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李建保:想成功你就来西部

中国青年 2004-7-13 刘新平

   《中国青年》 :我知道,从1988年获得日本东京大学工学博士学位回国到清华大学工作,这些年来你的教学和科研事业可以说一直是顺风顺水的:1992年获第三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并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教授之一,1995年获首批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1997年获“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称号,1998年就任新型陶瓷与精细工艺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1999年担任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长,2001年被任命为国家“863计划”新材料领域主题专家组长——但为什么会在2002年的5月选择去青海大学当校长呢?毕竟,青海大学只是一所据说校门前连一条大路都没有的偏僻学校——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在学术上的黄金时期到这样一所大学任职呢?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李建保 :我1985年拿到硕士学位后,原本可以免试就读日本国立山口大学的理学博士,但当时我们国家急需新型材料方面的人才,我于是转科报考了东京大学的工学博士,专业方向是新材料。考东京大学当然是相当难的,更有风险的是,如果考不上,按规定我将自动回国,失去继续学习的机会。经过努力,我闯过了这一关。三年后,我顺利获得了东京大学的博士学位,有些日本的公司和企业邀请我加盟,我拒绝了。那时,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脑海:所谓人活一世,草活一秋,人这一辈子究竟该怎么活,在他老去的时候才会了无遗憾呢?一天,我在本子上写下这么一句话:当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在!然后,我用最快的速度办好了回国的所有手续。可以说,这些年来,这句话就是我不变的人生信念。而我来到青海,也正是基于这种信念。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中国的发展步伐之大已经令举世瞩目。然而,这种发展又是不均衡的。在东部迅速富裕起来的同时,西部依旧贫穷、落后。这样的状况如果任其延续下去,必将影响到中华民族的整体复兴。也因此,中央作出了进行西部大开发的决策。这样的时候,当然需要有一定知识的人进入像青海大学这样的西部院校,为西部、为青海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以改变西部曾经贫穷的面貌。而对于我来说,这正是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所以我必须义无反顾地去。就是这样。

   《中国青年》 :还记得第一次到青大的情形吗?感觉怎么样?

   李建保 :我是2002年5月20日下午到的西宁。一出西宁机场,我就买了一张西宁地图,但我上上下下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青海大学。第二天,校办主任接我去学校。车从宾馆出来,经过繁华的大街,一路向北驶去。我看见路在渐渐变窄,柏油路变成了农村的沙石路,路两边也越来越荒凉。我心里犯起了嘀咕:是不是准备带我去参观郊区的某个风景区啊!于是我说,我刚来,还是先带我去学校吧!校办主任说:校长,咱这就是去学校!终于到了坐落在高原斜坡上的青大校园,抬眼四顾,周围是连绵起伏的黄土高坡和纵横交错的深沟峡谷,远处,是祁连山和昆仑山顶覆盖着的皑皑白雪。说真的,如此壮观的景色令我怦然心动,而校园却让我心寒,一所省级重点大学,竟然没有一座像样的教学科研大楼。学校的整体科研条件更差,学科和专业设置陈旧,学校教职员工在西宁则属于低收入人群,很多教师在社会上甚至都羞于承认自己是青大的老师——虽然如此,我没有产生退缩的想法,相反,在我全身涌动的,是再次创业的冲动和激情。

   《中国青年》 :我看过一篇材料,说青海全省那时只有八个博士。

   李建保 :那是在我去之前。我去了,就成了青海的第九个博士。

   坐着飞机上班的大学校长

   《中国青年》 :青海大学的落后状况非一朝一夕形成,要想改变,应该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李建保 :是。青大在软、硬件上都与省级重点大学的身份不符。不过,硬件上面的困难我们可以通过多方寻求有关部门和国家财政的支持去解决,但软件方面,特别是人才奇缺的问题,只有靠我们自己的不懈努力,因为我们总不能指望某个部门一下子给我们送上8个博士、20个硕士吧!

   《中国青年》 :这些年来孔雀东南飞甚至麻雀都东南飞的恶果使西部大学的师资力量普遍匮乏。要大幅度提高学校的师资水平,实现青海大学跨越式发展的目标,你有什么灵丹妙药吗?

   李建保 :说不上是什么灵丹妙药;但我和我的同事们都认为,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吸引优秀的人才到青大从事教学和科研,显然是一条积极有效的途径。比如,我们出台了一项措施,凡是到青大的博士每年保证5万年薪,如果是洋博士,再加2万。

   《中国青年》 :有效果吗?

   李建保 :有啊!已经有五个博士将陆续落户青大。他们中间既有国内培养的,也有从日本归来的,还有一个是从台湾去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决定来青大任教的。

   《中国青年》 :每个博士都是你亲自面谈?

   李建保 :当然。这种时候,我和校党委书记不管在做什么事情都得放下来。有的博士看中的是西部大开发过程中的学术与科研前景,很痛快地表示留下来;有的则对青大的现状不甚满意,有些犹豫。我和书记就反复跟他们谈:你这样的人才到青大,就是我们的宝贝。我们会帮你建实验室,让你当学科带头人;而如果你到清华大学,你的重要性却很难显现出来,想鹤立鸡群,难!因为同样水准的人才很多。当然,你在清华并非没有用,但你得到的资源配置、分到你名下的研究项目和课题,无疑会很有限。但到青大,情况就不同了,很多人,包括我这个校长,都得围着你转,都得鞍前马后地为你服务。你想搞科研项目,我会出面为你筹措资金,会为你请来项目所涉及的专业领域里顶级的专家、学者帮助你一起论证。而这一切,代表的是我们青大感情留人、事业留人的热忱和气度。

   《中国青年》 :这是对外招揽人才;对内呢?

   李建保 :唤起人心,鼓舞士气。让老师们找回自信,让他们觉得作为一名青大教师,是可以值得自豪,也是可以有所作为的;而对于学生,则要让他们看到希望,看到未来。

   以前,青大全年的科研经费不足30万元,科研项目少得可怜。我们就鼓励老师面向青海省的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搞调研,找项目,学校则出面向省里和中央有关部委申请立项经费……现在,我们申请成功的项目中甚至有列入国家“863”计划的项目。2003年,青海省确定的三个省重点实验室中,青大占了两个。老师们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被极大地调动起来,教学和科研有声有色。学生也是如此。以前,学生们认为自己再怎么学也很难有所作为,学习积极性不高。学校为此与各方面联系、沟通后,专门出台了一个政策:凡青大的优秀毕业生,都有机会被保送到清华大学等名校读研究生。此举一出,晚上自习室的灯光顿时亮成一片。针对青海矿产资源丰富而专业人才缺乏的现状,我们又成立了一个矿产资源勘探班。学生没有了就业的后顾之忧,一心向学。有些企业也高兴,因为我们是在为他们培养人才,就主动为学校提供部分教学资金。如今,青大校园里弥漫着浓厚的学习和科研氛围。一些原本很懒散的老师,现在走路都是大步流星、风风火火的,因为他们手里有不少教学和科研任务,他们的时间全都排得满满的。

   《中国青年》:作为校长,你的时间排得更满了。

   李建保 :是的。我在青大当校长,但依然是清华的教授,有博士生要带,有课要上,实验室的科研项目要管;所以,我常常是北京、西宁两边跑。有人就笑称我是中国绝无仅有的坐着飞机上班的大学校长。累,当然累;但我心里的那种满足和喜悦,是局外人很难体会的。

   我的泪水与感动

   《中国青年》 :我在网上曾看到一则新闻,说你上任时间不长,社会上就已悄然兴起一股支援青海大学的暖流;还有一则消息说,应你之邀,留日中国学人组成的“博士专家团”首批考察团九名成员在青海大学进行了考察和交流,并同青海大学达成了20多项合作意向……在这些援助者中,日本茨城大学终身教授吴智深好像是有代表性的一个。

   李建保 :是的。吴智深先生是我的熟人。一次我去日本见到他,我告诉他我刚刚就任青海大学校长,目前面临很多实际的困难。因为我留学比他早几届,他就问我:前辈,你看我能为青海大学做些什么?我说你最好先过去看看,考察一下。不久他就带着助手到了青海,待了三天。回到日本,他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了一个博士团,重回青海。在青大,他和博士团成员通过调研,与我们学校的老师组成一对一伙伴,在很多研究项目上进行了有效的合作。而这对于青大学术气氛的形成、对调动老师参与科研的兴趣和积极性,影响巨大。对吴智深先生,我一直心存感激。

   《中国青年》 :你是一个爱动感情的人,据说在北京为青海大学振兴四处奔走、八方游说的过程中,你曾多次流泪。

   李建保 :那是缘于感动。我曾频繁地出入教育部、科技部等国家部委,为青大要项目、要资金。对我的请求,那些领导能帮的都尽力帮;帮不了的,就主动给我出思路、想办法,积极促成。有些事情,我只是试着提一提,原本不抱什么指望,因为难度实在太大。但有些部门领导和专家却痛快地告诉我:这个事情你别管,我们帮你解决!他们的热情让我感动,他们也决不会指望我李建保和青大对他们有什么回报。所以,从他们的办公室出来,我的眼里常常含着泪水。你知道,青大是青海省的大学,与中央财政不发生直接关系,但财政部给青大投入600万元建起了一座实验室。像财政部这样的部委,求他们的人太多了,比我能说会道的人更多,在这方面我真的不擅长,我只是一个学者。所以,人家支持我决不是冲我李建保,是冲西部大开发,是冲青海,其中充满着一种万众一心、共建西部的民族精神。而我的感动和泪水中,自然就涌动着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温暖和自豪。当我把这份感动带回学校,老师们都说: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发奋图强呢?

   差距制造成功的机会

   《中国青年》 :年轻人都有很强烈的追求成功的欲望;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现在机会太少;对此,你有什么建议?

   李建保 :举一个自然科学的例子。有落差就有能量的储存,术语叫做“势能”。一个清华的本科生去一所乡间中学任教,别人会认为他很有能力;但他到北京市的一所重点中学后,周围的人就不会认为他的能力有多么强,因为他与周围环境的落差小了。当他去了哈佛大学,别人甚至会觉得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所以,能量本来就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英语里有一句话:Difference

   makes

   chance(差距制造机会)!当初回国的“海归派”中,有许多人取得成功,盖缘于此。因为国内与西方在发展上存在一定差距,他们回来后在科研上会得到更多的资源配置,在经营上则能找到更多的商机,他们成功的机会因此远远大于一般人。

   《中国青年》:但这种差距其实也是时时在变化的。

   李建保 :是的。就拿我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来说,目前已基本上是国际一流水准,与西方相比,几乎不存在落差。在人员构成上,20多个博士中大多是从国外回来的。所以,现在再有某个归国博士到我的实验室,就很难显示出多大的能量,机会也不会很多。而机会又决定了你的才能是否能够为人所识、为社会所用。如果没有展示的机会,必然会像俗话所说的那样: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趴着;说什么风云际会,说什么大展宏图,说什么功成名就,都是空话,因为你根本连展示的机会都没有。

   《中国青年》 :那又该怎么拥有这样的机会呢?

   李建保:今年1月,团中央、教育部、科技部等单位组织了一批留学生回国考察,我被邀请参加座谈会。会上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想创业、想成功吗?那到西部去,到青海去!因为作为一个后发展的社会,西部现在还相对落后,每一个有一技之长的年轻人,都会在那里找到发展、创业和成功的机会。当然,要真正获得成功,还要首先学会付出,在付出中让别人发现并欣赏你的才华,而不是贪图一时所得,急功近利地收回你读书的成本。这一点也同样重要。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4-07-1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