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无标题文档

光辉无比的人格魅力 穿透时空的精神旗帜

——清华人心目中的蒋南翔校长

● 新闻中心记者 周襄楠 刘冬梅 顾淑霞

时光流转,清华大学的老校长蒋南翔同志已经离开我们15年了。

 岁月如梭,从刚解放时百废待兴的局面中走出,清华大学正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 今天,我们在千千万万个清华学子的身上看到了蒋南翔老校长的影子,他的人格魅力感召了一代代的清华学子,他的谆谆教导和深刻的教育思想哺育了一代代的清华人,在每个清华学子的心目中,蒋南翔依旧是一个意义非凡的名字——对国家,对清华,对自己。

 12月13日,在蒋南翔校长诞辰九十周年座谈会上,我们采访了多位前来纪念蒋南翔老校长的清华校友,他们或是蒋南翔在清华主持工作时的在校生,或是与他共同工作过,他们为我们讲述了他们心中的“蒋南翔”。

老校长印象

在清华人的心目中,蒋南翔不仅是一位有思想,懂教育的校长,而且是一位颇具人格魅力的领导者。

 “蒋校长以他体贴入微的亲切教导,给我们留下了一个严格而可敬的长者印象。”新华社党组副书记、副社长徐锡安同志,提到了在1962年他走进清华的迎新大会上他对于蒋校长的第一印象的时候,记忆还是非常清晰,“他讲话的主题是‘对同学在政治上、学习上和身体上的要求’,他从吃饭、写信讲到锻炼身体,从强调独立钻研、打好基础讲到要学好外语和强调综合训练和基本技能,向同学们提出了‘学习好、思想好、身体好’的要求……”

 原清华大学党委第一副书记、原甘肃省委副书记、副省长、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冰同志回忆:“我在青年团工作的时候,他是团中央的副书记。我那时对他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做的报告非常生动。以后我在团中央做办公厅主任的时候,南翔同志是团中央书记处的成员。南翔同志每次来开会,都会背一个布书包。里面装一些书籍或与清华有关的文件,讨论凡是与他有关的问题,他就认真听,发言。无关的工作他就看书。南翔同志忙,但他一直坚持学习。他读了很多马列的书。所以他的学习精神给我印象也很深。我来清华工作之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南翔同志认为社会主义大学有社会主义大学的规律。他本人既是领导,又对被领导者非常尊重,倾听你的意见。所以他的领导方式是从思想上来领导的。”

 他在原清华大学党委书记李传信同志的心目中,还是一位兄长式的人物。“他很亲切,很有水平,很值得学习、尊敬和信任。”

 “他是党的高级干部,但又非常朴实,平易近人。一次我和他在一起吃中午饭,在谈话中就常常听到他说:‘某某同志,你看怎么样?’他不强迫你接受他的观点,会听你的意见。”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哲学系离休教授冯虞章谈起老校长,赞叹之情溢于言表。

 “他鼓励我们,要把清华大学学生文工团,办成业余文艺团体中一流水平……他还亲自请来了老艺术家、青年艺术剧院的吴雪院长,观看并指导我们自编自演的《清华园的早晨》,请来了《青年一代》的剧作者,指导我们的演出……”原艺教中心主任郑小筠老师说。在她的记忆里,蒋南翔校长经常亲临现场,观看体育比赛和文艺演出,给学生以鼓励和指导。

“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 “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无论什么时候,蒋南翔同志都对自己说:“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 蒋南翔校长重视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育学生。他亲自兼任哲学教研室主任,亲自讲哲学课。南翔校长自身就是以辩证唯物主义指导教育工作的典范。

 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院士说:“南翔校长的言传身教,培育了一大批干部和清华学子,使他们走上工作岗位后,能逐步学会以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指导工作,坚持实事求是,崇尚辩证思维,少一点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这对学生毕业后的迅速成长有着不可估量的重要影响。”

 “他实事求是,”原教育部副部长、原清华大学校长张孝文同志说,“实事求是不是很容易的。首先要求对情况非常了解,对基层情况特别了解——他讲基层出政策呀!他所知道的素材都是到学生当中、教师当中、干部当中去亲自去了解的。”

 和基层的同学们打成一片是蒋校长做事的一贯风格。电子系教授查良镇到现在还保存着他们管9班同学和蒋南翔校长在一起的照片。在他们大学的最后一年——1958~1959年,蒋南翔同志给他们上哲学课,并定期联系他们班长达一年左右。

 “每次哲学讨论课,还有班里组织文体活动,只要我们给蒋校长发出邀请,他就来。有的时候,他甚至一边开着学校党委的常委会,还跑过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蒋校长几乎每周都要和我们班同学见一次面,他特别鼓励同学进步,强调对人、对历史要全面去看。”查良镇还记得,蒋校长对同学的每一个小小的进步也表示肯定,“即使我们毕业之后他也是非常关心我们的成长,我们刚刚参加完毕业典礼的时候,他就带着苏联专家跑到我们的宿舍去看我们,我们都感到喜出望外。”

 出版社的退休干部段传极当年是房82班的一名普通的学生,提起1958年蒋南翔校长到他们班“蹲点”的事情还是记忆犹新:“我们班每周六都开班会,于是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校长一人骑着一辆旧自行车径直到我们学生宿舍来了。”蒋校长的“造访”使得同学们感到既意外又亲切,“在我们的讨论中,校长总是仔细地倾听,不打断,不插话,把各种意见听完后,他才简短地谈点意见。”段传极还记得,在他们毕业之前,蒋校长还请全班同学到甲所吃饭,嘱咐他们“出去以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注意虚心地学习”。

 学习苏联的经验,是20世纪50年代一段时期内全国高等学校的主要任务,但是蒋南翔也看到在学习苏联的过程中,发生了相当普遍的教条主义倾向,他及时地发表文章,指出:“学习苏联先进经验必须和中国实际情况相结合。”对于学校苏联专家提出的办学意见,他也采取了分析的态度,有的接受,有的没有采纳。

 他在60年代初期提出对学校的过去和现在要用“三阶段、两点论”的态度,历史地、辩证地、实事求是地对待解放前后清华发展进程中不同历史时期地长处和不足,继承和发扬清华几十年来形成的优良传统。

 蒋南翔同志坚持真理、敢于讲真话的程度是一般人做不到的。1970年8月蒋南翔同志被转到清华。当时的清华,处于迟群一伙的禁锢之下,被江青等“四人帮”所控制。时值由迟群等组织撰写了一篇题为《为创办社会主义理工科大学而奋斗》(简称《创办》)的文章出笼,张春桥、姚文元在上海也连忙组织了一篇呼应《创办》的《座谈纪要》,一起登在《红旗》杂志1970年第八期上,全国各报纷纷转载。他们在南翔同志回校后的第一次谈话中,提出的问题就是“学习《创办》以后有什么看法?”蒋南翔同志在谈话中毫不隐讳自己的观点,当即把在卫戍区“监护”时对《创办》错误观点逐条批注的《红旗》杂志交给了他们。迟群气急败坏地下令组织对南翔连续批斗,南翔同志毫不畏惧,说:“对过去和现在的工作都应从实际出发,全面地评价。不能以偏概全,举几个例子就概括全体。你们对过去十几年的教育工作,举了些例子说明我是一条‘黑线’,我也可以举出另外一些毛主席、周总理肯定的例子,如58年密云水库设计,200号建成等等,这些红点连起来就是一条‘红线’。你们这样批判说服不了人,不能搞实用主义。”

 刘冰同志总结:“唯实求是必须用马列主义武装头脑,而且敢于冲破一些条框,他有这样的勇气。他为了坚持真理不计个人的得失。他除了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其他的无所顾及。”

 用陈云同志的话说:“蒋南翔同志一生唯实求是,献身党的事业。”

爱惜人才爱护青年

 他对于青年,对于人才是无比爱惜的。

 南翔校长十分重视对学习优秀的学生的培养,每年新生入学,他都要和这些学生座谈,他要求学校和系为这批优秀学生制订单独的教学计划、指定导师,实行因材施教,鼓励他们成为攀登科学高峰的登山队。

 蒋南翔还十分重视建设一支又红又专的教师队伍。他从建国初期学校的实际情况出发,提出“两种人会师”的主张。即帮助掌握较多业务知识的老教师努力提高思想觉悟,帮助年轻的党团员教师努力提高业务水平,使两种人都成为又红又专的教师。经过几年的努力,清华大学形成了一支学术水平好、思想觉悟高的师资队伍。吸收老教师入党,是蒋南翔最先开创的一件事。1955年他亲自介绍刘仙洲教授入党,他为此专门写了文章《共产党是先进科学家的光荣归宿》,在全国知识分子中产生很大反响。此后,张光斗、张维、梁思成等教授一批批先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 原教育部部长何东昌同志说:“作为一位教育家,他始终热爱自己的学生,关心他们德、智、体、美全面成长,他对学生中的骨干力量有着惊人的记忆力,常常是在新生入学时开过一次座谈会,便能记住不忘。”

 张孝文同志说:“他最大的人格魅力是爱惜人才,爱护青年。他在清华当校长的时候,他亲自给学生讲哲学课。他对每个素质突出的学生都了解,无论是学习好的,体育好的,还是文艺好的。”

 滕藤回忆,蒋南翔校长知道他对搞科学有特殊的偏爱,所以,当国家提出要发展高科技时,他就把滕藤派到苏联学习,从此滕藤就与我国的原子能技术结了缘。

 中国高教学会副会长、原教育部监察局局长郝维谦说:在蒋南翔同志领导清华工作的14年里乃至后来离开清华之后,在每次遇到的政治风波中,他都是竭尽所能,保护清华的老师和同学们。

深刻的爱国情怀

 “奋力为前驱,开路披棘荆。春夏勤播种,秋冬号角鸣。寒冬十二月,慷慨传檄文。搏战危城下,不辞冒锋刃。踊跃齐冲锋,突破西便门。古城起风暴,举国奋人心。救亡宣传团,跋涉下农村。建队高碑店,抗击伪宪警……”蒋南翔曾经有诗十六句,诗文素朴感人,正气溢于言表,表现了他在1935年12月,愤然举火把,慨然传檄文,写出《清华大学救国委员会告全国民众书》的精神风貌。

 李传信说:“南翔同志有着非常深刻的爱国主义的情怀,有很坚韧的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精神。他不为名、不为利,为事业,有原则性,有很高的责任感。他在中学的时候,只是一个爱国青年。到清华以后,在清华这个环境里,有志青年和爱国青年在他的心目中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跟同学很贴近,接受进步思想非常快。1932年到的清华大学,1933年入党,1935年就当支部书记。明确了为国家、为民族而献身的正确方向。”

 “所以,有句话别人没有写出来,他写出来了——‘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了!’他写的不是一个激昂的口号,而是一名想读书学生的心声。民族危亡,国民党腐败,在这种情况之下,他逐步成长为一名学生运动的领袖。”

 “《一二·九宣言》几十年他都不说是自己起草的。”冯虞章教授,对蒋南翔校长从不宣扬自己的功绩记忆犹新,“ 60年代初,我参加一二·九运动史的编写,有人就去考证,一二九宣言是谁起草的。1985年时,清华校友通讯,让他写一篇一二·九运动的回忆。有一次我去问他:一二九宣言是不是你起草的?他说,我自己起草的东西还不知道吗?为党为人民立了功,几十年他都不张扬。”

他的思想与时俱进

 “用现在的话来讲,南翔同志的思想也是与时俱进的。” 中国高教学会副会长、原教育部监察局局长郝维谦,既是蒋南翔校长的学生,又是他在任教育部部长和中央党校副校长期间的秘书,从1979年~1982年一直跟随蒋南翔同志,这是他对于蒋南翔同志思想发展历程的一个概括。

 在他的印象里,“南翔同志的性格不像一些人认为的那样很外显的,他的性格其实很内向。他不是很多言多语,但是他对于问题的思考是很深刻的。他在教育部工作的这不到4年的时间,正是工作很困难的时候。他审时度势,做了很多工作把高等教育的局势稳定住,使得我国的高等教育稳步地向前发展。他甚至到学校去找学生会座谈,苦口婆心地去做学生的工作,来化解这些矛盾。”

 “有些人认为,南翔同志很保守,其实他不保守。在我国教育发展史上,1985年,公布了一个《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似的纲领文件,这个决定中讲到的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的很多基本思想,在南翔同志在任的时候就提出来了,他的很多思想都构成了中国教育改革的基本思路,所以他的思想并不保守。”

 “他对于问题深思熟虑,考虑成熟之后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要坚持做出成效。我接触蒋校长这么多年,他在讲话中讲得最多的是一定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所以他写了一篇文章《高等教育要认真解决两个根本问题》,说高等教育要解决的两个根本问题一个是方向问题,一个是质量问题。这是我总结他一生办教育最为核心的两条。”

 “蒋校长任何事情都不是跟风,而是经过思考,有了自己的判断之后才去做的。他这一生走的路子,是很不平坦的,很艰难的,受到来自各个方面的非议,但是他坚信马列主义,还有就是自己扎扎实实工作,他觉得一定要有工作基础,在实践当中证明自己的主张是正确的,正因为有这两条,所以他能够顶得住来自各方面的风浪,然后使得自己所做的事情能够有成功的机会。”

蒋南翔的人格对我影响深远

 蒋南翔的人格魅力深深影响着清华人,这种影响穿透了时空的阻隔,直至今日还是恒久不灭。

 “我们的老校长、老部长南翔同志离开我们已经15年了,但是他对我们的言传身教和谆谆教导使我们终生受益,永志不忘。”中国高教学会会长、原教育部副部长、原清华大学副校长周远清同志说,“是他从政治上把我们从一个普通的爱国青年锻炼成为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共产党人;是他从业务上给我们以精心培养,使我们从一个知识青年成长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

 “要全心全意去工作,一定要多动脑子。这是南翔给我最大的影响。”在曾经得到老校长许多指点,至今仍感受益良多的李传信心目中,他是一个典范。“工作上确实有进展,感到自己的确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自己就感到安慰了。我总觉得我总是催别人干得更好。而他的爱国主义情怀,他的为社会主义多做贡献、对我的影响是长期的。”

 原国家教委副主任、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滕藤,曾经被蒋南翔校长耳提面命,他认为蒋南翔校长是当之无愧的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的开拓者,实践者。“他有一种坚持真理、坚持理想信念和科学地实事求是态度的高贵品格,是我终身学习的榜样。我在清华读了4年书,工作了33年,换了许多工作岗位,一晃20年过去了,我自己很庆幸没有犯大的错误,这是同蒋南翔的教诲分不开的,他使我终身受益。我很庆幸我在很年轻,不太懂事的时候,就在他的直接领导下工作。”

 郝维谦同志回忆:“蒋南翔同志对我影响比较大的就是,要坚持真理,要坚持实事求是,这种精神不能够动摇;还有就是为了党的教育事业排除各种干扰、呕心沥血对我的影响比较大。”

 “最后他临终的那一刻,他的心电图走平了,我是在场的。”说到这里,郝维谦老人静默了,70多岁的老人的记忆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似乎是在回想,也是在怀念……

蒋南翔校长虽然已经离开我们15年了,然而,他的人格魅力却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更加光彩夺目。正如徐锡安同志在“蒋南翔校长诞辰九十周年座谈会”上所概括的:“他始终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忠实执行党的路线,将政治,讲大局,虽身处逆境,也不放弃原则;他始终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培养高质量现代化人才的正确方向,密切联系实际,正确处理数量和质量的关系、重点和一般的关系、政治与业务的关系,走符合中国实际的教育发展之路;他善于总结历史经验,借鉴他山之石,坚持一分为二;他关心青年成长,团结知识分子,既大力提倡又红又专、全面发展,又鼓励各按步伐、各扬其长,既坚持把正确的政治方向放在首位,又注意团结绝大多数,倡导革命、科学、民主、团结。”

 蒋南翔校长如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伴随清华人走过风风雨雨,伴随清华创造新的辉煌。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3-12-1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