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打破不合理利益格局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4-6-20 王剑

  收入分配,民生之源。但在我国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收入分配差距问题却日益凸显。前不久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调查数据验证了我国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现状。毋庸置疑,收入分配失衡是多种原因造成的,如何均衡各方利益也成为收入分配改革的难题。围绕这些话题,《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周绍杰。

  《中国科学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3年全国各行业平均工资数据说明了哪些问题?

  周绍杰: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3年平均工资状况中,信息传输、软件、信息服务业的行业平均工资水平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77倍,我认为还算是正常的。尽管这个行业也包括一些大型的、具有一定垄断性的国有电信公司,但这个行业总体上还算是竞争性行业,它的较高的平均工资水平是因为这个行业的人力资本平均水平相对较高。

  在城镇非私营单位中,金融业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94倍,相对较高,但是也要具体分析。金融业中不同业务群体的工资水平相差还是很大的,例如某些国有金融业的高管,其工资水平往往是普通金融业员工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这显然是过高了。

  另外,公布的数据显示,城镇非私营单位中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为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平均工资水平的1.49倍,明显低于金融业。需要指出的是,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的人员应该是人力资本水平最高的行业。

  《中国科学报》:您如何看待其中体现的岗位差距与行业差距?

  周绍杰:中国各行业之间存在收入差距不是新现象。行业间的工资差距主要可以归结为三个主要原因。

  第一,不同行业的劳动生产率存在差异。一般来说,对人力资本要求高的行业,生产率水平相对较高,人均工资水平也相对较高。从某种意义上讲,由于人力资本的差异所导致的工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接受的。第二,在特定时期,不同行业的盈利状况存在差异,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导致行业工资存在差异,这属于市场性因素,这也是正常的、可以接受的。第三,由于政策性保护(或市场垄断)所导致的行业间的工资差距。这个因素是不合理的,也是为广大老百姓所诟病的。

  以金融业为例,整个金融业收入结构比较复杂,收入当中有工资收入,也有年底奖金收入。特别是,中层以上管理人员的奖金收入与普通职工差距很大,但是奖金收入是否是建立在企业提高经营绩效的基础上就很难说了。

  需要指出的是,我国的资本市场还存在明显的扭曲,利率市场化改革还没有真正实现,国有金融部门还在一定程度上享受政策性保护(例如,存款利率明显低于理财产品利率,后者的利率水平更反映市场化利率水平)。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非金融企业的总体盈利能力是下降的,但是金融类企业的盈利能力是上升的,金融部门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还存在很大的改善空间。

  此外,不同所有制部门的工资差距也非常明显,城镇非私营单位和私营单位的收入差距显著。其中,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金融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最高的三个行业分别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金融业在中企业部门。同样是金融业单位就业人员,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排在第一,而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平均工资则排在第三。

  《中国科学报》:从平均工资数据来看,您认为我们属于中高等收入国家吗?

  周绍杰:实际上,这是根据世界银行定义的。世界银行是根据整个国家人均GDP的美元数进行分组,按照这个标准,我们已进入中高等收入国家。但是,很多老百姓对此并不认同,也不理解。

  对于老百姓来说,他们对于经济发展水平的直接感受是自身的消费水平。我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是低于大多数国际上同类收入水平的国家。一方面在于我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与一般国家相比要低很多。从趋势上看,我国居民收入比重从2000年有一个明显的下降,2000年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是67%,但是到了2011年的时候,这个比重已经下降到60%。这也导致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大大低于其他国家,这也是我国现阶段经济发展面临的一个突出的问题。

  因此,尽管从人均GDP的角度来看,我国已经进入中高等收入国家行列,但是从家庭人均消费来看,可能还大大低于很多人均GDP水平低于我国的国家。

  不过,近几年有一个好的趋势是,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稍微高于GDP的增长,但其是否是一个稳定的趋势现在还很难讲。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我国的收入分配应作哪些改革?

  周绍杰:首先,应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老百姓对整个收入分配状况不满的重要原因是,有些收入分配不公平是因为制度不完善造成的,而不是由市场的因素造成的。因此,应该首先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消除灰色收入,使收入分配建立在公开透明的基础上。对于国有部门,特别是一些特定行业的国有部门,应该建立员工的工资收入增长机制,监管国有经济部门高管的收入和职务消费。此外,应该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账户、个人所得账户,使得个人所得纳入统一监管。

  其次,不断提高再分配能力。应该继续完善各项社会保障,通过国家再分配的形式保障全体人民,尤其是中低收入群体能够享受基本公共服务的权利,这也是社会发展公平正义的需要。另外,我国正处在城市化、老龄化快速发展的阶段,如何让低收入人群、退休人员、农村没有收入的群体、流动人口获得比较稳定的收入以及享受基本的社会保障,是我们应该给予高度关注的。

  第三,要提高和加强国家财政转移支付在调解收入分配和缩小地区发展差距的能力。这不仅需要不断完善转移支付体系,提高老少边穷地区供公共服务的财政能力,同时也应该监测和保障财政转移支付资金的使用效率。对于政府而言,财政收入毕竟是有限的,财政转移支付资金使用的效率不高是最大的浪费。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6-20 14:25:12]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