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我期望论坛碰撞出思想 能够真正地影响到政策”

来源:南方日报 2013-7-2 赵杨 冯韶文 吴笛

  至于期望,我们希望未来各国政界领导多多光临。希望他们愿意到我们论坛来,表达他们的政策立场。

  我们还希望,在这个民间平台上讨论、碰撞出的思想能够真正影响政策,这也是最高的期望。

  为期两天的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6月28日在北京落下帷幕。作为中国举办的首个非官方高级别安全论坛,备受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和世界政要们的关注去年首届论坛时,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出席开幕式并讲话。今年的开幕式,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外交部长王毅也发表了他上任后的首个公开演讲。

  连日来,从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批评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政府的“右倾化”,到著名的战略家、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和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伊万诺夫谈斯诺登事件和网络安全,再到中美日韩的大使、学者们对朝鲜核问题的讨论……世界安全的各大热点在此发酵,而会场内的声音也及时地传至各国,继续引起热议。

  南方日报记者观察到,在两天18个小组的讨论中,“中国”始终是一个最为关键的词。“中国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国家之一,是维持世界安全的重要力量”几乎也成了每个发言者的口头禅。

  这一刚满两岁便已在国际上风生水起的论坛,从诞生那刻起的目标是什么?一个非官方论坛能在促进国家安全与和平上作出哪些贡献?日前,南方日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世界和平论坛秘书长、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

谈论坛举办初衷

首届开幕式曾引发轰动

  南方日报:今年是论坛第二次举办,当年创办此论坛的初衷是什么?

  阎学通:提出举办“世界和平论坛”的人是原国务委员唐家璇先生。当时他提出,现在国内智库正在研究公共外交,但是智库不能仅研究公共外交,还要进行公共外交的实践。这其实也是欧美国家智库们正在做的工作。既然他们能做,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于是,我们决定组织一个论坛。考虑了很多因素后,我们将论坛定位于安全领域。

  我们当时有一个基本判断,就是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上升,国际社会必然会关注中国在安全方面上的政策。同时,中国面临的国际安全问题也会增加。因此,一个安全领域的论坛,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有必要。

  我记得,首届论坛举办的时候,应邀出席论坛的马来西亚前总理巴达维抵达中国后,在机场对我说:“怎么样,你们中国再也不能不谈安全问题了吧?”这话很有深意。就是说,中国过去在国际上参加经济论坛很多,却很少重视国际安全方面的论坛。而今天的中国必须主动讨论世界安全问题了!

  基于这个判断,我们是有信心办好论坛的。当然,论坛得到了清华大学和外交协会的大力支持,他们承担了大量的工作。

  南方日报:举行首届论坛的时候,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亲自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可见论坛的起点非常高。

  阎学通:去年论坛举办前,我们对外宣布中国国家领导人将出席开幕式并致辞,但是哪位领导人出席我们没有披露。因此开幕那天,当习近平主席走进大厅时,全场一下子“哇”声一片。他的出席对我们来说,就是重大支持。

谈非官方的优势

避免论坛变联合国大会

  南方日报:我们注意到,此次论坛邀请的知名人士主要是前政要,您能否评估一下“前政要”言论的影响力有多大吗?这和论坛本身的定位是否有关?

  阎学通:我们论坛定位非常明确,是高级非官方论坛。这个非官方是纯粹的,因为我们经费并非来自官方,政府一分钱都没给我们,清华也没有给我们一分钱。我们的经费全都来自私企。

  因为是非官方论坛,所以我们主要邀请前政要。我认为,前政要在舆论上的影响力比现政要还大。你看鸠山由纪夫这两天被媒体围追堵截,可能比现政要的影响力还大。

  据我们统计,参加此次论坛的嘉宾中,担任过副部级以上职务的大概有40多位。为什么邀请他们与会?因为他们有从政经历,知道政策是如何制定的,不同于学者。同样评论国际安全形势,他们评论的真实性、可靠性及实用性,都会比学者要强。

  南方日报:您认为一个非官方的机构举行此论坛,有什么优势和不足?

  阎学通:从国际安全论坛的角度来讲,非官方组织的效果应该比官方组织的效果好。非官方组织邀请非官方人员,可以让与会人员畅所欲言,谈不同看法,向公众展示。如果是官方论坛,就会把论坛变成像联合国大会一样。政要们先后阐述自己国家的政策,也会让会议变得无趣,不利于相互交流。

  非官方论坛则对思想观念没有任何限制,与会人员不会受到身份的约束,可以自由交流。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可以从引导国际思想的角度来讲,我觉得非官方的安全论坛对国际思想的影响力还会大于官方组织论坛。

  南方日报:但对政策的影响力呢?

  阎学通:论坛对政策的影响是一个间接的过程。它先引导人们的思想,思想发生变化后,才会转化成为政策。这个论坛直接影响政策的可能性比较小。

  南方日报:此次论坛的成功举办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智库在中国外交中可能扮演的作用。您认为,中国政府和智库各自对智库有怎样的定位和希望?

  阎学通:据我所知,中国领导人希望建设一流智库。认为一个真正的全球性大国,其智库也应该是发达的。就像一个现代化国家,教育水平应该比较高;世界强国一定有比较强大的军事力量一样。

  我觉得首先要明确,智库一定是带有专业性的。我们现在有一种误解,认为所有的大学,都能成为智库,这个想法是不现实的。国际问题智库必须要具备专业性强、了解内情、了解外交实践情况等条件,否则,它的建议便可能缺乏操作性。

谈论坛话题设置

中国声音能获充分表达

  南方日报:一些参加过“香格里拉论坛”等国外举办的国际安全方面论坛的教授说,感觉中国在会上经常处于被动或者被责难的位置,您也多次出席这样的论坛,对此怎么看?

  阎学通:我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比较多地参加国际会议。我感觉,国际舞台上“中国威胁论”盛不盛,其实是跟着形势变化走的。比如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威胁论”很盛行,到哪开会都指责你。1997、199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中国开始和东南亚国家进行区域合作,“中国威胁论”就下降了。而“中国威胁论”第二次出现是在2010年以后。

  南方日报:我们知道,论坛组织者往往直接影响论坛的基调和主题,您认为“世界和平论坛”是否会有利于中国声音的表达?

  阎学通:你的这个说法很重要。论坛往往是按组织者的理念来设定议题和主题的,从这一点来讲,“世界和平论坛”设置的议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外交理念,这是肯定的。举个例子,我们特别强调合作,而不是追究责任,这也反映出安全理念上的差别。

  当然,我认为不是议题帮助中国声音的出现,而是因为由中国举办,我们的声音能够得到比较充分的表达。

  南方日报:目前大多数的国际会议,话语权全部掌握在西方手中。您认为应如何提升中国的话语权?

  阎学通:对于中国来讲,话语权的问题存在时间比较长。我觉得其中问题一方面是中国不去组织一些国际会议,别国组织了,便有助于别国话语的阐释。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参加国际安全论坛比较少。如果中国的智库和官员不去参加国际会议,或者参加人数少,声音能大到哪?我参加过很多国际会议,就我一个中国人,往往被孤立。而美国人一去就是一帮。

谈对论坛期望

期望碰出思想能影响政策

  南方日报:本届论坛取得了哪些成果?

  阎学通:此次论坛举办得非常成功。与会嘉宾们普遍表示,本届论坛讨论问题的实质性比上届更强。而且我们的论坛重点在于讨论合作,而不在于相互指责,所以我们没有听到相互指责的声音。我刚刚在日本参加了“亚洲未来”的论坛,有美国专家公开建议日本加强军备,遏制中国。这种声音在我们的论坛上没有市场。大家都在谈合作、谈和平解决争端。我们还发现,与会嘉宾们对于机制建设的问题非常关注,讨论得比较多。

  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就是18个分组讨论中哪一个都离不开中国。当前讨论安全问题,几乎都会提到中国。他们希望中国承担更多国际安全责任。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外国专家学者们对论坛关注程度越来越高的原因。

  还有一点,我感觉与会的嘉宾们比上届出席会议时更加认真。每个人在发言前几乎都写好了稿子,因此他们的观点得到了更充分的表达。

  南方日报:作为主办者,您对论坛有怎样期望?

  阎学通:我首先希望它的影响力逐渐提高,同时希望论坛的实质性增强。我们希望这个论坛能够真正地影响国际安全思想。我们真正的想法就是通过富有经验和智慧的嘉宾间的交流,给大家一些新启示,能够使国际社会有新的安全观念,或者建立新的安全机制。 

  至于期望,我们希望未来各国政界领导多多光临。希望他们愿意到我们论坛来,表达他们的政策立场。这一方面有助于表达他们的思想,让大家看到该国的政策趋向是什么,让国际社会更清楚该国政策;另一方面,他们来了也不可避免要受论坛上各种思想的影响。

  还有,我们也希望引起各国使领馆人员的关注。本届论坛,共有130余位驻华使馆官员与会。一些国家的大使还担任了小组讨论的主持。大使是一国政府派驻他国的代表,他们与会,必然会受到大会的影响,他们国家的政府对国际安全问题的认识也就会间接地受到影响。

  我们还希望,在我们这个民间平台上讨论、碰撞出的思想能够真正影响政策,这也是最高的期望。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07-04 12:08:5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