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评价学生必须有多个维度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08-11 李丽萍 张楚

  “看见你们,我就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不久前,在第二届“寒门英才培养计划-汉能助梦行动”暨2014年清华之旅夏令营的启动仪式上,面对来自国家贫困地区的120名农家子弟,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用这句话一下子拉近了自己和这些初中生的距离。

  城乡教育资源的不均衡是当下中国无法回避的现实,王殿军希望通过“寒门英才培养计划”,让贫困地区那些天资聪颖的农家孩子,也能享受到中国最优质的教育资源,有机会成长为优秀的人才。

“最好的感恩是用同样的方式帮助更多的人”

  之所以创议并实施“寒门英才培养计划”这样一个教育公益项目,和王殿军个人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王殿军自己也是农家子弟,从陕西延安的一个偏僻小山村考入陕西师范大学数学系,又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后执教于清华大学数学系,从2007年起他担任清华附中校长,如今还在清华数学系带博士生。

  能够走出黄土地,王殿军最感激的是当年的老师:“当时我的老师都是来自北京的知青,他们给我讲了很多国家、国外的事情,让我了解到外面的世界;他们鼓励我努力学习,将来有机会去上大学甚至上清华北大。我想,比我优秀的孩子非常多,但他们没有受到这样的鼓励,没有树立这样的志向,可能就丧失了成为优秀人才的机会。”

  在上午交流时,王殿军曾特地让孩子们说说自己对感恩的理解。在他看来,“最好的感恩是用同样的方式去帮助更多的人,当年我的老师帮助我走上了相对比较成功的道路,就是让我有一天去回报社会,帮助更多的人。”

  对于这批孩子,王殿军倾注了不少心血和时间。“对这些孩子来讲,可能影响一生的事情就在那个瞬间发生了,比如我们的一个活动,一个人的一句话,一下子就会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想法。”他为这些孩子安排的课程非常丰富,除了常规课程之外,还请来名家开讲座,开拓他们的眼界。

  有人曾担心,“从全国弄过来这么多学生,食宿安全等问题难以保障”。王殿军则说,“培养人才就要冒这个险”。他对清华附中学生的培养也是如此,拓展训练、野外生存训练一样不少,“不能因为一两个人一二十年内出那么一两件事而影响一代人,有意外我们就去处理,不能因为怕事情就不去做”。

  虽然希望从这些孩子中涌现出杰出人才,但王殿军并不苛求。“我就像一个种庄稼的农民,该松的土松过了,该施的肥施过了,至于哪棵庄稼长得好,哪棵庄稼枯萎了,这就是自然的东西,不可勉强。”王殿军说自己做了30多年的老师,所有阶段的学生都教过,深知孩子能有一个健康阳光的性格,未来不管做什么都能乐在其中,并对社会有所贡献就足矣。

“我这儿的‘状元’是碰撞的‘撞’”

  2014年北京市文科状元孙一先、2013年北京市理科状元朱宸卓都出自清华附中,在如此傲人的高考成绩面前,清华附中的表现却非常低调。

  “我不会去宣传状元,他们都是清华附中正常的教育流程中自然涌现的,我也不会因为没有状元就认为附中的教育有问题。”王殿军经常开玩笑说,“我这儿的‘状元’不是奖状的‘状’,而是碰撞的‘撞’,就是撞上谁家算谁家,不能太当回事。”不过,谈到状元,让王殿军高兴的是“我们的状元是非常全面的”。

  在清华从教多年,王殿军清楚地知道当前大学生缺少什么:“很多孩子把考上清华北大当作人生目标,进来之后反而失去了动力。”

  王殿军曾在清华大学数学系担任过党委书记,每每看到有学生因为成绩不合格而被退学时感到非常痛心。在他看来,问题出在我们的中学教育没有给学生树立远大的目标。因此,他出任清华附中校长后,将“培养大气阳光、素质全面并有特长的学生”作为目标。“一个学校一届好几百个学生,状元就一个两个,上清华北大的也就七八十个,只在学生中占很小的比例。”他说,清华附中追求的是把每一个学生都培养成功。

  为此,王殿军进行了一系列教学改革:开发综合素质评价系统,鼓励学生们全面发展:开设大学先修课程,让拔尖学生不要再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重复做题中;举办了创客空间活动,提供设备和实验条件,让学生把自己的创意变成现实,为他们的想象力落地提供平台。

  这几年,王殿军最高兴的是看到学生变得越来越有创造力和活力,充满激情和热情。前不久刘延东副总理到清华附中参观创客空间时,看到孩子们的作品和创意也赞不绝口,学生设计的一些实验甚至被天宫二号采纳用作太空实验。

  王殿军担任清华附中校长以来,没有去提炼总结“高大上”的教育口号。“过程决定结果,我们把重心放在怎么做教育、怎么为学生提供平台、为学生开设哪些课程上。”王殿军说,“这些都落在学生身上,成为他们的一种素质、一种境界、一种行动,这就是教育理念的具体体现。”

不能因为诚信体系不健全就不去做和诚信建设有关的事

  长期以来,王殿军都对当前单一的高考选拔制度多有批评。“高考走到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大家都不满意但又没办法改变。”他认为,“我们应该有更多的评价学生的维度,维度多了之后我们对人的评价才能更加准确,教育的过程才能不那么极端化、不那么应试。”

  对于高考改革,王殿军的方案就是创造更多的有公信力、权威性的维度和指标去评价学生,以综合评价去选人。未来,他想要建立全国统一的大学先修课程的考试平台、选修课的考试平台和综合评价体系,希望中学生在中学做的所有有益的事情都能在最终的选拔过程有所体现,确保“每个学校会让学生在每个方面都做好,不会牺牲一些方面去保一些方面”。

  在当前中国诚信缺失的环境下,很多人认为,综合评价体系很难做到公平客观,统一考试虽然有问题,却是最公平的。对此,王殿军的观点是:“综合素质评价也可以做到很客观,学生做过哪些事情,大家怎样评价都可以客观记录下来。我们设计的评价系统根据学生做事的难易程度和意义记录不同的积分,会非常清晰地显示出每个学生在科技、学术、体育等方面的发展情况。”

  在王殿军看来,我们不能因为现在诚信体系不健全就不去做考验人们诚信的事情,“诚信社会就是要通过推广需要诚信保障的事情来建立。”他说。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8-11 18:43:4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