功“863”项目一事时说,他了解到铁老师有科研热情,也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只是苦于找不到门路,就从立项、申报、评审,一步步地、反反复复地指导他,使青海大学的工科在承担国家课题的层面上终于有了零的突破。铁老师如今在申报项目上已从学生变成了先生。

  老师们从事科研的积极性逐渐被李校长调动起来,大家争先恐后找项目、做课题。而李建保在欣慰之余,又开始为开辟更广泛的项目渠道筹措到更充实的科研资金、建设较高水平的实验室而呼号奔走。从某些官员的口中,我们听到了他为争取项目、争取外援锲而不舍的韧劲。他利用自己在国内外教育、科研领域的社会影响力,宣传青海大学,介绍青海大学,寻求各方面支持,为教师们搭建更大的科研舞台。在他不遗余力地奔波中,得到了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的鼎力相助。留日博士专家团3次奔赴青海与老师们进行“春晖计划”对接,对接成功40个项目,争取到国家留学基金107万元;重点实验室由2个增加到5个;引来国家财政实验室建设专项600万元;争取到了科技部的西部高科技专项100多万元,日本政府5000万日元建设“西部科技日语培训中心”的无偿援助;宋庆龄基金会教育发展基金60万元的资助;香港邵式基金300万元……

  过去,一提起青海大学,老师们觉得面上无光;现在争取到项目,拿到资金,出国考察,交流合作,老师们的底气足了,干科研更有奔头了。据介绍,2002年至2003年,全校共申报科研项目656项,批准立项155项,项目资金达2900多万元,成为省内农牧业和工程技术类科研项目的主要承担单位,科研工作实现了历史性突破。2002年工科科研首次获得国家863项目2项,科研经费由过去每年不足30万元达到现在的400多万元,增加了近10倍。今年全校又申报了83项科研课题,项目经费达到了8655万元。2002年,学校获得硕士学位授予权,建立了3个硕士点。

  吸引人才与留住人才

  大楼盖起来了,实验设备买回来了,李建保为青海大学的人才战略而陷入深深的思索。

  在青海,具有创新精神的领军人物稀缺;在青海大学,高层次人才总量严重不足。

  他对引进人才的一个思考就是引进“候鸟型”人才。“将东部发达地区已经退休、身体健康的高级技术人才,甚至在国外将要退休的高级人才,或长期、或短期地吸引到西部来工作一段,给他们与本地人才相同的待遇,以解决专业技术人才的紧缺。为此我还向全国政协递交了此提案。”李建保说。

  在青海大学采访,我们见到了李建保从国外引来的一位“候鸟型”人才———曾任东芝陶瓷公司技术开发部部长的岛井先生。

  58岁的岛井精神矍铄,他从事陶瓷材料研究已35年,获得过日本陶瓷协会技术奖。他说,业余时间喜欢弹吉他、照相,与李建保一起采集石头。岛井说他目前正在尝试新技术的产业化。听说他放弃东芝公司很高的年薪来到青海大学帮助建设新材料实验室,记者们都很好奇,纷纷向李建保讨教“挖来”岛井的细节。

  “我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给他讲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我说,你在日本可发挥的空间不多了,而你到青海来可以发挥你事业的第二青春,机遇难得。开始他夫人不同意,他准备放弃了。我仍然继续做说服动员工作,而他的老板怕技术泄漏提出要走只能辞职。我的诚心终于感动了这位‘上帝’,他辞职来到了这里。我想引来了岛井这个技术权威,也一定会吸引企业来青海投资。”李建保充满自信地说。

  除了“候鸟型”人才,李建保更渴望来自国内大学高学历高层次的年轻学子。为此,他到北大、清华、人大等高校去演讲、去动员,鼓励毕业生到西部、到青海大学来就业、来创业。同时针对青海省特殊的经济状况,提出了加大引进力度,给予引进人才相对较高待遇的政策,博士年薪5万,科研启动费3万,硕士年薪3万,科研启动费1万等,而解决引进人才住宅的博士专家公寓也将破土动工。在他的孜孜求索中,今年已有4名博士、12名硕士与学校签约,即将来青大工作和服务。

  对引进人才给予特殊待遇,学校的现有人才怎么办?校领导班子内部有人担心“引来了女婿,气走了儿子”,而本地的一些博士、硕士也表现出种种不理解。李建保解释说:“大家都有到丈母娘家上门的习惯,丈母娘总要做一桌好吃的菜。而她在夹菜的时候,夹的第一筷子菜不是夹给儿子、也不是夹给女儿,而是夹给女婿。因为她要把女婿作为家庭的未来重要成员,对女婿的待遇不免要高一些。如果我是那个丈母娘的话,你们就是主人、是儿子,你们应该理解、支持我的举动啊!”

  解释和安抚只是一种思想工作方法,最关键的还是要营造一个良好的人才成长环境,搭建好让他们施展才华的舞台。

  胡夏嵩,2002年从长安大学地质工程专业毕业回到青海大学的一名博士,算是一位“本地人才”。当记者问起他对引进人才的倾斜政策有何想法时,这位看起来非常朴实的小伙子说,青海大学要超常规发展,引进人才很重要,所以我对倾斜政策非常理解。其实,我们留在青海大学的博士,更注重的是自己的事业。如果没有事业,再高的待遇也留不住人。李校长关心和培养我,帮我找课题,现在我正承担着一项省科技厅重点科研项目和一项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资助项目。李校长主持的“青藏高原新材料环境研讨会”和“国家基金委工程材料部学术研讨会”都特意安排我作报告,他还为我联系到清华大学读博士后。当我提出住房困难时,校领导很快为我解决了一套115平方米的大房子,这套房子原来是准备给李校长用的,系里还给我配了手机、电脑。在这里,我能看到事业发展的希望。

  从胡博士身上我们看到了李建保关心人才、培养人才、为人才搭建舞台的良苦用心。正如他在谈到自己的人才观时所说,要留住人才,关键是留住人心,关键是为人才成长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搭建一个好的舞台。

  两年来,学校先后选派了69名教师和10名优秀学生到清华、浙大等高校攻读硕士、博士学位,对83名教师进行了短期培训、单科进修;8名优秀教师赴日本研修;同时启动校级学科学术带头人培养计划,已选拔22名学科学术带头人、13名访问学者和30名研究生指导教师。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与李建保近距离接触,感触到了他的热情、他的聪睿、他的谦虚、他的直率,他的品格。

  他是一个充满感情的人。无论是在清华大学的办公室,还是在青海大学的宿舍楼,我们都看到了他从黄河上游捡回的黑亮亮的犹如雕塑般的石头。他说,捡石头是他的业余爱好,并能留下人生的记忆。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在黄河岸边发现了一块陨石,他把这块天降之物珍藏了起来。从那大大小小的石头上,从他对青海的天文地理、风土人情,正史、野史如数家珍的讲述中,我们感触到了他对青藏高原已融入了一份深深的眷恋。他充满感情地说,我在青海大学工作的这两年,深深地体会作为中国人的自豪,中华民族是有凝聚力的民族,西部大开发得到了高度的认可,我为此而感动。但当记者问到他的孩子时,他的眼圈红了。

  他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在留学期间,他的房东留给了他一笔一千万日元的遗产,他回国后捐给了清华大学作为挂川奖学金;青海大学为他准备的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住房,他让给了住房困难的同志,自己住进了仅60平方米的教工宿舍;青海省每年给他5万元的补助费,他分文不取,坚持要捐给青海大学。

  他更是一个甘于奉献的人。他努力践行着“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清华校训,崇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以国家需要为己任的清华精神。“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是他最爱说的一句话。这句被清华77届学生喊出的口号,一直是他的人生座右铭。尽管他远离亲人,难免要忍受一份孤独;尽管两地较频繁的往返,使他食欲下降,吃饭没有胃口,但他仍保持着乐观的天性。遇事喜欢正面思维,嘴边也总爱挂着幽默,他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

  他是对事业充满激情的人。清华大学陈希书记说他干事业具有拼命精神,非常投入;青大刘树仁书记讲他干事情风风火火、雷厉风行;在老师们的眼里,只要他认准的,就没有办不成的事;他的学生记得他说过的话是:敢想才敢做,敢拼才会赢。

  他自己说,我既然选择到青海来,就要真心诚意地为青海做事、为西部做事,为当地的人才与教育摇旗呐喊、出谋划策,为青海大学的发展满腔热情地去做更多的事情。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4-07-1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