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清华物理系学生 一年半前查出 如今同窗即将毕业 室友期盼——

他回来 穿着学士服毕业

来源:法制晚报 2012-06-27 徐天

  熊伟和何冠男曾以为,这会是一场最普通的毕业旅行。

  目的地是安徽铜陵——同室好友王冲的老家。一屋四人,曾相约毕业后去彼此家乡一游。

  如今,两人却不得不悄悄南下,瞒着哥们儿王冲去看他。

  王冲,就读于清华大学物理系八字班(2008级),一年半前查出患有恶性肿瘤,卧床已久不见好转,甚至拒见旧日同窗。

  同学四年,宿舍哥们儿却无法一起穿上学士服毕业。

  但在其他三人心里,毕业时刻,无论以何种方式,王冲都不会缺席。

人物介绍

  王冲 清华大学物理系2008级学生,家乡安徽铜陵,出生于1991年4月4日。

  在这个宿舍,还住着何冠男、熊伟、程德华3个物理系学生。

兄弟情深

        何冠男 没能一起去台湾 但赢来的奖金归他

  前天,当何冠男和熊伟坐上去铜陵的火车时,何冠男仍然害怕王冲会对他们避而不见。

  半个月前,当他们小心翼翼地问已经回老家的王冲愿不愿意见他们时,王冲丢出了一句狠话:“别来,否则和你们绝交。”

  不过何冠男仍然觉得,他手里攒着一把也许能点亮王冲心情的火。

  自台湾自助游开放后,王冲一直对宝岛很憧憬。

  几个月前,何冠男和宿舍另一个男生程德华曾想着要带着他一起去台湾。

  但因为第三次化疗,以及没有明显好转的身体,王冲拒绝了。

  原本以为这会成为他们和王冲之间的遗憾,何冠男和程德华却得知,某网站正举行一个台湾游的视频大赛,如果自助游视频能赢得投票的第一名,可以得3万元奖金。

  他俩专门去了趟台湾并制作了视频,还拜托了不少同学帮着投票,最终拿下这笔钱,捐给王冲。而这一次,何冠男就带着这个消息去见他。

  这个他缺席了的台湾游,总算也有了和他有关的一部分。

  其实这个宿舍早已经习惯了“总有王冲一份”。大一入学,男生们都爱去超市买酸奶,却只有王冲一口不碰。

  于是他们养成了习惯,每次去超市都买三瓶,再给王冲带点别的零食。

  如今,他们酸奶仍是三瓶三瓶地买,小零食却再也不曾为谁带。

  熊伟 报销药费 毕业前最后替他跑趟腿

  上周五早晨的天气一直阴阴的,熊伟独自走在清华大学校医院的楼梯上。

  拐弯,上楼,再拐弯,他终于把盖着校医院和铜陵市一家医院公章的表格交了上去。

  他检查了一遍报销详单,给王冲的爸爸打电话:“叔叔,表格交上去了,大概7月份就可以领报销的医药费了。”

  这是他毕业前最后一次替王冲一家跑腿。

  得知王冲生病是一年半前的农历新年,王冲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因排泄不好,去医院检查,发现腹部有个肿瘤。

  熊伟原以为会是良性的,谁知最后的结果,却是全世界才发现不到两百例的促纤维增生性小圆细胞恶性瘤。

  医生都束手无策,熊伟唯一能做的,便是筹款,上周的募捐活动,他们为王冲筹得11万,可对这个已经负债累累的家庭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带着一份遗憾的心情,冒着可能被王冲拒之门外的风险,熊伟和何冠男来到了王冲家门口。  

  铜陵的天气始终闷热,他俩都有点透不过气。无论之前想过多少次,看到王冲时,他们仍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昔日同窗瘦脱了形,腹部因积水肿胀。熊伟一遍遍地说着他们有多想念他,而王冲则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一直摸着自己的鼻子,低着头,并不说话。

  程德华 没能同拍毕业照 但他会有毕业典礼

  昨晚,因事没能去铜陵的程德华,独自一人在宿舍收拾东西。

  他看了看对床,暗色的帘子、空荡荡的铺位,手里的动作慢了起来。

  他是这个宿舍最早和王冲认识的人,在进清华之前,他俩就有着联机打游戏的“交情”。所以开学后程德华特意换到了这个宿舍,睡在了对床。  

  因为大部分选课相同,他俩会结伴上课、去实验室。其他时间,两人也经常同时在宿舍宅着。

  只要程德华一抬头,总能看到王冲窝在那里玩游戏。  

  王冲得病后,程德华一个人在宿舍时,还会下意识地叫出王冲的名字。

  最近的一次小规模散伙饭上,他喝醉后嚎啕大哭,不是感怀大学时光不复返,而是想起对铺的兄弟,他怎么也吃不下那口“散伙饭”。  

  虽然程德华将离开,却还是觉得四年没有过完,“因为王冲没有一起毕业”。

  毕业前夕,同宿舍的同学为王冲准备纪念册,册子上贴满了大家给王冲拍的各种照片,全班同学都在上头写了祝福话语,一位任课老师甚至贡献了自己保存的王冲的满分试卷。

  纪念册的开篇语由物理系的大师杨振宁先生亲笔写下:“要乐观,不要着急,会好起来的。”   

  这本册子跟随何冠男、熊伟一起到了铜陵,他们还告诉程德华,7月初拍学士服照的时候,他们三个的合影会再给王冲寄过去,以了却他不能一起毕业的遗憾。

  程德华却破天荒地说了不:“我相信几年以后,他能自己回来穿上学士服,从清华毕业。他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毕业典礼。”

对话王冲爸爸

他想回清华读书

  王冲因为目前身体情况并不太好,情绪也不稳定,很少和外界联络。他每天躺在床上休养,隔段时间就去医院抽一次腹积水。他的爸爸最终决定代替他接受记者的采访。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发现病情一年半来,治疗效果如何?

  王爸爸:王冲做了两次化疗,一次放疗,情况始终没有好转。西医说已经山穷水尽,所以,今年4月,我们回老家找中医治疗。而且王冲有点筋疲力尽,我们就让他回到熟悉的环境中养一养。

  FW:一年半来,欠债很多吗?

  王爸爸:20多万吧,家里的积蓄早花光了。

  王冲妈妈精神已经不太行了,一直卧床。我的工作也在去年停了,家里没有经济收入。现在治病的钱都是亲戚朋友借给我的。

  FW:你觉得现在王冲最需要什么?

  王爸爸:一是治疗方案,这个病全世界都很少,没有针对疗法,所以我们还没有找到哪个医生能给出好的治疗方案。换言之,我现在甚至不知道他的病处于什么期,是不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统统不知道。

  另一个,则是资金。欠了这么多钱还没还上,每个月又得花几万,资金是很大的问题。

  FW:王冲有什么愿望吗?

  王爸爸:休学后,他一直自己在念书。他很想能治好病,回清华去,就算出国不行了,他想保研,想接着读书、毕业。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6-28 14:51: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