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山西后生两赴西藏 扎根基层愿做“甘霖”

来源:山西新闻网 2014-07-27 任思雅

  入伏后的三晋大地,时而雨水相伴,时而艳阳高照,习惯了家乡气候的我们,在故乡的土地上有序地生活着,但地地道道的并州男儿任霄泽却在遥远的西域高原上忙得四脚朝天。“稍等,我有事……”任霄泽听到有人叫他,立刻礼貌、干脆地打断了记者的采访,放下电话去处理事情。他是一位在太原长大、毕业于清华大学的援藏村官,他的工作就是这样,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只要有需要,随时投入工作。

支教一年 留情雪域高原

  在大多数人眼中,清华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的任霄泽,应该拥有一份高收入的稳定工作,西装革履帅气精干,过着红火舒坦的小日子。可他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选择参加母校第九届研究生支教团,到西藏支教一年。

  2006年10月,任霄泽以学分积排名第一的优势顺利通过了学校的选拔,第二年和5位同学一起踏上了西藏这片圣洁的雪域高原。赛艇专业出身的他凭着过硬的身体素质,被分到了海拔较高的拉萨北郊新建的西藏职业技术学院,给学生们带起了市场营销和商务谈判两门课。

  第一次来西藏的任霄泽惊讶于这里落后的经济条件,当我们已经人手一部甚至两部手机时,那里的学生却很少用手机。“我带去的手机成了公用电话,经常接到学生家长打来‘麻烦老师帮我找一下某某同学’的电话。”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成绩很优秀的藏族学生洛松次仁哭着闯进办公室,坚定地告诉我他要退学的事,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揪心的时刻。”洛松次仁的父亲很早就去世了,母亲又得了心脏病,懂事的他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决心,面部僵硬地不断重复着“我要退学照顾妈妈”。“他平时在宿舍卖方便面,假期给私人老板开运输车,还被老板用钢条打过,家里的情况确实困难,最后只好办理了休学手续。”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任霄泽离开学校时掏心窝的一番话,让朝夕相处了三百多天的48位同学潸然泪下。“你们是我这一生唯一带过的一班学生,这一年没有照顾好大家的地方很多,但我一定会是你们一辈子的班主任,以后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找我。”

  就像任霄泽舍不得他的48个学生一样,学生也舍不得他们帅气俊朗的任老师。孩子们排成长队站在操场上,眼神里流露出的满是感激和不舍,真诚地将48条洁白的哈达依次缓缓搭在任霄泽的脖子上,用西藏最尊贵的礼节欢送泪眼婆娑的老师,看他渐行渐远。

再赴西藏 当起基层村官

  任霄泽坦言:“支教之前我几乎没想过再次援藏,但支教一年后,我发现自己忘不掉那里的一切,忘不了那里的每一张笑脸,忘不了那里还需要我的帮助……”一年支教经历的所见所闻注定了任霄泽还会再赴西藏、奉献所学。

 返回北京读研期间,任霄泽与妻子袁淑颖在满是青春记忆的清华园相识相恋,不过如胶似漆的恋情也无法阻挡他再次援藏的决心。妻子袁淑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不禁感慨:“他的心已经留给西藏那片土地了,一有时间就会给我讲西藏的人、西藏的事……”

  “我的性格很倔,认定的事一定要做到。”任霄泽对自己的评价得到了父母的证实,“贵在孩子有这愿意吃苦和奉献的想法,就像他说的,上学时享受了国家最好的教育资源,毕业了就该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

  就这样,研究生毕业之际,任霄泽告别了生他养他的山西老家,告别了抚养他成人的父母,告别了思念如泉涌的恋人,以选调生的身份第二次踏上了西藏的土地,成为了清华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自成立以来,二次援藏第一人。

  再次赴藏,任霄泽直接扎根最基层,在西藏山南地区乃东县泽当镇当起了村官。泽当镇有7000多人,虽是山南地委和行署所在地,但和任霄泽学习生活过的北京、太原等城市是却是天壤之别,枯燥乏味的“写材料”生涯就此揭开了序幕。“我工作期间写的材料有不少都发表了,帮当地藏族人大代表写的材料也能派上用场。”

  近四年的时间过去了,任霄泽从一名普通村官成长为泽当镇党委宣传委员,负责文化宣传和社会管理创新工作。现在的他开始下乡,贴近群众,用自己的所学努力做一些能够帮助当地老百姓的实事。“我已经连续两天忙到半夜一两点了,感觉很充实。”从他的话语中,根本感觉不到疲惫,反而满是乐在其中。

暂别至亲 愿为藏区贡献

  “爸爸,爸爸!”晚上八点半,在拨通任霄泽妻子袁淑颖的电话后,女儿桐桐发出了清脆却让人心头一紧的叫声。“宝贝,不是爸爸,乖……”袁淑颖安抚好孩子后说,“她爸爸一般都打这个电话,电话响了孩子就以为是她爸爸,准是想爸爸了。”

  刚两岁的桐桐想象不到爸爸究竟是在多远的地方,更不会知道爸爸每次都是硬“挤”出来时间给她打电话,而此时依然在忙工作的任霄泽更不会知道,他的“小亲亲”因为初到北京水土不服,还在发烧。

  “我一般不会把家里的这些小事告诉他,他想实现工作理想就让他专心实现,我来帮他撑起这个家。”虽然没有面对面地和同样出身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袁淑颖交流,但不难想象,她一定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袁淑颖打心眼儿里明白,任霄泽做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与其沉淀于儿女情长,还不如放手让他去做男人该做的事情。相比儿媳的豁达,任霄泽的父母难掩内心的挂念。回忆起去看儿子时的情景,不足八平米的小屋里,墙上还长着霉斑,两位老人的眼中噙满了泪花,“西藏的条件肯定艰苦,自然环境不一样,生活环境不一样,吃的喝的都不一样,作为父母真的心疼儿子……”

  任爸爸说:“上一次见到儿子是去年夏天,我们去西藏看他,他根本没时间回来。”任霄泽的父母在山西,岳父、岳母和妻子带着女儿住在杭州,一年只能趁着过年和休年假回来两次的他,一般会先到杭州与妻子、女儿团聚,然后再回太原探望父母。赶上单位有事需要提前回藏的时候,父母便又是一年半载见不到儿子。

  还有两个月,任霄泽将会迎来他在西藏当村官的第五个年头,连户口都迁到了西藏的他是铁了心要为西藏做些贡献。“妻子早产两个月,女儿在保温箱里呆了半个多月,没陪爱人做过一次产检,没陪爸妈坐下来好好聊聊天,作为儿子、丈夫和父亲,我一直心存愧疚,但作为支援西部的大学生,我一定要帮助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任霄泽就像一只雄鹰,从三晋大地振翅而飞,盘旋在藏区高空,而后化作一泓“甘霖”,滋养雪域高原。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7-28 16:34:3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