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眼镜飞人”胡凯:我相信奇迹

来源:北京晨报 2012-08-14 王文韦

  姓名:胡凯

  年龄:30岁

  籍贯:山东青岛

  职业:清华博士在读,前中国田径短跑运动员

  成绩:2004年全国田径大奖赛总决赛100米、200米冠军;

  2005年伊兹密尔第23届世界大运会男子100米金牌;

  2005年东亚运动会男子100米决赛冠军;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首个进入百米第二轮的运动员;

  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男子100米第八名。

  外号:“眼镜侠”、“眼镜飞人”

  梦想:曾经有个奥运梦,如今希望踏踏实实生活。

  人生格言:人生最大的辉煌不在于永不坠落,而在于坠落之后总能不断地升起——曼德拉

梦想要有基础

  过去,我有过奥运梦想。对一个学生来说,高考不仅仅是决定命运,你学了这么多年,在最后这一搏里,想给自己一个交代。奥运会也一样,练了这么多年,无非是想到世界上最高的竞技舞台走一把,很多运动员在赛场上没拿到奖牌也一样开心。

  2009年我以全运会第八名的成绩退役。走下赛场时,冬日那问我有遗憾吗,我说“有,但不后悔”。虽然我没把最好的成绩展现在赛场上,但这十年的训练和比赛,带给我很多快乐、很多别人没有的人生体验。

  现在退役了,我首先是想把博士文凭拿下,再找一份不错的工作,给家人一个踏踏实实的生活。目前我已经成家了,房子还没着落,得先把这些难关都过去了,才能想更长远的,梦想是得有基础的。

达到极限体验生命

  运动场上是会发生奇迹的,而且每个运动员都相信奇迹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真正练过体育的人会知道,体育竞技是在身体达到极限时体验生命的过程,只有在达到极致时,才能品尝到和平时不一样的感受。

  一个射击运动员,是在不断晃动中寻找三点一线,最后一枪敢不敢射出?一个篮球运动员,在最后一秒出手时,会不会想到这是一个绝杀。很多人可能一辈子不能体会到精神和身体达到极限后的快感,但运动员无时无刻不在经历这样的考验。

  所以很多运动员选择带病坚持,未必是领导和金牌作祟,未必是假装和表演,我们有这样的信念和意志要最后一搏,想体验这样的人生经历,并且喜欢那个奇迹产生的过程。这可能是不练体育的人天天看田径比赛,也无法理解的。

考清华时蹬飞起跑器

  我高三上学期正式练短跑,原动力就是山东高考太难,虽然选择这条路更苦更累,但毕竟多了一条出路。

  我参加校运会,跳高和200米都达到国家二级运动员标准。启蒙教练发现了我,并问我学习成绩如何,我说班里前十,他说你就保持这个状态肯定能上个比较好的大学。我们学校的跑道很差,还经常进车,冬天下雪时,压了很多车辙印,第二天就冻住了。我们练力量和爆发力时,要腰上绑着橡皮带拖着轮胎跑,有几次正跑着,轮胎卡泥印子里了,整个人被拽得倒退,就像放慢动作一样。

  练了3个月,我便去参加清华特长生的测试选拔。之前我没用过起跑器,在清华测试时,起跑器松动了也不知道要调,结果一下把起跑器蹬飞了,我看别人已经跑出去了,心想不跑了,如果跑了,成绩撵不上更没法说。就让师哥去和教练说说,教练看我大老远跑来,便又给了我一次机会。跑完后,成绩10秒30,教练就决定收了。

  胡凯说:“运动员的命运最终是一颗流星,一划而过,它的职业特点决定了,没有常青树,亲眼见证了2008年这一幕,我现在心态平和多了。”

曾经两年没见过父母

  在清华时,我曾经两年没见过父母,五个春节没回过家,没人逼着不让我回,就是赛制和训练太紧,和教练商量后,觉得没有时间回。

  每次大家拖着箱子走了,我迷迷糊糊睡醒发现整层楼都没人了,那感觉就像整个人被掏空了。走在校园里,路灯不亮,食堂没人,澡堂也关了,就像跟这个世界隔开了,挺孤独的。

  我经常伤病,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也有伤,之前为了冲击奥运会,参加的比赛太多了,一些老的伤病无法及时恢复,没有表现出人生最好的成绩。

  一些对手、朋友明着跟我说你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后面还有新人,我没法反驳,但心里觉得不能放弃,还想再试一试。在我最后一次重大比赛——全运会时又受了伤,当时抱着很大的信心,冲着冠军去的,但临决赛前,腿抽筋特别严重,最后成绩第八。

运动员就如流星一划而过

  2008年北京奥运会给我冲击最大的,不是开幕式,不是100米进入第二轮,不是接力区犯规,不是奥运村里大吃大喝的满足,是当宣布刘翔退赛时,鸟巢里几万人的叹息声。

  当时我就在现场,一个师弟参加4×100米接力,我在鸟巢内的一个监视器里观赛,当从喇叭里传出刘翔退赛的消息,就听到整个赛场“嗡”的一声,声浪好像把整个鸟巢都震了一下,那种感觉能直击到人的内心。

  练体育的哪个都不容易,我也很不易,但我觉得运动员一旦到了这份儿上,太不容易了。我从没为一个运动员在心里纠结到这种程度,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觉。这时候你会觉得不被外界理解,我努力干我喜欢干的事情,如果干出成绩是一番情景,干不出成绩又会是另一番情景。

  在刘翔退赛的那个时刻,无论是力挺他的国人,还是曾经的对手,都会很难受。如果你习惯了别人的赞扬,一旦你没能达到大家对你期盼的成绩后,又不懂自我调解减压的话,你就会摔得很疼,这就是所谓的“捧杀”。

  说到底,运动员的命运最终是一颗流星,一划而过,它的职业特点决定了,没有常青树,亲眼见证了2008年这一幕,我现在心态平和多了。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8-14 14:20:3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