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2013年,他成为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今年,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为河南建言献策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接受河南商报记者专访

施一公:我是河南人,中!

来源:河南商报 2014-3-11 孟令强 赵强 时文静

  2010年,刚过元旦,一篇博文让很多河南人知道了施一公,也记住了他“河南人”的身份。

  昨天,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北京接受了河南商报记者的采访。一个小时里,他侃侃而谈,真诚、自然。

  关于老家河南,他说要走科技强省的路子,要注重人才培养;关于自己,他坦陈自己只是普通人,但也要为河南做贡献。

关键词•思路

在事业上 不能知足

  2004年4月,美国国家科学院评选出新一届院士,美籍华裔科学家王晓东,成为改革开放后大陆留美人员中当选的第一人。他,是河南新乡人。

  9年后,另一个河南人成为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他就是施一公。他感叹道,河南真的不缺人才,很多人出去做得很好。

  而如今,在豫工作的院士仅有19位,远远低于北京、上海等城市,与陕西、山东等相邻省份比起来,也不占优势。

  施一公认为,其中有一些文化的因素。

  “我走到哪儿都挺想驻马店的。2010年在以色列领过一个奖,这个国家的人口和面积都与驻马店相仿,都有悠久的文化历史,两地的人民都热情好客,但差距非常大。”施一公说,以色列的科技非常发达。

  两年前,施一公曾回到驻马店,与老邻居、老同学见面,除感受到热情、淳朴之外,还有另外一些东西,“能感受到中国人的知足常乐。小学、初中的同班同学,我觉得他们非常聪明,如果出国一定是大企业的老板、大科学家。他们没有走出驻马店,在事业上、在追求上也知足常乐。”

  在他看来,如果拿驻马店与以色列相比,这就是最大的区别,而在事业上、科学上,是不能知足的。

关键词•人才短缺

知道应该做 不知道怎么做

  上述情况的存在,造成了目前国内科技界缺乏高精尖人才。在河南代表团第一次全团会议上,施一公曾发言,称如今的国内,很多人知道应该做什么,但不知道怎么做。

  “我确实觉得中国不仅是地方政府,中央政府、各部委也一样,项目都很好,总体而言,我们的科技相当落后。很多事关国家安全的都没有核心技术,原因是什么呢,其实是缺乏人才。”昨天,对施一公的采访仍以他最关注的人才开始。

  他说,很多人申请项目,“这些项目是对的,甚至请国外的专家来,这些项目也应该立项。但是很尴尬,我们做不好,就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人才。”

  他总结说,事情一定要落实到人上,“我们缺的是人才。”

  在这次全国两会期间,在任何场合,“航空港”都吸引最多的关注。施一公说,河南要建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简称航空港实验区),这是具有前瞻性的,最需要的一定是人才,项目还是需要人才来做,没有人才什么都做不成。

关键词•人才运用

成立科学发展顾问委员会 为发展提供咨询

  对于航空港实验区,施一公坦言,他怀着既激动、盼望又担忧的心情。

  “拿出415平方公里发展一个国家级的实验区,这是极大的投入。如果建不好的话,责任重大,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施一公说。

  对于航空港实验区的建设,施一公说他有个建议:“这样的大事情,靠行政领导拍脑袋、靠专家论证个别项目不行。”

  他认为,目前缺乏一种机制,“以航空港实验区为例,是不是应该成立科学发展顾问委员会,找一些没有利益冲突的科技专家,可以请在京、外省的,给航空港实验区的建设提一些建议。”

 

  以此而论,施一公认为,应该成立一个可以直接咨询省长的科学发展顾问委员会,“对河南的教育、科技相关政策提一些咨询意见。美国有总统科学顾问,管两个办公室,各有一个智囊团。通过这种渠道,民间的意见都汇集到这两个办公室。”

  这种委员会,在他看来应该是常规性的、经常性的,能够向政府提供战略咨询意见,而且不代表部门利益。

  同理,施一公说国家也应该有科学发展顾问委员会,需要一个对重大事项的科学决策提建议的部门,“这个委员会的论证不是说我们都知道要上马了,领导请我们来,说说好话就上马了。”

关键词•人才引进

培养人才的同时 要不断引进高层次人才

  回国之后,施一公曾负责清华大学生命学科的人才招聘。“从美国、西欧把一批年轻的中国学子招到清华来,来教书、做研究、培养人,也招聘了几位资深的海外教授回来。”在不同的场合,通过微博、媒体、访谈,施一公多次谈到,现在回国时机成熟了,应该回到中国来,“无论是做研究,还是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应该考虑中国,应该回到中国,中国是一个大的舞台,每个人都应该找到一个很好的位置。”

  不过,施一公也有自己的担心,“因为缺乏一批这样的人才,现阶段一些核心技术还没有突破。我认为中国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还是要尽量引进海外非常优秀的高层次人才。”

  作为一个“海归”,施一公说,海外的中国人也是中国人,“以前流传一句话,不出国不知道爱国。”

  他说,在美国的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很爱国,也很想回国效力,“这正是一个最好的机缘,不论是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还是郑州、驻马店、航空港,都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把一些真正有能力的人吸引回来。”

  中国大的发展,一些核心科技的持续发展,不仅仅靠培养人才,还需要不断引进人才。

关键词•爱国

爱自己 更应该爱祖国

  一个小时,坐在记者面前的施一公谈了很多,真诚,自然。

  施一公说,科学是高尚的,科学家不一定都高尚,“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像崇拜我的人说的那么高尚。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既然是人,会有七情六欲,会自私,会有一些不愿意告诉别人的想法。”

  不过,这种自私的小我,与为国家做贡献并不矛盾,“但非常遗憾,到现在,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还把这两点对立起来。我们经常强调集体主义,为社会、为国家做贡献的同时,忽略了人作为一个人的存在。”

  在施一公的印象里,如今的学校教育并不理想,“我们可以看到讲爱国主义教育课的老师,在课堂上可以跟学生讲爱国主义如何重要如何好,讲得痛哭流涕,学生也受感染。可是这个老师因为工资调一级,可以大闹,不觉得滑稽吗?”

  施一公说,如果我们的学生接受这样一种教育,公私不兼容,小我和大我不兼容,不能在照顾到自己利益的同时,又为国家为社会服务的话,是不可持续的。

  所到之处,包括面对学生,施一公说,他会考虑自身利益,“但我也告诉我的学生,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河南人,作为一个科学家,要更多地想这个国家的利益,这个民族的前途。”

  采访的最后,施一公用标准的河南话说,“我是河南人,中!”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3-11 11:53:30]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