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追梦人 肖亚洲:让无力者有力 让悲观者前行

来源:北京考试报 2013-10-12 许卉

  18岁的肖亚洲坐在清华大学的教室里,看起来和身边的同学没什么两样,怎么看也不像“‘90后’新锐时评作家”——已发表200多篇杂文、评论,还担任过多家知名媒体的专栏作者和特约评论员。这些文章还被分三册结集出版,定名为《一个90后的社会人文沉思录》。现在他是清华大学新闻学院的大一学生。

“如果不能传达声音,我会睡不着觉”。

  在清华大学的第一堂英语新闻课上,老师让每名同学用简短的一句话来介绍自己,肖亚洲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无法对现实保持缄默的年轻人。

  “我写不好那些表达迷惘和颓废情绪的文字,只能写直面社会现实的时事评论。”他说,对社会上某些荒诞、闹心的事,他无法保持缄默。“我的内心始终蕴藏着质朴的‘道德冲动’。如果不能传达声音,我会睡不着觉。”

  事实也确实如此,肖亚洲看待社会问题的敏锐视角在读小学时就开始显现。9岁时,他就对报纸上一些批评文章的模糊用词写了第一篇评论并公开发表,从此一发不可收。

  有一次他经过路边的烧烤摊,发现浓烟滚滚,他就给市长写了封信,指出路边烧烤摊对环境的污染和危害,并给出了具体建议,后来这封信被多家媒体刊载。2006年春天,小学五年级的肖亚洲又为几个农民工子女被迫交纳高额借读费的事,给教育部门写信,最终促使该问题得到解决。

  随着年龄的增长,肖亚洲对社会现状表现出比同龄人更大的兴趣。在高中时,他的写作状态近似“疯狂”。高中的课业负担十分繁重,但他利用早晨和午休时间,匆匆浏览当天网上的热点新闻,捕捉评论由头,下午和晚上酝酿,晚自习后就躲在被窝里挑灯夜战开始写,几乎一天写一篇。

  肖亚洲写作的题材涉及了近几年出现的各种社会热点问题。细读肖亚洲的文章,没有人云亦云,总是犀利地提出自己观点。比如,在《环保部啃不动的“乌龟壳”》一文中说出“无论怎么看,建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违法项目,都像是乌龟背上的一具硬壳”的想法。

  为了不耽误学习,他经常琢磨如何提高学习效率,利用节假日查漏补缺。从高一开始,肖亚洲没歇过一个完整的寒暑假,长假和两周一次的休息也经常在教室度过。

“写作源自于爱,我不是愤青”。

  肖亚洲最初的写作冲动是对某些社会不公的“愤怒”。随着“阅读经历”的丰富和知识面的扩大,他逐渐意识到,时评作者需要的不仅是“愤怒”,还要“理智地用犀利的文字捍卫弱者的权利、呼吁对生命和尊严的维护”。他说:“我不是‘反对一切’,更不是‘愤青’,写作只是源于爱、正义和真理难以触摸时深刻的伤痛,即使是批判,最终也指向人性深处的温暖。”

  能用自己的笔,为弱势群体鼓与呼,推动社会进步,“哪怕是一小步”,也是肖亚洲乐见的。

  2011年7月,他针对外地某县一个事件所写的《“法培班”事件中的刁官与刁民》,在网上发表,一时引起了很大反响,获得网站“评论佳作奖”。

  有趣的是,该网站的几位编辑,三年时间里先后编发肖亚洲的文章五六十篇,一直以为他是名教师。

圆梦清华:将“发声”进行到底。

  2012年秋天,清华大学招生组发现了这棵好苗子,派出两位教授专程到肖亚洲的母校深入考查,通过校长、年级主任、班主任、任课老师和同班同学等,全面了解他的成长过程、学习成绩、写作水平。经过严格的笔试和面试,肖亚洲被列入“拔尖计划”。最终,他不负众望,考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走进清华,是肖亚洲一直以来的梦想。“在我高中教室墙壁上有一张‘理想榜’,同学们把自己的人生理想和理想中的大学写在上面。我填的就是‘清华大学新闻学院’。”肖亚洲说。

肖亚洲的父亲是新华社的一名资深记者,对他来说,父亲赋予他的绝不仅有观察、分析生活的能力,更有对社会的“责任感”。他说:“爸爸没写过一篇时评,但他有一种深切的人文关怀和底层关怀意识,有一种为弱者代言的身份自觉。这种态度一直影响着我。”

  来到清华,意味着更高、更广阔的平台,也意味着更多的挑战与突破。

  尽管比起同龄人,肖亚洲已经小有成就,但他却觉得以前写的时评不够接地气儿,信息的来源都是网络、报刊,自己并没有真正参与到采访中去。来到清华大学学习新闻传播学是一个全新的起点,他期待着自己可以深入新闻现场,通过自己的眼睛去挖掘事实真相。

  现在的他既不想做一名职业作家,也不想做一名传统意义上的记者,他更愿意将未来的自己定位为“公共知识分子”,继续以独立的身份去观察这个世界,去讴歌公理和正义,去揭露和抨击怪相和陋习。“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是肖亚洲的新闻理想。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10-15 11:41:1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