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吴清玉:大医精诚

来源:科技日报 2013-6-19 袁志勇

■ 人物档案

  吴清玉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保健会诊专家,现任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心脏中心主任,清华大学医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我国大陆目前唯一的亚洲心胸血管外科学会常委,美国胸外科学会(AATS)会员,欧洲心胸外科学会会员和美国《胸外科年鉴》中国大陆编委,美国胸外科医师学会(STS)会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副会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

  他在担任阜外医院副院长和心外科主任9年多(1995—2004)时间内,先后攻克了冠心病、复杂先心病、大血管病等一系列外科治疗难关。2004年他为组建世界一流的心脏中心,调入清华大学,8年来,心脏中心从无到有,成功地开展了多项目前国内外未见报道的治疗疑难心脏病的新手术,已完成各种心脏手术4000余例(2000余例为各大医院不能治疗的疑难重症患者),从出生仅11小时的新生儿到83岁高龄的老人,体重从1.75公斤到100公斤以上的复杂手术均获成功。

  引言 他医术高超,国际上顶尖的心外科专家都为他精湛的手术而感叹;他医德高尚,从医几十年来,收到的感谢信不计其数。也许用孙思邈所说的“大医精诚”才可以形容他。精,指技术精湛,诚,指对病人真诚。走近吴清玉,你会感受到一位医师几十年为何而坚守,你会理解一位医师为何几十年一直在奉献,你或许会明白何为大医之道。

  有人说吴清玉有点傻:已经当了院长,还这么拼命干嘛?

  这不,刚做完一台16小时的手术,他又匆匆走进病房看病人。

  而吴清玉却说:我傻一点,病人得救多一点。

  这就是吴清玉,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

  采访吴清玉,是在一个简陋的会议室,几张有些陈旧的沙发,一张有点掉色的桌子,头发已些许斑白的他刚刚从工作岗位走下来,还穿着短袖白大褂,兜里揣着听诊器,喝着自带的茶水,他侃侃而谈。

少年立志:成为像华佗、扁鹊一样的医生

  1968年,刚刚初中毕业的吴清玉和大多数年青人一样,回乡务农。

  那个年代农村缺医少药,村子里很多老人都有慢性支气管炎、心脏病,天天咳个不停,有的还没法劳动。看到这种情形,吴清玉很难受,无论干什么,那些老人的咳嗽声仿佛总在耳边,他非常希望自己是位医生,能帮助村里人解决病痛。

  可在那时想成为一名医生不是件容易的事,得有人带。吴清玉只好想尽办法借来《黄帝内经》《素问》《伤寒论》等一系列中医书籍,开始自学,就连干活的时候,他也会边干边背着书,书里的内容,他现在都记忆犹新,随便点一段,他都能背下来。

  在接触中医书籍的时候,他也了解了华佗、扁鹊、张仲景、孙思邈等中医大家。

  “看到他们治病救人的事迹,心里总是很激动,那时候就想成为像华佗、扁鹊一样医术高超的医生。”吴清玉说。

  上天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73年4月,国务院批转了关于高考必须重视文化课考试的意见,尽管那一年出了被“四人帮”利用的张铁生,但吴清玉还是在高考中考出了好成绩,有幸被广州中山医学院录取。

  1976年,毕业后的吴清玉来到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简称阜外医院)心外科工作,师从我国著名心外科专家郭加强教授,1982年他又获得了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硕士学位。

业精于勤:治病救人,须追求医术上精益求精

  硕士毕业后的吴清玉曾有一段时间在ICU病房(重症监护病房)工作。

  上世纪80年代初期,法洛四联症(一种先天性心脏疾病)的手术后死亡率高达10%,由于阜外医院在心外科的名气,来这求医的该病患者很多。在ICU工作的吴清玉经常见到手术后患者无力地死去。

  “看着患者活着进手术室,死着出来,心里很难受、很憋屈,有时甚至萌生不想在外科工作的想法。”吴清玉回忆,“但当医生就得有能为病人解决痛苦的本事,不应该逃避,应提高自己的水平。”

  因此,在ICU工作的吴清玉多留了个心,他详细地记录每一个法洛四联症病人的手术方法、术后的一切状况,包括尿量、心率等,比较不同手术方法所带来的不同预后。点点滴滴,这一记录就是两年,他开始对法洛四联症手术有了深入的认识。

  1986年,吴清玉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查理王子学院,在那里,他学习了世界上先进的法洛四联症的手术方法,并有幸亲自主刀,很多疑惑因此而豁然开朗。

  回到阜外医院,吴清玉开始负责一个病区,一件让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很多病人听说来了个新医生,纷纷托关系换病区。仅有一位赵姓的病人留了下来,上手术前,有人还说:明年今天将是这位病人的忌日。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回家之后还给吴清玉寄来半麻袋白薯。

  从那开始,吴清玉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做了100多例法洛四联症的手术,没有一位因手术而死亡。当做了200多例的时候,吴清玉写了一个总结,发表在美国《胸外科年鉴》上,世界心外科创始人之一C.W.Lillehei教授在特邀评论中正式评价:所得结论正确,手术结果可能是英文文献中最好的。

  总结这次成功的经历,吴清玉有一个很深的体会:要想当一个好医生、治病救人,必须追求医术上的精益求精。他说:手术台上的每个操作,都需要多年的磨练和不断改进与思考。“如果‘手术刀’是技术的代名词,其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软件’,即指挥手术刀的思想和认识,知道该不该动刀,怎样动刀,动刀后如何处理。”

  因此只要有空闲时间,吴清玉就一心钻研医术,从1990年以来,他在国内率先成功开展了Ross手术、肺动脉血栓内膜剥脱手术、心肺移植等15项高难度手术,很多曾被视为手术禁忌的患者得到彻底根治,他作为手术者和指导老师成功治愈患者万余名。

  1994年,在我国只有极少医生在个别医院能做冠状动脉搭桥手术的情况下,他提出“合适的搭桥数量及位置、高质量的吻合技术和充分恢复心肌供血是决定该手术成功的关键”。在他的主持下,培养了大批技术骨干,使全国百余家医院都能完成此种手术,通过“十五”攻关,将全国5000多例冠状动脉搭桥手术的死亡率降至1.7%(美国2%—3%)。

  2001年3月,他在国内首次为晚期冠心病患者置入体内“人工心脏”,25个月后又成功将其拆除,进行心脏移植,是国内应用该装置时间最长,成功进行心脏移植的唯一患者,亚洲未见相似报道。

  他作为第一完成人主持的“提高冠心病外科治疗效果的基础与临床研究”获2002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此外,他还主持完成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13项,获1999、2002、2003、2005、2008年5次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4项,二等奖是医学界的最高奖),获中华医学会、卫生部和北京市颁发的科技奖9项,主编、参编《心脏外科学》等专著11部,发表学术论文260余篇,培养博士50余名。

医术创新:要敢争世界先

  随着多次重大手术的成功,吴清玉在国内医学界有了名气。

  但吴清玉并不满足这些成绩和成功,他说:坚持学习和研究才能打好功底,奠定做好医师的基础,有了深厚的基础,才能厚积薄发,有所创新,不断提高自己的医疗技术水平。“而且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要敢争世界先,才能有重大创新,在医学领域做出重大贡献。”

  吴清玉用行动践行自己的观点。

  Ebstein畸形(三尖瓣下移畸形)是世界性难题,绝大部分患者以瓣膜替换为主,但术后病人要长期服用抗凝药物,以防止人工瓣膜上血栓形成,药吃少了容易形成血栓,吃多了容易发生出血,病人会多不少痛苦。美国Mayo Clinic(美国著名的综合医学中心)在1963年—2005年共进行了539例该手术,402例瓣膜置换,182例成形术,患者住院死亡率5.6%。      

  1997年,吴清玉经过多年钻研,在国际上提出了解剖矫治Ebstein畸形的新理论,独创的手术新方法可使98%的本病患者免于瓣膜替换(国外换瓣率54.8%)。截至目前,他已为136例本病患者成功实施了手术,成功率超过99%。论文在美国《胸外科年鉴》发表时,该刊主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展。美国最大的心脏中心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小儿外科主任Roger B.B.Mee给该文章撰写评论:本文介绍一种新技术治疗Ebstein畸形,对这种新技术和很好的手术结果应予以祝贺。

  这篇文章吸引了很多国际医学同行的注意,美国明尼苏达州Mayo Clinic心脏中心著名心血管外科专家德拉尼教授通过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联系,率领手术小组于2004年专程到清华大学一附院心脏中心,观摩吴清玉教授三尖瓣下移畸形解剖矫治手术。吴清玉精湛的手术赢得了美国同行的赞叹,为了表示感谢,美国驻华大使雷德先生和夫人在大使官邸设宴款待吴清玉教授和美国同行。

  除此之外,吴清玉相继在在理论和临床上解决了多项国内外心脏外科诊治难题,特别是疑难复杂先心病、危重晚期冠心病等的手术疗效居世界领先水平。逐渐地,国际同行都知道中国有一位医术高超的心外科专家。他先后应邀出席重大国际学术会议并作口头报告40多次,其中在学术水平最高的美国胸外科年会还作过专题报告(这是该年会举办87年来我国第一个有关先心病的大会报告);他组织本专业国际会议并任主席7次;他是我国继已故吴英恺教授之后当选的第一位美国胸外科学会会员;他是欧洲心胸外科学会会员和世界顶级期刊美国《胸外科年鉴》中国唯一编委;他曾6次应美国专家邀请赴国外进行疑难手术示范。

  2005年3月30日,吴清玉受国际上被誉为“washington top doctor”(华盛顿顶级心外科专家)的Jorge Garcia医生邀请到马尼拉亚洲医院医疗中心进行手术演示和讲座,在五天的时间里,他们成功完成两例难度极大的手术和三例大手术,吴清玉的技术赢到了大家的敬佩,在回国答谢宴会上,Jorge Garcia医生说:“你们所做的一切为你们的国家赢得了荣誉!”

医者仁心:救人应该才是一个医生的真正动力

  由于在医学上的成绩,吴清玉两次被破格评上职称,后还担任阜外医院副院长。但在他心里,没有什么比治病救人更有意义,没有什么评价比病人的好评更珍贵。

  1998年,凝晖(化名)的儿子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必须接受手术治疗,否则活不到成年。凝晖说:“我希望儿子能活下去,像所有孩子一样健康活泼。我要为他争取一个未来。”

  凝晖带着儿子踏上了艰难的求医路,北京的大医院他们基本跑遍了,但是没有一个医生能给他做手术。北京的白云观、雍和宫、红螺寺……各个寺庙凝晖也基本都进去过了。她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其实幸运的人和不幸的人离神最近。我不知道是否还有路可走,只知道哭。”

  一次在阜外医院的电梯里,凝晖抱着孩子默默流泪,没有注意到身边站着一个人,这一次她将成为一个幸运的人。

  这个人说:“你在哭什么?这个孩子病很重,必须尽快手术。”

  凝晖抬头看了看这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注意到他的胸牌上写着“吴清玉”,立马脑海里涌现了他的信息:阜外医院副院长、著名心外科专家……这个医院所有的心外科大夫的简历她都倒背如流。“帮帮我!”她只能说这几个字。

  在吴清玉的帮助下,凝晖的孩子完成了手术。十几年过去了,凝晖的儿子健康地长大,并考上了云南大学,为了表达对吴清玉的感激之情,她写了一封几千字的感谢信《美丽的北京》,她在信里写道:他救回的不仅是我儿子的生命,还救回我对人的信任,对社会的信任。

  看到这封信,吴清玉觉得自己当初的付出值了。

  其实在吴清玉的职业生涯里,这样的感谢他收获很多。

  一位山东东营的患者说:非常感谢吴大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位青岛的患者说:吴院长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许许多多心脏病患者活下去的希望。

  一位云南昆明的患者说:您的德高望重,您的尽职与敬业,您的精湛医术令人深深感动。

  一位福建的患者家长说:您精湛的医术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是您给了我们全家生活的希望。

  ……

  面对病人的感激,吴清玉说:“医者父母心,救人应该才是一个医生努力的真正动力。维护好人类的健康,救死扶伤是医师职责,选择了做医师就意味着愿意付出和奉献,这即为医师职业崇高的所在。”

——科研•人生——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好医师”

  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好医师,一直是吴清玉的思索。

  他说:好的医师除了追求真善美的人格,还要在漫长的医疗工作中不断学习、思考、实践和创新。做医师应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刚出校门,需要不断学习、打好基础,尽快胜任工作;第二阶段是经过努力,有所建树,很多医师会因此而满足,少数人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第三阶段是对人生和医学精神有更为透彻的认识,不计较个人名利得失,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在医学事业上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在工作过程中不断探索医学创新之路。“像唐代画马的曹霸一样,‘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若浮云’,有了这种精神,才能成为真正的好医师,成为大医。”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06-19 12:27:3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