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Untitled Document

清华大学国防大学教授谈中美飞机相撞事件

(2001年4月5日 中央电视台)

  (中央电视台·中国报道)主持人:日前,美国一架载有24人的军用侦察机在中国近海上空,在违规操作撞毁中国一架军用飞机后,迫降中国海南陵水机场,对这一侵犯中国主权及领空的事件,美国方面在事发后不仅没有道歉和反省,反而对中国方面提出了种种要求,对此中国外交部阐述了中方的有关立场。

  4月3日晚,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朱邦造向媒体介绍了美国军用侦察机日前撞毁中国军用飞机事件和侵犯中国主权及领空的真相,并阐明了中方有关立场。

  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4月1日晨,美军一架EP-3电子侦察机飞抵中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8时36分,美机向三亚外海抵近侦察,我海军某部派出两架歼八飞机,对美机进行跟踪监视。9时07分,中方飞机在离我领海基线104公里处正常飞行,我机航向110度,美机在我机右侧400米处同向平行飞行,美机突然大动作向大陆内侧我机方向转向,其机头和左翼撞击我一架飞机尾部,致使我机失控坠海,飞行员王伟跳伞,中方另一架飞机安全返航,于9时23分着陆。美方飞机肇事后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于9时33分降落在海南陵水机场。中方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对美方机组24人作了安置。

  事发后,中方有关部门立即组织飞机和舰艇前往出事海域搜救王伟。江泽民主席对中方跳伞飞行员的人身安全十分关心,多次指示要不惜代价全力搜救。至4月3日14时,共派出各型飞机37架次、舰船29艘次,目前搜救行动仍在进行中。

  必须指出,中方军用飞机在中国沿海专属经济区对美国军用侦察机实施跟踪监视,是完全正当的,符合国际法的。中方飞机坠毁是美机违反飞行规则、突然转向和撞击中方飞机造成的。美方军用侦察机的侦察行为,超越了国际法允许的飞越自由范围,违反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关于在专属经济区上覆空域飞行时应尊重沿海国权利的规定,对我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同时,美方的行为也破坏了中美之间于去年5月就避免海上危险军事行动达成的有关共识,即:当两国军用航空器在国际空域相遇时,双方应当适当遵守现行国际法和国际习惯,应适当顾及对方的航行安全,以防止危险接近、避免相撞。还应指出,美机肇事后未经中方许可闯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进一步违反了国际法和中国法律有关规定,构成了对中国主权和领空的侵犯。

  对美方飞机撞毁中方飞机并侵犯中国主权和领空的行径,中国外交部已于4月1日向美国政府提出严正交涉和抗议,指出美方对此事件负有全部责任,强烈要求美国政府就美方飞机撞毁中方飞机并侵犯中国主权和领空的行径向中国政府和人民做出解释,并采取切实有效措施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4月2日,中国外交部向美方进一步提出严正交涉。

  针对近日美方的一些言论,我想强调以下几点:第一,美机的军事侦察行为违反了“飞越自由”原则,美军用侦察机撞毁我军用飞机一事发生在中国沿海及其专属经济区上覆空域。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一般国际法,所有国家在一国的专属经济区享有飞越自由。但该公约及一般国际法同时规定,在行使此自由时,应当适当顾及沿海国的权利。美军用侦察机在中国沿海上空针对中国的侦察行为及飞行状态,早已超出了“飞越”的范畴,滥用并违反了“飞越自由”原则,对中国的安全利益构成了严重威胁,中国军用飞机为维护国家安全对美国军用侦察机进行监视是正当的。美机违反飞行规则,造成中国一架军用飞机坠毁,美方理应对此承担全部责任。

  第二,美军用侦察机未经许可进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的行为是非法的,是对中国主权和领空的侵犯。根据国际法和中国有关法律,中国对领空享有主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第12条,外国航空器只有根据该国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订的规定、协议或者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或者授权的机关批准或者接受,方可进入中国领海上空。1944年的《国际民用航空公约》的第3条明确规定,一国的军事航空器未经许可,不得在另一国领土上空飞行或降落。美军用侦察机从撞毁中国飞机至进入中国领海上空并在中国机场降落的整个过程,从未向中方发出进入或降落的申请,也未向中方发出通知。而事实表明,碰撞事件发生后美机是有时间,也有技术条件提出申请或发出通知的,但美机没有这样做。美机擅自进入中国领空并在中国机场降落,违反了国际公约的有关规定,也违反了中国有关法律,构成了对中国领空主权的严重侵犯。

  第三,美机撞毁中方飞机的事实是清楚的。美机撞毁中方飞机后,美机机头前部脱落,左翼第二个发动机螺旋桨受损变形。这足以证明当时美机是突然大角度向中方飞机转向、接近并撞击中方飞机。这一基本事实是无法抵赖的。美方应正视事实,承担责任,向中方道歉,而不是寻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第四,国际法还是中国的法律,中方作为受害国、事件发生地国和肇事航空器降落地国,均有权对整个事件及肇事飞机进行调查。由于此事件突然、复杂,中方当然需要足够的时间进行调查。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外交部仍于事发当日晚9时30分紧急约见了美国驻华大使提出交涉。

  还需指出,美方肇事飞机并非一般民用飞行器,而是军事侦察飞机。该机未经许可非法入境,违反了国际法和中国法律,对中国主权和领空构成了严重侵犯。美机是非法进入中国,这与合法进入中国并依法受到保护的飞行器性质完全不同,根本不存在豁免问题。中方将根据调查结果,保留进一步向美方提出交涉的权利。

  第五,美方当务之急不应是提出种种要求,而应好好反省这一事件,向中方道歉,并尽快对中方的关切和要求做出交待。中国政府和人民有权知道:美方为什么频繁派出军用侦察机到中国近海活动?美方飞机为什么要违反操作规则突然转向并撞毁中方飞机?美方飞机为什么要未经许可就闯入中国领空并降落中方机场?美方完全有责任就这些问题向中国人民做出解释。

  目前中方对这一事件的调查正在进行当中。尽管这一过程尚未结束,但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并按照中美之间有关协定,中方同意美驻华使领馆人员近期与美机组人员见面。这体现了中方对妥善处理此事件的诚意和人道主义精神。中方将根据对整个事件的调查结果,对美方机组和飞机依法做出适当处理。

  最后再次强烈敦促美方认真对待中方严正交涉和正当要求,认真配合中方的调查,尽快就美方飞机撞毁中方飞机并侵犯中国主权和领空的行径向中国政府和人民做出解释,向中方道歉,并承担全部责任。

  主持人:随着事实真相逐步露出水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朱邦造4月3号发表谈话,就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机一事,阐明中国的有关立场。我们请来了两位嘉宾,一位是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常务副所长阎学通教授;另外一位是国防大学国际关系教研室主任顾德欣教授。顾教授,美国军用飞机撞毁中国战机的事情,现在大家关注的热点是责任到底是谁的问题?

  顾德欣:我的看法就是责任完全在于美国,有这么几条,一条就是美国在我们海南岛的东南104公里处,这样一个电子的军事侦察机,来对我们国家安全形成一个威胁。美国政府现在讲,它是在公海上飞越,它是一个正常的飞越,我想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美国一个电子侦察机对我国的沿海进行军事侦察,这本身就违反了国际法的原则,对我国的主权、领土安全和政治独立形成一个威胁。

  主持人:您刚才说违反了国际法的原则,是什么样的原则?

  顾德欣:国际法原则,联合国宪章里面宗旨就有一条,不诉诸武力,在国际关系上不诉诸武力和武力威胁。这对联合国一个会员国,一个常任理事国的国家领土安全形成威胁,我想这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第二条就是它的飞行是在我们专属经济区的上空,专属经济区的上空,根据海洋法公约第87条、第301条和第39条的规定,在专属经济区上空飞越,它必须是用于和平目的,不能够对沿岸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形成威胁。现在它这个飞行已经构成这样一个威胁。所以它是非法的。

  主持人:因为它是军用飞机,用于侦察的。   顾德欣:对。所以它和民用航空器,它是有区别。民用航空器是属于正常航线的一个飞越,它这个飞越,它的目的就在于对我国有关设施来进行军事侦察,这样对我们的安全构成了威胁。

  阎学通:刚才顾教授已经从法理角度讲的很清楚了,就是美国对这个事件应该负有全面的责任。我想就从政治角度来讲,其实美国也是应该负责任的,先不说技术方面,是美国要侦察中国的军事情况,导致发生了这次撞机事件。先不说在这个技术中间是谁撞谁,就是说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国要对中国的军事情况进行侦察,如果说是一种间谍行为,这样政治责任就变得非常明确了,而且发生的离中国边境这么近,就足以说明了政治责任应该由谁来负。现在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还有一个责任问题,就是至于美国提出来了,就是说它的飞机很大、飞行速度比较慢,我们飞机速度飞的比较快,我们是应该有条件可以躲开它这个飞机的转向的,我觉得这里面没有道理,因为所有美国人都开车,都知道,如果在公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出现撞车现象,肯定是直行的车是有道理的,它有优先权。现在是你转向,你没有指示,你突然转向,那发生事故当然从规则上来讲也是美国应当承担责任。现在最主要的我感觉有一点,是个大问题,就是说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冷静下来考虑,就是说事情发生的责任在哪?然后马上就提出来了,就是责任在你,而且就是你不能做这、不能做那。现在我就觉得美国人当提出这些要求的时候,他没有考虑到,就是说这件事情因为谁造成的?第二个就是说你有什么权力向对方提出这些要求,就是当美国人提出这些要求的时候,我觉得美国人都没有考虑你提出要求的依据是什么?现在很多西方记者在问,中国现在就是说对航空器有调查的权力的时候,问你依据是什么?实际上现在他们就没反应过来,美国人要求中方不允许检查航空器的,他的依据是什么?他凭什么可以提这种要求?所以原因又是因为你要对中国进行间谍性的侦察导致的,又是因为你转向,按飞行规则制定,又是你飞机非法入境,停落在中国。在这三个条件下,居然还能够提出来这些要求,我觉得美国做的不太理智。

  主持人:那么顾教授,从法理上来讲,美国飞机降落到中国的机场上之后,首先美国方面就发表谈话,提出要求保护飞机,不让中国人登机,认为这是一个美国的领土问题,您觉得这说的通吗?

  顾德欣:这个不是美国领土,所以这样就是一个霸权主义强权的词汇了。

  主持人:为什么呢?

  顾德欣:因为这个军用航空器在侵入一个国家的领土,那么就造成对这个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造成了一个严重的威胁。那么这个航空器就作为一个侵害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一个重要证据,它和民用航空器不一样。所以它不享受民用航空器,可能像类似情况下所享受到的这样一个豁免。

  阎学通:美国这个军用飞机在中国非法入境的话,是个紧急事件的话,因为是没有经过中国政府允许,既然未经允许,你怎么还能享受豁免?我都没允许你进来,你享受什么豁免权,我允许你进来,你才能享受豁免权。所以我觉得事件本身就决定他没有豁免权。

  主持人:顾教授,刚才您说的这个事情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这个事件在您来看,这是不是一个偶然的撞机事件?

  顾德欣:应该说就这个事件本身它是偶然的,但是这个事情应该说在过去的若干年里,美国一直是对我们国家的安全怀着一种敌意,所以他军事的侦察活动,应该说是始终没有中断,这次事件应该说是由于美国电子侦察机的突然改变航向,而使得这个事件就这样偶然发生了。所以这个偶然的事件里面它有必然性。

  主持人:那么美国方面声称,这架军事飞机在这是例行的一种演习,这能成立吗?

  阎学通:正是因为它是例行的,所以这个事情更严重。就是说如果偶尔地对中国军事情况进行一次侦察,还说明了美国并不是把中国作为一个主要的军事上潜在的对手,或者在军事方面并不是对中国抱有很大的敌意。如果例行是什么?就是说例行把中国作为一个敌手来对待。所以我觉得顾教授刚才讲的很有道理,就是说这件事情本身发生它是由技术原因导致的,这是偶然性。但是从政治上来讲,正是由于美国对中国抱有一种不友好的态度,而且对中国在军事上采取了一种间谍侦察的办法,这种行为实际是导致事情发生的一个必然原因。就是如果这次不发生,他增加了侦察的频率,这次不发生,也可能明年会发生或者后年,这种发生的概率是在上升,只不过是哪一次的问题。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如果美国是例行的对中国进行频繁的军事侦察的话,更说明了现在美国应该仔细思考,这样是有助于两国关系的改善,还是容易恶化两国关系。

  顾德欣:这里面恐怕有这么两个问题,一个是分清是非,承担责任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如何妥善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您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顾德欣:我个人的想法,我个人的认识,就是一,美国正式向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道歉。

  主持人:承担这个责任。

  顾德欣:承担这个责任,完全承担这个责任。第二,由于美国这样一个行为,对我们战机和人员造成的重大损失进行赔偿。第三就是今后不发生类似事件。我想这三条,应该美国来承担。

  主持人:这是顾教授的看法。那么阎先生呢?

  阎学通:我觉得现在这个问题的解决,第一就是说美国首先不要把这个问题政治化,就是说中美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共识,就是说这是一次意外事件,这点没有分歧。既然是一个意外事件,应该解决问题,把它作为一个单独事件来解决,而不应该把这个事件政治化,比较现在美国一上来,就是说在舆论界里,就把这事情炒得特别凶,炒得好像是中美马上要进行军事对抗,好像是中国的国防建设会对美国构成什么威胁。所以这个东西,我想美国人首先要不把它作为政治化,作为事件,通过外交渠道和中方解决。美国现在抱怨太多,美国官方抱怨越多,越导致美国国内这种对华不友好的势力上升,所以美国人应该意识到这一点。第二个就是说,既然这个事情是因为美国对中国要进行间谍侦察,而导致了事件,美国人应该比较理智,就是说应该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就是说哪些是美国的权益?哪些是中国的权益?应该明确,不能在这个事件中,美国认为只有美国的权益,没有中国的权益,这样的做法就不合理,就使得问题不能够很好地解决。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是美国冷静下来,然后坐下来,官方坐在一起讨论,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来妥善处理这个问题。所以就是说事情可能有的比较容易,有的比较难,比如像刚刚顾教授讲了,就是说有三个方面问题,比如说赔偿问题不是马上能达成共识,这可以多讨论一些。至于美国机组人员的返回,可能是比较容易达成共识,可以先解决。还有一个就是关于美国分清是非,这个问题并不困难,也应该是比较早的解决。所以我的想法就是说美国现在需要的是冷静下来,然后用理智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希望把这个事情不要进一步政治化,这是什么样的含义?

  阎学通:那么就是说如果要说这件事是不是政治事情,你可以说所有的国际问题都是政治问题,我说得不把它政治化,一个就是说不把它夸大,不把这个事情把它弄成一个爆炸性新闻或者把它弄成挑起美国国内的一种反华情绪。我的意思讲不要政治化是这样,把它作为一个军事问题上的一个意外事件,一次飞机冲撞,而不像个车祸,我们不要把它变成一种政治上的车祸,一个普通的车祸,我们这样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想这个问题比较容易解决。现在关键问题就是说美方在这个问题对问题的处理,政治化和情绪化的色彩太浓。

  主持人:为什么您强调把它作为一个特殊事情或者意外事件来处理,您是什么样的出发点?

  阎学通:现在是这样,首先就是中美双方,据我所知,就是双方的领导人都不希望因为这一个意外的事件,使中美关系的大局受到了破坏,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不希望。而且从两国的利益来讲,两国维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战略关系是比两国出现军事对抗是要有益于双方的。所以从中美关系的大局角度,从整个地区安全的大局角度来讲,不让这个事情使双边关系全面恶化,这是一个双方共同利益。所以从这一点来讲,应该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而不是把它政治化。

  顾德欣:这里边我想还应该是美国政府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一个是理智,另外一个还要有诚意。而且手段上,我希望在国际法所宣誓的,和平解决争端的原则,解决这个问题。不要把这个事情无端地扩大化,但是现在我们看到美国在这方面的诚意很不够,甚至不够理智,现在据说有几艘驱逐舰已经向西太平洋部署。我想如果是美国想利用这个事情,想做一些什么名堂的话,那么对中国人民的尊严,中国的安全再次构成一个威胁的话,我想我们中国人民、人民军队是有能力在党中央的领导下,能够解决这样一个危机。

  主持人:综合刚才二位的意见,在这个问题上,一个是美国应该采取诚意,尽快地把这个责任承担起来,这样对事件解决是非常有利的。另外一个就是尽快地解决这一事件,对于两国的国家利益来说是非常有益的,否则的话会破坏两国的国家利益。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1-04-06]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