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最新整理报告揭示

《筮法》《别卦》与《算表》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4-1-14 李学勤

  《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后简称清华简)的整理报告从2010年第一辑开始,现在已进行到第四辑,以后还会陆续出版13至15辑。

  第一辑到第三辑里,我们已经公布了清华简的一些内容。第一辑主要是《尚书》、《逸周书》的文献如《尹诰》、《金滕》、《保训》以及和楚国历史有关的《楚居》。第二辑发表了一篇从周初到战国前期的史书——《系年》。第三辑主要有《说命》三篇——《傅说之命》、《周公之琴舞》、《芮良夫毖》。《周公之琴舞》实际是由10首诗构成的组诗、《芮良夫毖》由两篇合成,一共有180多句,是现在所能看到的先秦诗里最长的,这些珍贵遗书的发现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重视和注意。此次公布的第四辑有三方面内容:《筮法》、《别卦》、《算表》。

《筮法》:唯一保持成卷状态的竹简

  《筮法》简是在2008年入藏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到的,是唯一一个保持着原来成卷状态的竹简。众所周知,竹简是成篇成卷编连在一起的,但由于一直藏在地下、或在发掘出土时出现的种种状况再加上出土后经多次流转,一般都会散乱,但我们在整理《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时发现里面有一卷还保持着原来成卷的样子,这就是《筮法》。由于《筮法》简保存得比较好,所以上面的编号没有一个编连有误,它实际上是一个用竹简构成的帛书,我们可以推测,它的反面有一层丝织品,可以稳固竹简,这种竹简形制属首次发现。《筮法》是《易》学的一种占筮用书,系统地记述了占筮的的理论和方法,它讲了17命,比《周礼》的8命要多。在讲述17命的内容及其他的一些问题时,它举了具体的例子。比如“果”命,有具体占筮的八卦的图像,这一点很便于使用。而这些卦象都是以数字表示的,这一点与楚简常见的占筮是一致的。而且它与常见的占筮有一个特别一致的地方,那就是两个数字卦并列,每一边是6画,每一边是6个数字,两行一定要并列起来。这与之前发现的楚简占筮记录从形式上来看是完全一致的。

  从1978年中国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张政烺提出数字卦以来,学术界对此有很多讨论,但是不管如何,大家所用的材料只是为数不多的具体的占卜实例,不是作为占卜的书,所以,数字卦问题很多还没有搞清楚。此次《筮法》的整理为数字卦问题提供了新的见解,可以作为解决数字卦问题的钥匙。

  《筮法》所用的数字和我们在楚简里面看到的一样,同样是1、6为主,1代表阳爻、6代表阴爻,除此之外,阳爻有5和9,阴爻有4和8,而且总是以8、5、9、4作为一个次序出现。这点很特殊,它不是按数字的次序,而是按8、5、9、4的次序,这个次序正好和我们现在看到的竹简里面具体的记录是一致的,就是说8最多,5次之,9再次之,4在具体筮占中还没有。《筮法》的占筮整篇只用了八经卦,每个八经卦都是三画卦。值得注意的是,整部书里面没有别卦、六十四卦的具体名称,只有八经卦。我认为,这和传世的《归藏》有着相合之处。

  《筮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个卦位图,就是八卦的方位,这和《说卦》第五章所谓后天八卦基本一致。但是有一个特点,即坎、离和后天八卦位置相反。最初我以为写错了,可是我们发现《筮法》中很多地方都是这样,可见不是写错,但为什么是相反的,还得进一步研究。不仅是《筮法》这一部分和《说卦》有密切联系,卦位图中间还有一个人形——我们取名叫“人身图”——这个和《说卦》第9章大体也是相合的。但也有不同,即离卦的位置不一样,人身图中离卦的位置是在腹下,肚子的下方,这一点是不是和坎、离相反的情况有什么关系,或者是有什么共同的特点,还有待研究。

  《筮法》和《说卦》、《归藏》的关系,还表现在《说卦》第10章有所谓乾坤六子之说,有少男、中男、长男、少女、中女、长女这个说法,而这个次序正好和《归藏》的《初经篇》一致。这一点在清华简里面表现特别多,很多占筮都提到这个问题,而且有很系统的叙述。

《别卦》:与马王堆帛书的《周易》有关

  《别卦》缺了一支,应该是八支简,现在只有七支。即使缺了一支,从规律上也可以把它推出来,但不知道它的卦名。它实际上是一个六十四别卦的表,凡是八经卦的地方就省掉了,但它的位置是存在的。这个简没有序号,我们只能根据内容排列。我们在整理报告里所排列的次序,纵行是按照乾坤六子之说,上面是把乾坤六子分成乾坤分率三子排列,这个排列方式就和马王堆帛书基本相同。当然有人说就用乾坤六子打混起来,按乾坤、艮兑、坎离、震巽,这样排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个问题希望大家进一步研究和讨论。

  但不管怎样,这都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它和马王堆帛书的《周易》可能有密切的关系。特别要指出的是,《别卦》的卦名和《归藏》有关系。比如豫卦,在《归藏》辑本,就是按照宋代李过的《西溪易说》里写成“分”。可是在王家台的《归藏》简出土之后,在王家台的简上是“介”。“分”和“介”非常类似,所以可以说“分”字是“介”字的一个错字。发表王家台简的时候,发表者荆州博物馆的王明钦提出一个说法,这个字可能原来是个“余”,“余”和“介”字也很像。这个说法我个人也想到过,现在认为不对。《别卦》里的豫卦就是“介”字,和《归藏》完全一致。其他和归藏有关的地方还有很多,证明它和《归藏》确实有关系。因此,不管是《筮法》还是《别卦》,它和《归藏》和《说卦》都有一定的关系。

《算表》:迄今为止所见的最早算具

  《算表》也是我们开始整理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在清洗竹简时,我们发现有几支简比较特别,比别的简宽,上面还有红色的横线。经过进一步搜集、整理后,才知这是一个表格,表格里有数字,但这些数字有点奇怪。比如三十,三十可以写成“卅”,也可以写成“三十”,数字的写法和我们过去所熟悉的一些习惯不太相同。

  《算表》一共有21支简,每一支长43.5厘米,宽1.2厘米,只有4支上端有残缺。每一支简首部有钻孔,而在最右侧单独有一支简上都是钻孔,这个是一般竹简上不会有的。而且钻孔里面都有丝织品的残迹,这证明当初这些竹简是由很窄的丝带子捻成细线穿进去,作为一种指示性工具,这也说明它不是一般的竹简的书籍,有其特殊的性质和意义。

  《算表》的内容实际上是数字构成的表格。它的计数是十进制,通过竹简交叉构成21行、20列,分为乘数和被乘数个位、十位区,利用《算表》进行计算。

  《算表》形成于公元前305年左右,比此前发现的形成于公元前200多年的里耶秦简九九表还要早,是迄今为止所见的最早的实用算具。利用这套《算表》,不仅能够快速计算100以内的两个任意整数乘除,还能计算包含分数1/2的两位数乘法。

  (选自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李学勤在1月7日举办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肆)》成果发布会上的讲话,题目是编者所加,有删节)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1-15 14:48:5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