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邬贺铨 吴建平:缔造下一代互联网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4-8-22 原诗萌

  从1994年全功能接入互联网至今,中国互联网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对我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与此同时,从ICANN(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和IETF(互联网工程任务组)会议在中国召开,到建成全球最大的纯IPv6网络,以及贡献的RFC(互联网通信协议标准文件)数量的不断增多,中国互联网在世界舞台上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对下一代互联网的参与程度也不断加深。

  而在这些成绩背后,是中国一代互联网人默默的努力。

首个纯IPv6主干网

  近年来,互联网的用途越来越广泛,IP地址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这使国际互联网协议第四版——IPv4无法适应互联网发展的需要。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互联网协议第六版——IPv6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而所谓下一代互联网,就是以IPv6起步为核心建设新的一代互联网。

  我国建设下一代互联网的标志性举措,是2003年启动的中国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CNGI)项目。此项目得到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原信息产业部、科技部、教育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等八部委的支持,当时的五大电信运营商、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中国科技网以及一百多所高校和研究单位的参与,对我国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和产业的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2004年7月,国家成立了CNGI领导小组、协调小组,并邀请业界专家组成了CNGI专家委员会,CNGI项目开始全面实施。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是该专委会的主任。邬贺铨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CNGI项目实施的第一阶段,主要工作是了解和消化IPv6技术,开发关键产品,并建设试验网络。

  2006年9月,CNGI项目迈出了重要的一步——第二代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2)通过验收。鉴定委员会认为,CERNET2有4个开创性的贡献:开创性地创建了世界第一个纯IPv6主干网,加速了世界互联网发展的步伐;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一种真实IPv6源地址认证的寻址体系结构理论,为解决互联网安全隐患提供了重要保证;首次提出了基于IPv4的互联网到基于IPv6的互联网的过渡技术方案,为两代互联网的顺利过渡提供了保障;具有自有知识产权的IPv6路由器的大规模使用,为我国在以后互联网的建设中摆脱对国外设备的依赖奠定基础。

  在CERNET2的建设过程中,CNGI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教授吴建平和他的同事们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承接CERNET2项目的是CERNET网络中心和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25所高校,参与项目的科研人员达340多人。和CERNET相比,CERNET2无论在规模还是在要求上,难度都要大得多。

  在项目开展过程中,吴建平带领着团队,在协同作战、集体攻关和集体决策方面,作出了诸多努力。

  比如,在沟通机制上,除了每年2~3次的全体会议,CERNET2大多采用视频会议的形式,通过25个节点的网络视频直播进行讨论、汇总意见。在决策机制上,鼓励各个成员发挥聪明才智,很多科研课题都定期召开联合讨论会,每个重大决策都要通过专家委员会的集体讨论,最大限度地发挥每个科研人员的潜力。

  在项目成功验收后,吴建平感慨地说:“我很庆幸我们有这样一支优秀的团队,大家能够一起把这件事情做好。有些学校确实是克服了非常大的困难,我对于这个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感激。”

推进下一代互联网商用

  2008年,在CNGI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的基础上,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实施了“2008年下一代互联网业务试商用及产业化专项”。

  2012年,该专项的最大项目——“教育科研基础设施IPv6升级和应用示范”通过项目验收,这标志着我国下一代互联网应用已成功走完了第一步,为国内大规模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担任项目总体专家组组长的吴建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该项目在国内率先建成了100个完成升级改造并实现IPv6普遍覆盖的校园网,IPv6用户规模超过200万。同时升级了CNGI示范网络核心网CNGI-CERNET2/6IX的接入能力和互联能力,实现了中美下一代互联网10G高速互联,构成了全球范围的下一代互联网科技创新试验平台。

  同时,在CNGI专家组的支撑下,这一阶段我国还开展了从IPv4到IPv6过渡技术的研究,电信运营商也开展了相关的试验,探索在不同场景下如何进行过渡,以及相应的产品开发和技术试验工作。

  根据下一代互联网“十二五”发展意见,2014~2015年,是全面商用部署阶段。而在这一阶段,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的建设还将面临诸多挑战。

  吴建平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试商用阶段虽然取得了不少成果,但是规模还不够大,有些在试商用阶段应用得很好的技术,在大规模应用的情况下,可能会产生问题,因此需要不断地完善。

  比如网络溯源技术,IPv6地址空间大,网络溯源的空间也很大,复杂程度较高,因此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同时,吴建平指出,在网络安全方面,以及和移动通信系统结合方面,也还有一系列的技术问题需要解决。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3年下半年,在听取CNGI专家组意见的基础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了关于开展国家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城市建设工作的通知。国家筛选出了16个示范城市(包括城市群),希望发挥这些城市的示范作用,推动下一代互联网建设的进程。

  邬贺铨表示,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城市的建设,将调动各地的积极性,推动有特色的IPv6应用,为我国完成下一代互联网“十二五”发展目标,实现“十三五”发展的良好开端奠定重要基础。

  吴建平也表示,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城市的建设,以及IPv6应用的发展,将有力推动我国面向未来的IPv6网络相关技术的进步。

开放是互联网的基因

  在筹备和推进下一代互联网建设的过程中,中国互联网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在互联网的技术方面,2010年,IETF第79次大会首次在中国举行。在此次大会上,中国工程师人数超过美国,达到366人。

  与此同时,中国为IETF贡献的RFC也在不断增加。1996年,清华大学提交的适应不同国家和地区中文编码的汉字统一传输标准,被IETF通过为RFC1992,成为中国国内第一个被认可为RFC文件的提交协议。

  而从开展下一代互联网示范工程以来,中国为IETF贡献的RFC数量大大增加,截至目前已经增加到近40个,其中清华大学贡献了近1/3。

  在互联网的治理方面,2013年4月,ICANN第46次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ICANN会议第二次落户北京。ICANN主席罗德•贝克斯托姆表示,中国拥有占全球四分之一的互联网用户,这一决定体现了ICANN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在与大会同期召开的IANA(互联网数字分配机构)职能转移会议及公众论坛上,来自中网和互联网域名系统北京市工程研究中心等中文互联网社群专家代表积极发言,就过渡方案及ICANN如何提高自身问责制阐述了中文互联网社群的关切。

  作为互联网专家的邬贺铨和吴建平,也一直在为中国互联网如何更好地参与到世界中而积极呼吁。

  邬贺铨告诉记者,ICANN和IETF这两个重要的互联网机构,不是由政府派代表参加的组织,而是由企业和专家组成的非官方机构。

  因此,未来中国如何进行统一协调,让参与这些组织的中国企业和专家更好地表达出我国对于互联网治理的要求,更大程度发挥出中国对互联网的贡献和影响,是我们需要继续努力的方向。

  而吴建平则向记者强调,互联网之所以取得了快速发展,并获得了今天的发展规模,很关键的原因,就是互联网的开放基因。

  所谓互联网的开放基因,指的是互联网一方面对于传输介质是开放的,另一方面对应用层也是开放的。

  在吴建平看来,中国互联网的前途十分广阔。“世界互联网的明天在中国。”因此,他呼吁,一定要把中国的互联网建设成为真正开放的互联网,在开放的环境下,中国互联网可以发展出更多国际化的应用,同时,对于中国企业走向世界也将有重要帮助。

  同时,吴建平认为,中国应该以谦逊的姿态,积极介入和学习。“我们应该好好学习互联网的精髓,而不是动辄强调弯道超车。”吴建平说。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8-22 11:36:3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