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科学与人文:决策的保障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3-9-23 洪蔚

  科学决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其所涵盖的内容非常广泛,除了科学规律外,其他的价值也应该被考虑进去,人文价值是其中重要内容之一——毕竟任何一个决策都是以“人”为目标,为了“人”的幸福而采取的行动。

  近代科学诞生以来,人类“上天、入地、下海”的梦想都已经实现。随着我国的现代化进程,在我们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中国人削山填海、拦河筑坝,这些工程很多打着“科学”旗帜。而面对我们土地上逐渐恶化的环境,我们不得不问:这样的决策“科学”吗?

  不久前,《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科学与社会研究所教授刘兵。

  《中国科学报》:移山造城、削山造城等行为是否符合科学?在决策的合理性上,科学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刘兵:要弄清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回顾一下科学决策的概念。什么叫科学决策?在一般的理解中,应该就是符合科学规律的决策。但从现实情形看,通常当我们想起这个概念的时候,往往是有些事已经出了问题。

  根据各种报道,以及我们日常经历的科学决策,总体看问题出在两个层面上。第一种比较简单,就是把“科学决策”四个字,当成标签贴在一些决策上,使不正确的决策,看似正确,这类事后出现明显问题的决策,严格讲都不真正符合科学规律。

  另一种问题则更复杂一些,一个决策,比如某个工程项目是否应该进行,应该如何进行,往往是具有综合性的问题,是否符合科学规律,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一个方面。科学规律本身也是复杂的,从狭义上看,科学规律,指人对自然的认识。目前,尽管科学解决了很多问题,但人们对自然的认识依然是有限的。很多项目,特别是一些规模宏大的项目,涉及的问题,有些已经超出了目前人类对自然的认识,因此这类决策尽管遵循了科学规律,但不等于不会出问题,不等于这类决策是合理的。

  谈到一个项目的综合性,也就是说一个项目除了要遵循科学规律外,还有其他的价值要考虑,比如人文关怀、自然关怀、文化关怀,这些价值不属于科学考虑的范畴,因此,一个项目即使完全符合科学规律,也不一定就是一个合理项目。

  《中国科学报》:目前我国在决策科学化方面的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

  刘兵:尽管科学不是决策的唯一标准,但能以尊重科学规律的态度进行决策,无疑是有益的。但是从目前的现状看,我们的很多决策,仅仅把科学当作标签的为数众多。很多决策根本谈不上科学,更谈不到科学本身的复杂性,这类决策往往是以政府、领导的意识为决策依据的。

  甚至有报道说,某个重大工程项目是否应该实施的决策,是由人大代表投票决定的。而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对这种决策方式表示怀疑:到底这些人大代表中有几个人,具有相关科学知识,对相关问题有科学认识呢?

  当然,大多数决策在论证过程中,有很多相关专家参与决策,但科学本身是复杂的,专家之间也会存在观点分歧,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目前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目前的决策缺乏正确的程序保障,尽管没有任何决策是完美的,但合理的程序,会使参与决策的各方意见,得到完整的表达,得到应有的尊重,以保障决策尽可能合理。

  其次,参与决策的专业人士,是否能坚持自己的立场、坚持正确的立场,并放弃自身可能的利益考虑?从现实情况看,一些参与决策的专家本身就是利益相关方,而决策的科学性很大程度上要依靠专家来保证,在这种利益纠结中,决策的科学化很难真正实现。

  《中国科学报》:科学决策与科学文化建设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刘兵:一个决策的科学性,有两个层面的内涵,一个是符合科学规律,而更深层面的内涵是,一个科学的决策,要以科学精神来进行。从第一个层面看,很多决策者缺乏对科学的基本认识,他们进行决策的依据往往是其他一些事物,并让这些事物超越了科学,导致决策的非科学性。

  从第二个层面看,科学精神的核心是怀疑和批判精神,目前我们的很多决策在怀疑性、批判性上严重不足,其中一些按科学规律来进行的决策,也存在这方面的问题。比如,一个工程项目,我们可能运用了科学理论来论证,严格按照科学方法、手段和要求来完成,但是,在项目决策、实施过程中,都严重缺乏怀疑和评判精神,导致对可能存在的风险和不合理因素考虑不足,也没有采取应有的预防态度和措施,这也是目前存在的较为突出的问题。

  而科学文化建设也包涵两层内涵:科学知识的普及、科学精神的陶冶——这恰恰是科学决策所需要的。因此,进行科学文化建设,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科学规律,具有科学精神,提高参与决策者的科学素养,无疑对决策本身的科学性是一个极大的保障。

  《中国科学报》:我国未来在决策科学化方面应如何加以改进?

  刘兵:谈这个问题前,我想先回顾一下100年前的一场著名论战——“科玄之争”。论战的一方是以丁文江、胡适为代表的科学派,主张“科学的无上尊严和地位”,把科学当作人生观;而另一方被称为“玄学派”,主要是由包括梁启超在内的人文学者组成,他们强调 “文化”和“人文精神”是人生观的核心内容。

  当时论战的结果是实力雄厚的科学派胜出,而100年后的今天看来,无论胜负,两方的观点都有其值得尊重的价值,都是留给我们的宝贵的思想财富。

  从科学决策的角度看,我一直在强调科学决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其所涵盖的内容非常广泛,除了科学规律外,其他的价值也应该被考虑进去,人文价值是其重要内容之一——毕竟任何一个决策都是以“人”为目标,为了“人”的幸福而采取的行动。因此,一个世纪前的那场论战提醒我们,在面对未来时,我们要一手抓科学、一手抓人文,而且两手都要过硬——这是未来在改进科学决策方面的一个思想基础。

  从决策过程看,保障决策程序的规范、合理,是目前急需改进的问题。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09-23 15:34:2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