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著名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接受南方日报专访分析日本军事战略

自认无力“单挑”中国 日谋建多边军事同盟

来源:南方日报 2014-02-15 赵杨

  今年4月1日,日本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将正式实施,日本5年内的防卫预算总额增加至24.9万亿日元(按现汇率约合2400亿美元),这将是近年来日本国防预算一次突出的增长。日本军力投入的重点将是“保卫”所谓的“离岛”,尤其是钓鱼岛。

  自安倍晋三担任日本首相以来,日本的国家发展方向正在加速“向右”转。各项战略层层推进、步步紧逼,试图突破战后体制,摆脱战后国际社会对日本的政治军事束缚。日本几乎所有的军事战略都在针对中国进行部署。

  如何解读日本的这些部署?日本领导人到底仅仅是出于选票考虑还是真的把“反华”作为一项重要战略?日前,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国内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教授。他表示,这一系列举动绝不仅仅是出于选举考虑,而是日本国家发展模式进行历史性转型的体现。而安倍苦苦追求的修宪,如果成功,将意味着日本可以组建“反华”军事同盟,甚至可以对华宣战。

  刘江永,国内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兼任第五届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中方委员,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中日关系史学会常务理事、中日友好协会理事、中国教育部日本教育专家组成员。

  1

  军费5年增140亿美元

  日本专心发展常规军备

  安倍执政以来,日本防卫预算增幅逐渐变大。由于没有核武装力量,日本可以集中力量发展常规军备

  南方日报:今年4月,日本新的《防卫计划大纲》将正式实施。这份文件和日本《国家安全保障战略》、2014年度至2018年度《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于去年底在日本通过。您怎么看已经或者即将实施的这三个文件,以及日本对华军事部署?

  刘江永:我认为这三个文件的出台,是有内在关联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是三个文件当中最有指导意义的总方针,也是日本第一次制定和公布国家安全战略,将被用于指导日本新成立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文件将规划和指导未来十年日本的外交与军事战略。

  新的《防卫计划大纲》是日本战后以来国家国防政策的最高级别计划书。将要实施的新大纲有几个特点。首先,新大纲把朝鲜定位为现实威胁,把中国定位为担忧和关切的重大因素,尚未用上“威胁”一词。和前一个大纲相比,这份大纲的重点是进一步加强日本在西南诸岛的军事部署和军事威慑,获得在钓鱼岛以及东海空中与海上优势。因为考虑到将来要和中国进行危机管理对话,所以在此份大纲中日本尽量避免使用与对朝鲜一样的表述来定位中国。

  2010年的《防卫计划大纲》将钓鱼岛作为主要的防卫重点,即他们所谓的“离岛”。如今再次修改,是因为自民党觉得前一个大纲是民主党制定的,对防卫“离岛”的部署力度不够,要进一步加强。

  第三个文件,《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是具体落实防卫计划大纲的、例行的军事装备计划表。过去日本每次出台新的《防卫计划大纲》,都会伴随出台一个如何落实大纲的5年军备计划。这个中期整备计划的突出特点是:明确地规定了,争取在这5年内,日本防卫预算总额增加至24.9万亿日元,按现在的汇率等于2400亿美元,年均增幅约为3%,5年总共增加140亿美元左右。

  南方日报:怎么评估这一计划?

  刘江永:首先,这是安倍执政后,日本政府在防卫预算方面作出的突出增长。前几年,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财政赤字居高不下,日本的防卫经费实际上处于一个增长停滞的状态,甚至在个别年份有所减少。而安倍执政以来,预算增幅逐渐变大。其次,虽然增幅较大,但目前24.9万亿日元的总额并不是日本过去5年防卫总预算达到的峰值,只是将近峰值。

  南方日报:但这样的经费相对于日本较小的国土以及缺乏核武装的军事力量结构来说,应该也算是不少了。

  刘江永:的确,从日本的军事实力来讲,尽管其军费增长有限,但有几个因素是我们要注意到的。第一,正如你所说日本没有核武装,其核威慑力量全依赖美国,故日本没有这方面的成本负担,可以集中力量发展常规军备。第二,常规武器部分,日本已经在国家安全战略和《防卫计划大纲》中明确指出,要维持和确保在西南诸岛的空中和海上优势。“维持”和“确保”,表明日本认为他们在那个地区有优势,这反映出日本海空装备的先进性、性能的优势。所以日本的军事实力不容小觑。

  2

  中日关系紧张根源

  在于日本谋求转型

  日本的新《防卫计划大纲》、《特定保密法》以及其军备预算框架,实际上已经突破了现行宪法的限制,在做修宪后才能做的事

  南方日报:除了具体的部署,可能更值得我们关注的应该是,日本将如何在新《防卫计划大纲》的指导下加强军事力量?他们的目的和意图为何?

  刘江永:是的。我认为,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实际上标志着日本政体和发展模式的转型。日本一边在国际上强调要按照国际法,而不是使用武力来解决问题,但其实这都是说给中国听的。实际上,它自己正在加强军力,改变现状,或者说是谋求建立对他有利的国际秩序和规则。

  这种转型不仅表现在涉外方面,而且涉及日本未来国内体制的变化。战后日本制定了和平宪法,而安倍的最大目标就是要把这宪法加以改造。自民党就是希望在时机成熟时提出新宪法。该党2010年修正的新宪法草案,主张日本组建国防军,建立举国安全体制等。另外,还要恢复日本天皇元首地位。这些都反映出安倍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让日本战后的自我约束进一步得到解放。宪法一旦被修订,日本的国家模式转型也便基本完成。

  日本二战结束前一直走的是对外扩张的、帝国主义(军国主义)的道路。这对亚洲地区的破坏性是极大的。战后日本的社会体制等没有改变,但国家模式发生了变化,走和平发展道路。现在看来,日本的国家模式又到了新的转型期。目前,日本正向右倾方向转,虽然还不能够说马上复活军国主义,回到二战前的国家模式,但也是向强军的方向转型,不是与邻为善,而是以邻国为对手。可以说,目前中日关系紧张就是源于日本国家发展模式的转型。

  南方日报:正如您所说,修宪可能是日本国家模式转型的标志性事件。根据目前的形势来看,您认为安倍的目标能实现吗?

  刘江永:我看困难比较大。2013年7月日本参议院选举,自民党企图获得大胜,然后一举修宪。但最终结果却是,自民党虽然获胜,却没有取得参议院2/3的议席,所以它不得不联合公民党一起执政。而公民党虽然在很多问题上是跟自民党步伐一致,但在修宪问题上却很慎重。所以日本要修宪,目前来看还是比较困难的。

  所以自民党现在改变了方式,把程序改了。按安倍原来设想的程序,第一步,取得参议院选举大胜;第二步,制定新宪法草案;第三步,建立国防军,出台《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制定《防卫计划大纲》。结果,这次选举没有达到预定目标,所以自民党如今调整步骤,并从某种意义上讲与公民党达成了交易:公民党不让我修宪,我可以将此程序压后,但你们在其他问题上要答应我。于是自民党原定的修宪后才进行的计划被提前。所以日本的新《防卫计划大纲》、最近出台的《特定保密法》,以及其军备预算框架,实际上已经在用一种灵活解释宪法的方式,突破了现行宪法的限制,在做修宪后才能做的事。自民党是想造成既成事实后,再回过头来指出现行宪法已经不合时宜。

尤其是《特定保密法》。该法规定得非常苛刻,比如两人谈话时,特别是媒体在采访中,如果谈及的保密事项被第三者知道了,这两人也要被定罪判刑,理由是谈话者虽然没有得到机密,但通过教唆、引诱的手段试图获取机密,就要承担法律责任。

  日本一方面要求中国扩大透明度,另一方面自己则不断加大保密程度,这非常不协调,完全是一种逆向运作。只有一个对他国有敌意的国家,或者正在备战的国家,才会这样如临大敌,采取这种政策,否则我们很难解释日本出台此法的初衷。

  3

  欲行“集体自卫权”

  意在组建军事同盟

  日本是继美苏之后,第三个试图围堵中国的国家。此举将中日矛盾一下子烘托成东亚战略格局中的主要矛盾

  南方日报:日本目前采取的这些方式,可以说正在一步一步达到安倍所设定的目标。那下一步他们想干什么?

  刘江永:他们会成立相关机构落实日本的《国家安全战略》和《防卫计划大纲》等文件。在此过程中,安倍最想突破的,就是能够行使《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集体自卫权。这一规定实际上是针对当年德、日、意法西斯集团所设立的,是为了未来可能要对这些法西斯集团进行联合作战而提出的。但日本认为自己也是联合国的成员国,因此也拥有集体自卫权。只不过一来受和平宪法的限制,二来也考虑到日本曾作为加害国受惩处这一历史教训,因此日本历届自民党内阁的态度都是:根据宪法,我们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

  但如果日本能够行使集体自卫权,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在目前日美同盟的安全构架下,美国单方面保护日本,日本没有保护美国的军事义务,除非是美国在日本国内的军事基地和设施遭到攻击,日本才可以保护,日本不能与美国在海外联合作战,这跟北约不同。而一旦能够行使集体自卫权,意味着日本可以跟北约一样,可以和美国一起开展海外联合作战。

  南方日报:那么日本此举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刘江永:这是因为日本认为,将来对付中国单靠一个国家不行,必须联合起来。如果集体自卫权被允许的话,日本将不仅可以与美国行使集体自卫权,跟菲律宾、越南、北约国家,也可以加以复制,跟这些国家联手采取军事行动。这就很危险了,将会打破战后对日本的束缚,放纵日本联合他国军事力量走向海外。万一如此,将来就算不是日本发动战争,而是日本的盟国发动战争,日本也可以参战。

  为获得行使集体自卫权,日本现在的借口是,万一朝鲜发射导弹,攻击美国在日本的军舰或设施,我们能不拦截吗?实际上,即使日本不行使集体自卫权,它还有所有国家都有的自卫权,按目前日美两国的双边条约,朝鲜只要发射导弹打击在日本的美国基地和设施,日本同样可以反击。现在日本是把这个问题当作借口,煽动群众支持“拥有并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目标。

  日本政府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对付朝鲜、中国,一两个国家不行。实际上现在他们正在组成类似美日同盟的多个版本,复制美国与日本的2+2(外长+防长)磋商的模式,组织与澳大利亚、印度等国的2+2会晤,以外交合作带动军事合作,但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是军事国防。而他们的核心议题还是东海、南海、海上空中安全自由等问题。日本其实就是试图组建暴力的多边组织围堵中国。

  南方日报:其实安倍呼吁组建军事同盟的战略已持续一段时间。安倍内阁成员的说法是要围堵中国。您认为这到底是一种战略,还是一种选举政治框架内的一种说辞。

  刘江永:这不是选举口号。说到围堵中国,实际上我们中国早就遇到过被围堵的情况。日本是继美苏后第三个“挑战者”。这样一来就把中日矛盾一下子烘托成东亚战略格局中的主要矛盾。安倍第一次执政时提出只靠日美同盟将来可能难以抑制中国,所以要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至少要建立美日澳印四国联盟。现在的战略都是那时候形成的,他会继续沿着过去的路线往前走。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2-18 13:36:3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