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从清华到青海——李建保情系西部

中国网 2004-7-12 苏向东

李建保决定去西部了。

2002年4月,经清华大学党委推荐、青海省政府聘任,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建保出任青海大学校长,从而成为青海省采用柔性政策从省外引进的第一批高层次人才。

选择西部

李建保出任青海大学校长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清华大学校园,也在中国的科技教育界引起了震动。

作为新型陶瓷与精细工艺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和国家“863计划”新材料领域的主题专家组长,李建保在科研事业稳步发展、蒸蒸日上之际,出乎意料地投身西部,选择了他并不熟悉的行政和教学管理工作。

各种议论扑面而来。

同事、亲朋,昔日的留学同窗,科教界的朋友,一个个电话,一声声劝告旋即追来:

“你才43岁,正处于学术上的黄金年龄。去青海大学就等于毁掉自己的学术生命。”

“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的头衔和“863计划”主题专家组长的头衔令多少人羡慕,你要是去任什么青海大学校长,就意味着丢掉科研阵地,丢掉自己在中国学术界的地位!”

“青海环境很差,要把教育搞上去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大家都希望做一番事业,但是环境很重要。”

“你去青海,你的家人怎么办?你年迈的母亲和岳母,还有你刚上初中的儿子都需要照料。”

……

然而,李建保还是做出了他一生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去西部!去青海大学!

做出这个决定,李建保只用了一个晚上。

“我出生在江西农村。7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一个人拉扯我们兄妹四人,家里生活非常困难。是政府供我上了小学、中学,拿着最高额的人民助学金上了大学。后来又是国家资助我读了研究生,公派我出国留学。国家花费数十万元的外汇资助我们出国,为的是让我们学成回国后建设自己的国家,实现民族的复兴。当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必须付出最大的努力,回报祖国,回报社会。这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使命!”

坐在青海大学的校长办公室里,回首当年的选择,李建保脸上依然闪现着青年时代的激情。

16年前的(1988年)3月29日,李建保获得了东京大学工科博士学位,第二天,就登上中国的民航班机,飞回祖国。在首批150多名公派留学生回国名录上,他是001号;

2002年4月,在国家实行西部大开发,对口支援西部教育建设,实施科技强国、人才强国战略的壮阔背景下,李建保代表清华大学再一次服从国家建设的需要,走上青藏高原,成为西部大开发中引进的第一批高层次人才。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国的发展成就举世瞩目。然而,这种发展又是不均衡的。在东部迅速富裕起来的同时,西部依旧贫穷、落后。这种状况任其延续下去,必将影响到中华民族的整体复兴。国家需要有一定知识的人进入像青海大学这样的院校,为青海、为西部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以改变西部贫穷的面貌。”

李建保说,“做为校长到西部来,我在科研方面会受到损失,但是我在教育这个领域为社会培养了人才,让更多的人因为我的工作而增加了对社会的贡献,我对社会的贡献总量仍然是增加的。”

初到青海

2002年5月20日,“自带干粮”的李建保第一次踏上青海的土地。

出了西宁机场,他怀着急切的心情买了两份地图,一份青海省地图,一份西宁地图,但他翻遍了地图,也没有找到青海大学的名字。他乘车穿越西宁市,一路向西北飞驰,路渐渐变窄,柏油路变成了农村的沙石路,两边的景色也越来越荒凉。在一个名叫二十里铺的地方,车终于停下了。青海大学就坐落在这里的一个黄土斜坡上,周围是祁连山和昆仑山绵延起伏的山脉,到处是裸露的黄土、纵横的沟壑,肃穆苍凉。

然而,西部带给他的震撼远不止是苍茫壮阔。

一所省级重点大学,竟没有一个像样的实验室,七十年代购买的物理实验设备至今没有开箱;2002年了,许多老师还不会使用计算机,不会发电子邮件,在青海大学没有一个老师使用多媒体教学。

前来支援教学的清华老师去听课,教室不够用,暖气漏水,不少学生就站在水里听课;老师批改的数学卷子,不同的答案居然都划对勾;老师没有像样的教学大纲,又不能根据学生的实际水平因材施教,学生考试及格率只有百分之十几。

现在东部的一所大学,每年的经费投入都在数亿以上,而青海大学建校40多年总投资才一个亿!青海大学全校1000多名教师中,只有1个博士,年度科研经费不足300万元。

面对青海省高等教育的严重滞后,青海大学的师生中存在着较为严重的自暴自弃和缺乏信心的情绪。年轻优秀教师人心思动,纷纷调离,师资力量严重匮乏。

尽管李建保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东西部巨大的差异依然震撼了他的心灵。严峻的现实深深刺痛了李建保的心,使他切实感到了肩上的重任。

李建保没有退缩。与生俱来的挑战性格激起了他再次创业的激情。

激情的跨越

西部大开发的任务是什么?青海在西部大开发中,有什么样的发展前景和未来?青海省从长远发展来看,对青海大学究竟有什么样的期待?作为一所高等教育大学,青海大学能为社会和西部大开发做些什么贡献?

在初到青海大学的3个多月里,李建保反反复复的思考着这些问题。白天他四处走访、调查,晚上,翻阅大量关于西部大开发、青海的历史现状,以及教育方面的书籍研究学习。他把对西部大开发的理解,青海的发展未来,对人才的需求,结合到青海大学的发展规划中,通过实践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办学思路:从转变师生的教育思想和办学理念入手,以青海的资源优势和环境特点为背景,以青海未来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为导向,以五个重点建设(课程、学科、实验室、项目、人才队伍)为主线,借助清华大学对口支援的力量,全力支持科学研究,广泛开展对外交流,发挥国际交流的作用,建设实用性特色学科,培养“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的高素质人才,成为支持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李建保像大夫一样为青海大学细细把脉。

学生生源参差不齐,基础课差,李建保就从基础课入手,充分利用清华大学对口支援青海大学的优势,在清华大学教授支援团的强力支持下,先后完成了本科教育合格评估,建立了数学、物理、外语、计算机等11门优秀基础课程,大幅度提高了本科生的教学质量。

筹资新建8个专业实验室,在此基础上,李建保又专程飞赴日本请来著名的陶瓷技术专家岛井骏藏落户青海大学,帮助建设省部级重点示范实验室和进行科研。如今,青海大学的“先进材料与应用技术”和“春油菜育种”两个试验室被省科技厅确定为省级重点实验室,“高原生物技术实验室”被国家教育部确定为省部共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今年化学工程与工艺学科、高原建筑材料和水利水电实验室分别被确定为省级重点学科和省级重点实验室,从而使学校重点学科由过去的6个增加到7个,省级重点实验室由过去的2个增加到现在的7个。

要使学生学有所用,在学科设计上就要结合当地的资源、当地的环境、社会文化背景,进行专业调整,使学生毕业后能够很好的结合社会的需要,为社会服务。李建保上任后,带领教师多方走访调查,结合青海经济、产业发展的特点以及未来社会对人才的需求状况,先后开设了科技日语、旅游管理、园林、食品科学与工程等6个本科专业,调整改造2个专业。开创“订单式”教学,2003年与青海省国土资源厅联合开办资源勘查工程专业,学生反响强烈,即将毕业的40名学生早已被抢订一空。

李建保还根据青海大学的现实,大胆移植清华大学的办学经验,开设因材施教示范班,在全校选拔40名尖子学生,充当学校教育后备力量。优秀的学生将免试进清华大学读研。此举在校园内引起震动。

青海大学生物科学系2001级生物技术三年级学生黄高峰说,“原来我们读书从来不想怎么去应用,现在,我们看重的是学习的知识是否对社会有用。”

“教学研究型大学要发展,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学科和品牌专业,逐步形成独有的办学特色。”这是李建保学科建设坚持的一贯原则,在他的带领下,学校2002年获得硕士学位授予权单位,建立了作物遗传育种、动物营养与饲料科学、草业科学等3个硕士点,一改青海大学没有硕士招生点的历史,实现了学科建设的新突破。

李建保说,青海大学要真正成为一所省重点大学,就必须从以教学为主,转变为教学与研究并重。“独轮车跑不快,要两个轱辘赶路。” 他从转变老师的观念入手,鼓励老师在教学的同时积极开展科研活动,放眼社会,使老师关心周围的建设,关心周围农业、工业存在的问题,使科研与实际相结合,使地方性大学真正为地方的发展服务。

青海大学的教师中有22名留学回国人员,因为没有正规的硕士、博士学位,没有资格获得教育部回国人员启动基金从事科研工作。为了帮助他们树立搞科研的信心,李建保三番五次鼓励劝说老师们报名申请。他给老师们讲,现在教育部政策倾斜支持青海大学,只要有好的项目就可以得到这笔启动基金。但是,没有人写,多年的现实使老师们不相信有人批給他们科研资金。李建保耐心地一次次说服,甚至手把手指导老师们如何写科研申请。他的苦心感动了老师们,最终有5位老师递交了申请。很快,科研经费就批下来了。经费虽然不多,确是他们平生得到的第一笔留学回国人员科研经费,给了老师们极大的激励。

李建保说,一个人成功,就会有五六个人跟上来,五六个人成功就会带动上百个人跟上来。最终就会改变他们个人的命运,改变青海大学的现状。他要做的,就是帮助别人改变命运。如果用他个人学术上的损失,换来更多人的科研成果,这是一件极为值得,甚至自豪的事。

在李建保鼓励下,老师们的科研积极性爆发出来了。2002年至2003年,全校共申报科研项目656项,批准立项155项,项目资金达2952.8万元,成为省内农牧业和工程技术类科研项目的主要承担单位,科学研究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

一年多前工科科研项目几乎为零的青海大学,如今破天荒承揽了国家863高科技项目2项,科研经费由过去每年的不足20万元达到2002年的300万元,增加了近十倍之多。今年全校又申报了科研课题83项,项目经费达到了8655.3万元。

在青海省委、省政府的关注下,两年来青海大学的办学条件有了根本改善,国家投入8千万元,先后盖了6幢大楼;2001年,科研设备总投入600多万元,远远超过了过去40年的累计投入;2004年又投入3000多万元,用于建设实验室、购置科研设备,近2至3年还将陆续投入4000万至5000万元,计划建设8至10个能容纳600余名科研人员及研究生的高水平科研实验室。

大楼建起来了,先进的仪器设备买来了,可谁来用它们呢?人才成了制约学校发展的瓶颈。

在李建保的提议下,今年上半年,青海大学出台的第一项政策就是吸引人才政策:凡是到青海大学来工作的博士生将给予5万元的年薪,并让其在中层领导岗位进行挂职锻炼;对来青海大学工作的硕士生将给予年薪3万元的待遇,努力为其搭建科研平台。“青海大学一年的财政预算只有三千多万,今年我们拿出预算的1/3,用一千多万引进培养人才。”目前,青海大学新进教师已由过去以本科生为主,转向以研究生为主,今年已有4名博士、12名硕士与学校签约来校工作和服务。

李建保是我国科技界非常活跃的青年骨干专家,有过多年在日美英德等国的学习和工作经历,在国内科教界有着良好的声誉。他充分利用自己在国内外的影响,积极为青海大学牵线搭桥,游说说服国外的留学生支援西部和青海的建设。到任不久,他就积极争取得到了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的支持,与留日博士专家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留日博士专家团先后3次来校开展合作交流,与教师联合成功对接了“春晖计划”40个科研项目,争取到国家留学基金107万元的经费支持。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等部门联合承办了“青藏高原地区环境友好型材料研发及应用研讨会”等三个全国性的学术会议,极大地提高了青海大学的知名度。

青海大学还先后与北京科技大学、南昌大学等国内高校建立了校际协作关系,同时积极开拓国际间交流合作的领域,与日本高知工科大学、英国里兹大学、韩国国立顺天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等国外高校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师资培养、学科建设、联合科研、组建实验室等方面开始全面的国际合作。

今年6月,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几位在读研究生作为首批合作交流人员来到青海,利用一个月的时间教授青海大学的本科学生“外语、计算机、生物学和环境工程”等四门青海大学急需加强教学的课程。他们的到来在当地引起轰动。

为推进学校教育事业发展,李建保率领学校改革创新,多渠道筹措建设资金。先后争取到日本政府5000万日元无偿援助,用于学校“西部科技日语培训中心”建设;争取到国家财政部实验室专项建设经费600万元,香港邵氏基金300万元,用于水利水电、化学工程与工艺、作物遗传育种和生物学基础、CAD等实验室的建设;宋庆龄基金会还专门设立了青海大学教育发展基金,资助60万元,用于优秀学生奖学金、师资培训和聘请高层次人才来校讲学。今年7月, 40多年来学校的“四网”(水、电、暖、道路)改造建设项目即将全面动工!李建保所作的这些开拓性工作,初期甚至在进行当中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相信他能够成功,然而,李建保以自己全身心的努力,让老师们看到了希望。

风风火火,似乎蕴藏着无穷精力的李建保,雄心勃勃地向记者透露了他们学校的“五年规划”。

五个目标是如此宏伟——

2002年,通过高等学校教学工作水平合格评估;

2003年,本科教学层次拓展上升到硕士研究生层次,首次招收研究生;

2004年,争取教育部和省共同办学,实现里程碑式的跳跃发展;

2005年,教学提升到博士生层次,实现青海省至今不能招收博士生的零的突破;

2006年,建成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重点学科和博士点,以这三个支撑点为基础,申报国家211工程大学。(全国1000所大学要建100所优秀大学) 。

一所曾经落后的西部大学,在李建保的带领下,在中央各部委的政策支持和清华大学等学校的有力支援下,正在实现超常规的激情跨越。

情系西部

在青海大学任校长,李建保不拿一分钱,他的工资仍由清华大学发放。用他的话说,是拿着清华大学的工资,干青海大学的活,是一名“自带干粮”的校长。除了兼任大学校长一职外,他仍然保留清华大学的一切职务,担任清华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教授和博士生导师,至今还在指导12名博士、研究生的学业。由于工作需要,他经常外出联系科研项目、争取科研资金、开拓合作领域,多次往返于各大城市之间。也因此,被称为坐着飞机上班的校长。每年仅飞机费用就要花掉六七万元,但他从不在青海大学报销一分钱,费用都从自己的科研经费里出。

作为青海省大力引进的高层次人才,青海省和青海大学每年给李建保5万元津贴补助,他从没有领过。学校把省里给的钱替他领回来,他就将这笔钱捐给学校,用于经费紧缺的学科和实验室建设。

高海拔低海拔长期反复的奔波,使李建保身体的适应性逐渐变差。虽然只有45岁,他头上的白发已是清晰可见,他的双手也过早地出现了老年斑。但他依然乐观。

因为工作关系,李建保长时间不能回家探望家人和孩子。他心存愧疚地对家里人说,你们为我付出了很多,你们支持我就是支持了社会。

李建保很爱他的儿子,他对儿子说,人活一生就要为社会做力所能及的贡献。你在学校努力学习,让爸爸放心,同样是支持西部的开发建设。

几年来父子离多聚少,可在儿子眼里,父亲是伟大的,是他的骄傲。父亲已成为儿子作文里的人物,成为儿子的偶像。

在青海,李建保又开始了单身生活。教师们大多住在城里,下班后,校园多少变得有些沉寂。他一个人到学生食堂吃晚饭,然后工作到深夜。清华教授团的老师在的时候,他就很高兴,经常和教授团的老师吃饭,串串门,聊聊天。但他们一走,就又剩下他一个人。每次教授团回去的时候,他都不敢送他们,他害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李建保是一个永远积极思维的人。为了不被孤独击倒,他努力地工作学习,积极地调整心态。闲暇的时候,他会独自一人,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昆仑山的雪峰,仰望浩瀚澄澈的夜空,数星星。他说,每颗星星都是美好的愿望和未来。

他还会走到长江上游去捡奇形怪状的石头。在他北京、青海的办公室里,卧室的阳台上,都会看到一堆或大或小的青海石和陨石。在同星星和石头对话的时间里转换自己的心境,获得精神的满足。

李建保选择了西部,选择了青海,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也收获了别人难以理解的快乐。

李建保常说,人的需求是有限的,在生存不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就要为社会多做贡献。

“人生最大的满足就是有机会的话,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社会多承担一份责任,多贡献一份力量。这是一种品质,一种境界,也是我的清华师长们代代相传的优良作风”。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4-07-1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