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Untitled Document

梁思成先生的故事

中国住宅与房地产信息网 2003年06-12

摘自《建筑知识》2003.01 王铭珍

  梁思成是清末变法维新首领梁启超的长子,清华大学教授,曾任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政协副主席。主持过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筑设计、中南海怀仁堂的翻新设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图案设计。

  有一次,他对学生们笑着说:“你们别看我现在又驼又瘸,可是当年我还是马约翰先生的好学生哩!是有名的足球健将,在全校运动会上得过跳高第一名,单双杠和爬绳的技巧也是项呱呱的。好了,好了。好汉不提当年勇。”马约翰是清华大学体育系的著名教授,梁思成既然是马约翰先生的好学生,自然也是体育健将了。

  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梁思成先生身体搞垮,出现了“又驼又瘸”的残疾呢?

  学生时代的梁思成,喜欢开摩托车。1929年5月7日,他正在准备参加毕业考试,并拟赴美留学时,听说天安门广场要举行进步学生活动,便驾驶他的摩托车,带着他的弟弟梁思永,由清华大学出发,进西直门,直奔西四牌楼、西单牌楼、西长安衔。那时的西长安街,不像现在这么宽,中间还有凹凸不平的路段。不料,摩托车开到南长安街南口,被一辆从后面驶来的汽车撞倒。梁思成左腿骨折,脊椎骨受伤。梁思永面部受伤,满脸是血。当时的北京各报都报道了这场车祸。肇事者是军阀金永炎的汽车司机。汽车撞人后,横冲直闯而逃逸。警察明知此车是军阀金永炎所拥有的,而且出事时,金永炎就坐在车里,谁也不敢追究肇事者的责任。事后,也没人到梁思成家赔礼道歉,使梁思成的母亲大为恼火,她直接找到总统府说理,要讨个说法。后来军阀金永炎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派副官到梁家赔礼道歉。

  梁思成受伤后,在协和医院接受治疗,因为当时的医疗技术和设备还不太高明,梁思成的脊椎骨和腿部的手术都没有做好。结果,使他的脊椎骨出现了弯曲、驼背,使他的左腿短了一厘米。在以后的年月里,粱思成的鞋子都是专门定做的。梁思成先生颇有毅力,尽管在有这样严重残疾的情况下,他依然坚持深入各地调查研究,为了测绘古代建筑,爬梁上柱,奋力攀高。

  梁思成钟情天宁寺

  日前,北京市政府投资253万元,修建古刹天宁寺,是迎接2008年奥运保持北京古都风貌工程项目之一。

  天宁寺是北京最古老的寺庙之一。始建于北魏孝文帝元年(公元471年),寺内佛塔,高57.8米,是国内外著名的密檐式舍利塔,具有很高的文物保护价值。这次修缮工程约1300m2,待修缮工程竣工后,将恢复其佛教场所的功能,并将对外开放,接待国内外善信游者。

  粱思成先生对天宁寺情有独中。他曾数次到天宁寺,登上天宁寺塔进行考察和实地测量。天宁寺为砖筑实心十三层密檐式塔,平面八角形,建在方形台基上,通高57.8m。梁思成先生是古建筑专家,他曾对多处古建筑包括佛塔进行考察。根据他的经验,这种密檐式佛塔,多为辽代建造的佛塔,在我国的其他省市中也有类似的体型。它们的塔身以上,塔檐紧密相连层层叠叠,各层之间的距离特短,几乎看不到楼层。它的第一层塔身,是重点的部分,大多饰以佛龛、佛像和门窗、斗拱以及动植物图案纹等雕刻装饰,佛教与建筑艺术融于一体。因此,梁思成先生断定,天宁寺是辽代建造的。这个论断已为我国考古专家所公认。

  关于天宁寺,历史文献上都说是隋代建造的,连乾隆皇帝金口玉言也说天宁寺是隋代建筑的。据梁思成先生考证,原来天宁寺确实是有过隋代佛塔的,不过那座隋代佛塔是木质结构的佛塔,防火性能不佳。后来,因为发生火灾,木质佛塔被大火焚毁。辽代在此基础上重建砖石结构的佛塔,防火性能相应加强了,虽经受了以后的多次火劫,拂塔仍安然无羔,而佛塔附近的佛殿经阁却大多被火烧毁了。《长安客话》云:“寺当元末,兵火荡尽”。这就是元代末年,天宁寺毁于战火的纪录。

  梁思成先生钟情天宁寺,他说天宁寺塔富有音乐韵律,为古代建筑设计的杰作。

  重视城市规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人类文明遭到空前的极大的破坏,许多城市在战火中被焚毁,成了一片废墟,此时梁先生思考战后城市的发展及布局该怎么办,尤其关注城市过多集中与疏散不够的种种问题。在重庆《大公报》发表了《市镇的体系秩序》的重要文章,阐述了他对城市规划“有机性疏散”的新理念,强调“以疏散为第一要义”。“疏散不能散漫混乱”,而必须是“有机性疏散”。他并且展望我国的城市发展,认为我国将来市镇发展的路径也必须以有机性疏散为原则。务使市镇成为一个有机的秩序组织体。他主张:1、一个大城市的总体布局要成为多数小市镇(区)的集合体。2、在分区之间设立绿荫地带作为公园,即分隔又连系而且又增多“居民游息之所”。3、严格控制各分区人口稠密度以及建筑面积,不使之成为一个庞大的无限的整体。“有机性疏散”所追求的这些东西,说到底正是大城市实现现代化应该实现的目标之一。“有机性疏散”对于大城市负担过重的旧城中心而言,只能是减轻中心的负担,向外疏散,减少人口。梁先生早年曾提出保护北京城墙,沿城墙开辟绿化带,作为隔离空间,更是现代分区的最佳方案。

  近半个世纪以来,我国的城市规划工作,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经历过不少坎坷,诸如:城市住宅建筑的“见缝插针”,势必就缩小了建筑物之间的距离。大批违章临建的失控,破坏了城市建筑的格局。城市办工业则加大城市环境中的火灾危险性。历史事实证明,控制大城市,发展小城市,依然是当前和今后一个长期的战略目标。

  保护文物建筑免遭火焚

  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战乱期间,梁思成先生就曾为保护文物而奔走。当时他曾任教育部战区文物建筑保护委员会副主任。二战期间,当美军即将大反攻时,他编辑了中国古代、古建、古迹的保护名单,同时还指出对日本京都、奈良等重要历史建筑也予以保护。结果,使许多重要文物建筑得以免遭战火袭击。在北平解放前夕,他带领清华大学建筑系教师,夜以继日地编写了一份《全国文物建筑简目》,这个材料曾被印发给解放军各作战部队,使许多文物建筑免遭战火的袭击。

  梁思成先生从小在日本生活了十多年,对日本的古建筑情况十分了解。有一次他从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报道日本千年古刹法隆寺全堂被火烧毁了,他格外惋惜。当日本友人清水正夫来华访问,见到梁思成时,他就迫不及待的问法隆寺是否完全烧毁了,有无修复之可能。清水正夫答道:尚可修复。梁思成先生这才放下心来。几年之后,清水正夫再次访华,梁恩成先生到他下榻的北京饭店看他,梁思成先生再一次问法隆寺金堂的修复问题。当清水正夫说法隆寺金堂已经完全修复,并将表面烧损的木柱依然保留时,梁先生非常高兴地说:保存着火的痕迹,可以警示后人。

  不燃结构的民族性的现代建筑

  如今社会上有一种偏见,一提起梁思成,就联想起“大屋顶”,似乎大屋顶就等于梁思成。其实这是对梁思成先生的误解。他爱中国的古代建筑,对紫禁城的宫殿、天坛、颐和国、北海公园、景山公园以及全国各地的名胜古迹,如数家珍。但是他从来不主张照抄木结构的古建筑格局。在他设计或在他指导下设计的建筑物,最讲究得是建筑的艺术性,建筑的民族性,传统与革新,美观实用、经济、坚固,还要防火性能良好。他所设计或在他指导下设计的建筑物,都是一级防火等级的建筑物,从来没有一幢是木质结构的宫殿式建筑。北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是梁思成先生设计的。其避雷针是带状的,而不是针状的,能同主体结构造型相适应。美观的建筑艺术同防雷实用效果相结合。扬州鉴真和尚纪念堂,也是梁思成先生设计的。其建筑设计也是相当好的,并被评为优秀设计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的图案,也是在梁思成先生的主持下由清华大学营建系设计的。

  始终不渝地提倡“中而新”的建筑创作观

  所谓“中而新”,就是不割断历史根脉的现代创作实践之路。“中”是中华民族个性的文化基因遗传。“新”是无限而有序的现代发展。“中”与“新”的有机结合,才具有合而不同的建筑文化的现代生命力。这种建筑创作观,现代城市“开辟新区、保护故城”有机的疏散理念,可以使古代建筑同新区的开辟同步发展,可以使百姓生活安居乐业。

  梁思成先生提倡空间理论。所言“建筑是组织空间的艺术”。早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那时,我国汽车工业尚未十分发达的情况下,梁恩成就提出重要公共建筑场所,要留出较大广场和车道,以便用于停车和通行车辆。这已被事实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先见之明。随着汽车工业的发展,许多大城市汽车保有量逐年上升,而在这些城市中,凡是交通不畅,救援空间不足,必将造成惨重的伤亡与损失。“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观念,对于现代城市的管理而言,是不科学的。

  经批准的北京市总体规划,终于确定了北京的城市性质是“全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确定了要大力保护古都风貌,决定要将城内一切工厂迁出城外,即使城外工厂,如果对环境不利,有碍于消防安全,也不能发展,并将逐步外迁。这个规划的实施,必将为北京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这也是梁思成先生生前最大的愿望。

  梁思成先生把一生献给了建筑教育事业,论著颇丰,他编写的《营造法式注释》和《中国建筑史》等,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3-06-1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