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晁彦公:可视化医学的推动者

来源:科技日报 2015-8-18 袁志勇 滕继濮

人物档案:

  晁彦公,男,副主任医师、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兼重症医学科主任。世界重症超声联盟(WINFOCUS)国际讲师、加拿大急重症超声学会(CCUS)讲师。中国医师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心脏重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心脏重症专委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药健康对外交流促进会急诊急救专委会秘书长、北京市医学会重症分会常委、北京市生理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分会青年委员。北京健康促进会远程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职业与健康》杂志编委。发表专业文献近30篇,参编专著3部。专利7项,软件著作权3项。

  “北京到广州,再到印度德里,工作6小时再坐夜航到pune,马不停蹄。再次体会到国际重症超声推广的不易。尤其是作为项目负责人。”这是晁彦公最近的一条朋友圈更新。从“黑暗中摸索”到“为同行引路”,作为最早将重症超声技术与理念引入国内的先行者,除了本职工作,晁彦公的时间都铺在了重症超声应用的发展、研究和推广上。

  见到晁彦公时,他刚刚做完实验动物的准备,采访过后要带着来参加清华第一附属医院急重症超声培训班的学员做实验。晁彦公记不清这是举办的第几次培训班了,手机里全是询问何时开班的信息,“提前半年名额都报满了”。

有关超声的重大变革

  2011年,在从法国回京的飞机上,突然广播急寻医生,有人晕倒。晁彦公过去询问情况,飞机上噪声很大,听诊器听不清,又摸了摸脉搏,还在。在得知病人有糖尿病史后,晁彦公凭借经验判断是低血糖。

  结果也正如晁彦公所料,结局也是让人欣慰的,补充了糖分之后病人没事了。可当时的晁彦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是有一台便携的超声仪该多好!

  “上世纪70年代就有超声了,大家已经习惯了排队等着做检查,等着出结果。而最近这十年,随着设备小型化和便携化的发展,超声正在往‘可视化听诊器’的方向发展。”晁彦公介绍,现在超声仪变成了笔记本甚至是手机大小,医生可以拿着随时到病人身边去。

  重症超声作为重症病人的监测和评估工具,已经成为国际重症领域的热点问题。由于超声动态、实时及可重复的特点,使其不仅仅可以用于病情评估,还可以进行动态监测,得到一些其他监测手段不能得到的重要监测和评估数据,为重症病人的治疗调整提供及时、准确的指导。

  “这是一个重大的变革,超声可以起到非常大的作用。”晁彦公举例说,假如有个人出车祸肝或者脾撞坏了,原来还要用平车把病人拉到超声科去检查,这不仅要花费大量时间,而且病人转运过程中就可能发生问题,而现在凭借便携的重症超声技术在急救科甚至是急救车上,就对病人有了快速且准确的了解,大夫也准备好了相应的抢救,极大地提高了救治效率。因为这样的变化,越来越多学科的医生带着小型仪器来到病人身边。

从自己摸索到核心成员

  晁彦公从2007年开始接触重症超声,“那时候国内没有人这么做,国外当时也是刚刚有一些文献出来,因为全世界做此类研究和应用的人也并不多。”

  肺部超声可以作为重要工具,帮助大夫在很多临床急症上鉴别和诊断?在看到国外这方面的报道后,晁彦公觉得很神奇。但苦于国内完全没有人从事这方面工作,于是晁彦公自己就钻研起了国外文献。

  没有师傅指导,晁彦公就尝试摸索着研究。

  “超声是要看图像的,没有图像,光听人家说什么是A线,什么是B线,完全是一团浆糊。”因此国外网站上只要有图出现,他都会存下来。

  他还专门找工程师开发了软件,为的就是把在床边检查和网上的超声资料都记录下来,然后再对比文献,逐渐理解具体是怎样应用。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晁彦公慢慢地有了一些自己的经验和体会。

  两年多的时间里,晁彦公积累了很多的问题,没有同伴可以交流的他迫切地想找人指点迷津。2009年,WINFOCUS(世界重症超声联盟)在泰国举行了一个学术活动,中间有一段培训。晁彦公得知后自费赶到曼谷,住在一个医院旁的小饭店里,白天上课,晚上还要完成一篇约稿。

  WINFOCUS的专家们注意到,一百多名参会人员里,只有这么一个中国人。而且,这个中国人还异常活跃,不仅课上积极提问,下了课还追着专家跑,把自己积累的问题和案例拿出来和专家讨论。

  这次会议聚集了包括WINFOCUS奠基人在内的多位顶级专家,他们发现,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原来不光是来学习的,他不仅对重症超声的理念理解非常到位,还在中国做了大量的工作。刚好WINFOCUS想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临床超声的应用,就对晁彦公说,既然你已经做了这么多工作了,那你愿不愿意加入到这个团队,一块向全世界推广?

  一年以后,晁彦公作为国际培训讲师赴欧参加了为期几个月的完整培训,在意大利、法国等不同中心全面学习了重症超声应用以及培训和交流技能。在这一过程当中,晁彦公又结识了很多欧美专家。大家交流得很多,讨论得很多,国外专家又发现,晁彦公在医学专业软件的研发和应用方面,很多工作走在他们前面,于是又问,你愿不愿意成为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

  于是,晁彦公成为了WINFOCUS全球核心团队成员,负责信息化方面的支撑工作。2012年后,晁彦公开始参加联合国举办的医疗技术进步相关论坛,多方沟通并专题发言。

让国内重症超声发展与国际同步

  日前,2015第四届环太湖地区创伤急救论坛暨“上海市急诊ICU质控中心床旁超声技术培训班”举行,晁彦公特别讲授了《急诊休克:聚焦的流程化超声管理》,给大家带去最新的超声进展和国际理念,使大家对超声的应用和理解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但晁彦公记得第一次在国内公开演讲的时候,并未像现在这么热闹。

  2011年,晁彦公把重症超声带回到国内,去不同的场合推广讲课。有一次讲课是在国内的重症年会上,“400人的会场,只有15个人听课。”但让晁彦公看到希望的是,当时在场听课的都是国内的大专家。

  随着国际上重症超声的快速发展以及循证医学证据的积累,国内临床超声也逐步成为热点。在著名专家刘大为教授的指导下,北京协和医院王小亭和晁彦公共同推动成立了中国重症超声研究组,开始致力于重症超声在中国的培训、推广以及未来的高水平科研合作。

  培训是发展与推广的基础,质控是可持续发展的动力。由于超声技术学习有很强的实践操作要求,晁彦公创新性地建立了气胸、胸腔积液和ARDS动物病理模型,方便学员实际操作。为了保证学习质量,每次培训都是小班授课,所以培训班火爆异常,“通常都是半年前就报名报满了。”几年下来,急诊、重症、麻醉,甚至包括心内科和呼吸科医生在内,培养了大量临床超声医生,有效推动了重症超声在国内的发展。

  然而他们的工作并没有止步于此。

  随着小型化的快速发展,超声作为可视化的诊断和监测工具与信息技术结合正在突破传统医疗在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大大提高临床诊疗的准确性、可及性并降低医疗花费。因此,晁彦公与WINFOCUS合作,将超声与院前、院内的急重症医学救治相结合,建立了远程移动可视化急重症救治体系,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时间和空间对急重症患者救治的不利影响,提高了危重患者的救治水平。由于信息技术平台的创新优势,目前该系统已经被意大利政府用于本年度米兰世博会的急重症救治的重要支持平台。在国内也分别在深圳、江苏、山西、北京等地开展了网络化ICU以及重症医学科、急诊科、院前急救、社康管理四位一体示范课题项目。

  “互联网+支持下的可视化医学,前景远大!”晁彦公如是说。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5-08-25 11:34:2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