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孙卫涛:脚踏实地 静水流深

来源:科技日报 2012-11-7 罗飞

  在至今还不算长的科研生涯中,清华大学周培源应用数学研究中心的孙卫涛勤于研究、敏于创新、善于思考,倾心于蛋白质结构动力学和弹性波动理论研究,逐渐形成了一份沉静的研究风格。

兴趣是原动力

  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期间,孙卫涛的导师是杨慧珠教授。这位早年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机械工程系获博士学位的女科学家,于1991年回中国大陆定居,应聘于清华大学。在东西方不同文化的熏陶下,杨教授给自己的研究组带来了一种洋溢着生机的学术自由氛围。她善于激发学生的研究兴趣,使学生们化被动为主动,不断培养独立从事科学研究的能力,孙卫涛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也将这种风格传承了下来。

  在他看来,培养一个合格的学术研究人才是导师的责任,对学生的培养应该着眼于综合素质,以学术培养为准则,以人格培养为基础。脱离了学术创新性和独立性,就难以成为合格的博士学位获得者;而成熟、负责任的人格培养则是学术培养顺利进行的重要保证,二者缺一不可。“科研是一项需要长时间静心去做的事业,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欢才是坚持下去的原动力,否则,不如干脆转行做有兴趣的事,免得浪费时间和精力。所以,要尽可能地去与学生交流,挖掘他的兴趣点和内在的潜力。年轻人的求学生涯应该是丰富精彩的,不要将学术挤压成学生的唯一。同时,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特点,不可能用统一的标准去培养,批量生产出来的,千人一面,肯定不会是大师。就像陶器,一个好的作品肯定是手工制作,而非大规模机器加工的。”

  从学生到导师,37岁的孙卫涛与他的研究生之间,年龄差距并不大。他的经验和体会就显得更加亲切。他也对学生谈起自己的“过渡论”:从高中到大学是第一个过渡,因为大学意味着不再有老师盯着你做作业、上自习,如何合理利用时间进行个人管理就变得很重要;第二个阶段就是读博士阶段,本科时所学的大多是课本上的,而博士论文要求有创新,这一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就变成了锻炼科研能力。从小的题目到大的创新,不是一蹴而就。一位合格的导师,应该合理引导学生,帮助学生尽快完成从学习已有知识到创造自己的学术成果这个过渡。

做独到的研究

  2002年,为了推进清华大学应用数学研究,刚刚受邀回到清华的林家翘先生主持创建了周培源应用数学研究中心。在对研究内容的选择上,林家翘先生认为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而在生物领域,蛋白质结构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试图将蛋白质研究引入应用数学研究范围之中。在林家翘先生的科研生涯中,既曾因解决湍流领域难题而声名鹊起,也曾因星际结构研究而一鸣惊人,对于学科的跨界交叉,他一向有着敏锐的直觉,并且相信科学走到一定高度将会殊途同归。对他的眼光,孙卫涛自是信服,并坚定地选择了蛋白质结构动力学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

  “林先生曾说,要做就做第一流的科研,最重要的是不要跟风,做自己的独到的东西。跟着别人做,即使是再前沿,即使做到最好,也不过是达到人家的程度,超越起来非常困难。”

  孙卫涛坦承,初入科研之途,看问题选方向也许不那么透彻,能在林先生身边学习和研究,令他少走了很多弯路。在与林先生的相处中,孙卫涛发现,他对待科学研究十分严谨负责。有时,平常人认为显然的东西,他都会去细细追问有没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不放过一丝疏漏。在他身上,孙卫涛学到最多的就是凡事都用高标准来要求:“不要以为在科研中能欺骗别人,骗了别人一时,到头来还是在骗自己。既然认清了要做什么,就一定要耐得住寂寞。此时是‘病树’,未必不会迎来‘万木春’。不能把科研当成一场体育竞赛,只去担心输赢,关键是沉下心来做学问。基础研究本就不一定成功,而是经常不成功。我们往往想要去证明某个理论是正确的,结果反而证实是错的。我觉得这不必沮丧,至少说明了某个方法不可行,可以让别人少走弯路。”

  曾几何时,社会上处处呼吁大学校园应该“走出象牙塔”。孙卫涛说,学术的“象牙塔”精神在略显浮躁的风气下,还能为科研带来澄净的境界。“选择了做科研,一定要抱定信念,脚踏实地,坚定地走下去。对一个科研工作者来说,不要把科学研究当做是谋生手段,更多的是一生的追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说,一个作家重要的是他的作品,而不是获得什么奖项,这种经验放在科研背景下也一样,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最重要的是研究工作,而非其它。”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11-07 14:15:4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