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清华大三学生王宇 成国内跳得最高的现役运动员 虽被后勤问题困扰 但尝到了有文化的甜头

知识型冠军 “宇”众不同

来源:法制晚报 2013-5-27 邵化谦

  “从鸟巢几万人的欢呼声中走出之后,当你回到清华,发现你还是一个人,背着包,默默无闻走在路上,你会觉得,这是一种升华。”这是跳高选手王宇的心里话,他的“境界”似乎也与很多运动员不同。

  一周前,22岁的王宇还只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里一位很普通的体育特招生,上周,在鸟巢举行的国际田联挑战赛北京站男子跳高比赛中,他以2米33的成绩夺冠,从而一战成名。目前,男子跳高的全国纪录是朱建华创造的2米39,王宇的成绩排名第二。

  昨天,记者在清华大学采访了王宇和他的教练王嘉陵。他们告诉记者,“体教结合”是王宇最与众不同的标签,他可能是中国田径队里最“囧”的运动员之一,甚至要为吃饭的事发愁,同时,清华大学的培养也让王宇成为中国田径队里最“有学问”的运动员之一。

有烦恼 兼顾学业训练  清华、体校两头跑

  王宇有“双重身份”,一个是运动员:每天下午4点到6点半,他在海淀体校训练,有时还得暂别校园,参加国家队集训、四处参赛;另一个是大三学生,除了训练、比赛,他其余的时间都在清华校园里上课、自习,经常晚上写作业写到12点多,早晨7点就得起床,赶8点钟的课。“这个学期我把选修课停了,只上必修课,要不然太累了。”他说。

  最让王宇头痛的问题还不是每天骑着电动车在海淀体校和清华大学“两头跑”,而是吃饭。

  “鸡肉和猪肉我怕有瘦肉精,不敢吃。”王宇说,“虽然队里每月会发我一些补助,让我去外面吃,但我6点半训练结束,如果晚上还有课,就没时间去外面吃了。”

  “你说辛苦练出来了,一顿饭没吃好,禁赛两年,哪个受得了?”王宇的教练王嘉陵说。

  此外,王宇在训练之余的医疗后勤保障也和专业运动员比不了,他没有专门的队医、按摩师,训练后没人帮他按摩恢复。“北体大的家属区里有一家按摩院,还算专业,我训练结束了经常骑车去那儿,让人给我按按,放松一下。”王宇说。

  不过,随着王宇成绩的提升,国家体育总局田管中心和北京田径队都越来越重视他,他面临的问题也都会逐步解决。现在,王嘉陵每周都会去北京队驻地拿回几斤牛肉,塑封好放到冰箱里,每天给王宇做一袋,既安全又有营养。田管中心也在考虑让王宇搬到国家队在北京体育大学的驻地去,医疗、就餐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但王宇也没太把这些当回事。“只要你是真心喜欢这种运动,就能克服困难,吃得不好找地方吃,睡得不好找地方睡,只要你想,总能有办法解决。”他说。

有优势 文化提升境界 能背全篇《滕王阁序》

  王宇出身体育世家,妈妈曾是北京田径队的马拉松运动员,爸爸则是广东田径队的中长跑选手,王宇继承了他们的优秀基因,四肢修长,爆发力出众,天生是练体育的好苗子。当年,他正是在全国中学生比赛中夺冠,才有了被清华特招的机会。

  不过,在教练王嘉陵看来,王宇最有优势的地方不是他的身体素质,而是他“脑子灵”。2011年,王宇去南昌参加全国田径冠军赛,以2米28夺冠的同时,还把自己的最好成绩提升了4厘米。

  比赛结束,王宇和队友们去了滕王阁,面对滔滔赣江,心情大好的王宇将《滕王阁序》一气背出,让身边的队友都惊掉了下巴。

  “可惜了,当时还没有背出《滕王阁序》就能免票的规定,否则我的票钱就省了。”王宇笑道。

  不仅肚子里装的学问多,王宇脑子里的想法也与很多专业运动员不同。比如,在总结上周比赛的收获时,他说:“从鸟巢几万人的欢呼声中走出之后,当你回到清华,发现你还是一个人,背着包,默默无闻走在路上,你会觉得,这是一种升华。”

  “你看现在有许多运动员有负面新闻,包括个人膨胀、师徒矛盾,都是因为缺少文化,没有涵养,如果运动员都去学习,肯定不会这样。”王嘉陵对记者说。

  其实,王宇才接触跳高5年,但他已经是现役选手中跳得最高的人。“我自己喜欢跳高,悟性也还可以,今年初教练教我改技术,我很快就吸收了。”王宇说,“我是理科生,跳高又和许多物理知识有关,比如助跑时跑弧线,其实是用了向心力的原理,起跳又和惯性、重心有关,把物理的知识融进去,学起来就很快。”

  而且,至少在北京,通过体教结合的方式培养的运动员,都不存在改年龄的问题。“运动员年龄真实,教练在培养他们时就容易掌握规律,制定适合运动员年龄段的训练方法,对运动员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王嘉陵说。

有竞争 珍惜最强对手 自认实力略逊

  王宇在鸟巢一战成名之前,中国男子跳高现役运动员中名气最大的是来自山东体工队的张国伟。在今年3月初的全国室内田径锦标赛上,张国伟以2米32的成绩夺冠,并打破了由朱建华保持了27年之久的2米31的全国纪录。不过,在上周的国际田联挑战赛北京站比赛中,张国伟只跳出了2米25。

  王宇和张国伟都是1991年生人,二人还是国家队的室友。“国伟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一个激励,没有对手的话,可能会停滞不前,也可能高手寂寞,所以我都会珍惜我的对手。”王宇说,“何况我们俩现在还都不是超一流水平,还得多进步。”

  “跳高高度分两部分,一个是真实高度,一个是凭状态冲出来的高度,我在比赛中跳过了2米33,但我不敢说我实力是2米33,我实力也就是2米24,我有把握能过2米24,这是真实实力,剩下的9厘米,都是状态冲出来的,我训练的时候最高才跳2米21。”王宇说,“但我知道,国伟的硬实力应该在2米28,他比我强。”

  王宇告诉记者,张国伟是专业运动员,与还要应付学业压力的自己相比,张国伟的生活更规律,他每天早晨7点半起床,晚上10点半之前肯定睡觉,还早早给自己定下了2米40的目标。

  王宇表示,他不愿像张国伟那样给自己压力。“你越想达到一个成绩,可能就越急躁、越达不到那个成绩。放松去做一件事,反而会有意外收获。怎么说呢,就是妙手偶得那种感觉。”他说。

对话主角  不能浪费青春  还缺一个冠军

  FW: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

  王宇:我之前助跑的时候倒数第二步节奏不是很快,而且上栏的时候右手有点歪,冬训期间,教练帮我改了这两方面的技术。

  现在我觉得自己在比赛时还不够“激情”。你看张国伟,每次跃过杆都十分兴奋,我不行,刚开始杆的高度比较低,我就不够兴奋,杆高了,我才会慢慢兴奋起来。

  FW:现役男子跳高运动员中,实力最强的应该是卡塔尔选手巴希姆,他在室外赛中能跳到2米39,你觉得你和他的差距在哪?

  王宇:跳高非常看天赋,有人天生就能跳那么高,像NBA明星詹姆斯、格里芬,真是没办法。

  FW:练跳高这5年,成绩一直在进步吗?

  王宇:也不是。2011年,我刚上大学,是班长,经常搞好多活动,训练就不能保证了,成绩也止步不前了。后来我爸妈找我谈过话,他们之前也是运动员,很理解我的心情,他们也希望我能出成绩,对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训练有个交代。后来,我自己想通了,要认真去练,不能浪费了青春。

  FW:现在你的时间全部都用来学习、训练、比赛?还有别的爱好吗?

  王宇:我牺牲了自己的业余爱好。中学的时候爱打篮球,但现在教练不让了,怕受伤。

  FW:付出这么多,有什么目标吗?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王宇:接下来就是参加全运会和世锦赛。此外,我唯一的心愿是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总局那边说,我参加过世锦赛可能就没资格参加大运会了,但我还是想争取一下,我拿过全国中学生运动会冠军、泛太平洋中学生运动会冠军、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冠军,再拿一个世界的,就齐了。

  FW:然后呢?就要退役了?

  王宇:看情况吧,就算退役,我也不会离开田径,我希望今后的事业能朝着体育和商业结合的方向发展。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3-05-28 11:29:47]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