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清华人物 > 内容

Untitled Document

科学大师的艺术情怀

(中华读书报 2001年3月28日)

   《叶之恋》:科学大师的真情流露

  翻着案头那本以《科学与艺术》为主题的大型画册,主编李政道 博士那种艺术情怀和他孜孜不倦地追求“科艺交融”意境的认真实践 场景,又一次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大型画册《科学与艺术》(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0年9月第一版) 从酝酿到出版,历时三年之久。这三年,可谓是主编李政道教授时间 与情感投入的三年。在1998年年中之时,画册正在遴选画作者的代表 作,我通过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的柳怀祖先生(画册副主编)表示 了一个心愿,希望能有一幅李政道教授的代表作。此后,传来消息说, 李政道教授对此并未立即做出答复,对这本画册的出版,他需要时间 和情感的投入,他说:“我要认真考虑一下。”一年后的1999年年中, 我意外地得到了李政道教授于当年初春时创作的两幅珍贵画作—— 《叶之恋》和《叶之舞》,并同时获悉,这两幅画作是他怀念和思恋 于三年前仙逝的夫人秦惠女士所作。

  在《叶之舞》这幅画中,画面是被秋风吹拂着的竹叶,竹叶飞舞 着,不知飘向何处去。在画面的右上方写着“念”两字,还有着科 学大师满怀深情的两句诗句:“竹神萧萧问秋风,君影茫茫去何处。” 这两句诗句起首的一个字“竹”与“君”叠加起来(竹字头底下一个 君字),正是他夫人名中的“”字。同样,在《叶之恋》这幅画中, 画面是两片不同色泽的叶子,一片是红色,一片是绿色,画名又称作 “恋”。这是李先生追忆着自己与夫人秦惠女士相濡以沫度过共 同岁月之情所作。当我获得李先生这两幅珍贵代表作,并知晓了这两 幅画的创作背景与作者所抒发的情感,顿时,从我内心深处迸发出一 种从未有过的复杂心情。

  秦惠女士生前一直热忱关心着祖国的科学和教育事业,尤其对 祖国年轻人的培养。她对李政道教授亲自倡导和组织的中美联合招考 物理研究生(简称CUSPEA)项目,非常关心与支持。据李政道先生回 忆,在她病危期间,“嘱我一定要继续关心和帮助祖国大学生学习与 了解科学”。秦惠女士去世后,李政道教授用他和夫人的私人积蓄 在复旦大学设立了“秦惠-李政道基金”。

  李先生本人喜欢《叶之舞》这幅画,可能是此画画面更显刚毅, 还寄托着他对爱妻的无限哀思。而我却更喜欢《叶之恋》这幅画,因 为其寓意更加丰富:每片叶子本身两半近似对称而非完全对称,造型 优美,正如《科学与艺术》画册中关于“对称与不对称”主题所述: “一幅近似对称的山水画,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但如果将画的一半 与它的镜象组合,形成一幅完全对称的山水画,效果就会迥然不同。 自然界的对称美,令人赞叹。李政道和杨振宁两位教授提出了基本粒 子在弱相互作用条件下的宇称不守恒定律,揭示了自然界的对称与不 对称原则,这与美学中对称与不对称原则相似。”树叶本身似对称而 非对称,正是表现了自然界的这种美,而画中的两片叶子相依相知, 又表现出人世间最美丽的情感。在征得李先生同意后,我最终选择了 《叶之恋》这幅画。然而,这两幅画的创作背景和科学大师为此倾注 的情感一直萦绕在我心中。

   一幅画,一段“科艺沟通”的逸事

  多年来,李政道教授一直身体力行,倡导科学与艺术的交融。自 1986年中国高等科学技术中心成立之始,每年都要举办一两次学术会 议,每次会议都会产生一幅主题画,并以这些主题画为主画面印制会 议的宣传画。殊不知,这一幅幅画渗透着李政道教授的科学思想与艺 术创意,最早两届学术会议的主题画就是由李政道教授亲自设计并创 作的,这就是出版《科学与艺术》画册,并由李政道教授担纲主编的 缘由。

  李政道教授有着相当深的艺术造诣。他年轻时代,在国外时就开 始收藏吴作人、李可染、黄胄等著名画家的画作。后来,这些艺术大 师与李政道教授成了朋友,又都应李政道教授之邀,为中国高等科技 中心主办的学术会议创作主题画。李政道教授不但熟悉中国当代著名 画家的作画风格与擅长的表现手法,并能根据他们的擅长画法,邀请 其创作相应科学议题的画作,他还草拟画面,与艺术大师们沟通画作 的表现形式与意境。

  漫画大师华君武为“高温超导体和C60家族”会议创作的漫画《双 结生翅成超导,单行苦奔遇阻力》,不仅画面形象生动,其创作过程 亦富有情趣。

  李政道教授在与华君武大师交流时,将会议主题蕴含的科学思想 作了这样的解释:当两个电子在低温状态下一起结成库珀对时,呈现 “自由”状态,就能实现超导,而单独的电子则被束缚和困扰,就像 在球场上,一个球员独自带球前进会受到对方多人拦截,不容易前进 得很远,但两个球员则可以互相配合,传球前进,自由进退。李先生 还画了两幅草图,一幅图下面是C60晶体,上面画了一个小孩沿晶体表 面往上爬,但是爬不上。李先生说,他无法表现出小孩痛苦的神态, 而另一幅画画面上的两个小孩双手相携,便能跳得很高。华君武先生 从艺术表现角度着手,认为立体的晶体不美观,建议改成片状的,将 C60连成一片,像云一样,然后他又问李政道先生,要让小孩跑得快, 可否让他们插上翅膀。李先生非常高兴地说,画家的想像力更丰富。 于是,就有了画册中《双结生翅成超导,单行苦奔遇阻力》那幅生动 形象的画作。画面上,插上翅膀的小孩(画册中将其解释为小蜜蜂, 更显得形象逼真)笑眯眯地飞离晶体,而单独的小孩却愁眉苦脸地被 束缚在晶体上。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福家教授曾在一次向大学生作科普 报告时引用了这幅画,引起听众很大反响。枯燥的科学理论被富有艺 术情趣的画面表现得栩栩如生。

  在《科学与艺术》画册中,有一幅题为《似对称而不对称》的画, 是由常沙娜教授即兴创作的,画的左下方还有“水边铁花两三枝”几 个小字。李政道先生说,这是他即兴写上去的,因为左边不压上几个 字,整幅画面的对称性就会差得太远。艺术家和科学家共聚一堂,共 同即兴创作画,仅是在中国高等科技中心主办的科学与艺术研讨会上 的一个场景,使科学议题的探讨和对艺术作品的欣赏融为一体,这也 是李政道先生倡导的科学与艺术的交流、沟通的生动体现。

  其实,画册中的每一幅画,都有一段科学家与艺术家交流和沟通 的趣闻。若能经常翻阅此画册,是很能感受到这种“科艺交融”深邃 意境的愉悦的。

   科学与艺术:永无止境的探索

  由于《科学与艺术》画册的缘故,我有幸多次聆听了李政道先生 对艺术感受的阐述。李政道先生曾说过,我是搞物理的,科学是我的 专业、本行,但是我对艺术一直很有兴趣。他在多种场合提到过“记 载公元前13世纪一次新星爆发的一片中国甲骨”,那是李政道先生年 轻时代第一次看到的甲骨文,给他印象非常深。他说,他有一种很亲 切的感觉,他认为,用这种生动的艺术象形文字记录科学新发现,显 示了科学发现与艺术表达的一致性。并由此引发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 中蕴含的科学道理和艺术表现手法的热爱与向往。

  在《科学与艺术》画册出版后,李政道教授对倡导科学与艺术的 结合更为热心。在这本画册的出版座谈会后,我应邀参加了中国高等 科技中心主办的、由科学工作者和艺术工作者共同参与的一次“科艺 沟通”研讨会。在会上,李政道先生向来自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中青 年艺术工作者展示了画册中《大鹏》、《创天》等画作,并形象地解 释了有关宇宙的诞生、人类对宇宙以及对物质世界的探索等等情况, 他还认真地解释了科学中蕴含着的艺术美,与艺术家讨论如何向公众 展示科学中的艺术形象……同时,在场的中国科学院各研究所的科学 工作者也展示了如宇宙星空景观、自然界各种鸟类昆虫的形态、遥感 遥测记录的地貌图等各类科学照片,真实的科学照片本身的艺术美激 发起了艺术家们浓厚的兴趣,讨论场面十分热烈。

  在《科学与艺术》画册的编辑出版过程中,我亲眼目睹了科学家 与艺术家们的交流,被科学大师为此付出的精力和心血深深感动,这 是科学大师为了人类最高尚和最成功的精神表现——科学与艺术的交 融所进行的一项重要实践。作为科学书刊的编辑,在我们日常的科学 传播活动中,为了社会公众,不也应该尝试追求一种“科艺交融”意 境的实践,并为此付出我们的努力吗?

  (本文作者系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副编审、“科学编辑部”执行 主任、大型画册《科学与艺术》的责任编辑之一)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1-03-3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