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吴毅恒:青春安放查果拉

来源:经济日报 2012-03-31 黄建华 罗未然 李光政

  一路向西,一路向西!

  越野车不停地喘着粗气,翻过了数十座耀眼的雪山。

  “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那个最高的山口就是查果拉,距此仅有20多公里!”早春时节,新战士吴毅恒踌躇满志赶到塔克逊哨所,却被班长颜红林告知前方大雪封山,上查果拉至少要等上两个月。

  遥望查果拉,吴毅恒盼望着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吴毅恒,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09级学生,去年底入伍进藏时刚刚度过自己的19岁生日,是清华校史上首位赴藏服役的大学生士兵。新兵连的战友们起初有些不明白:一流大学的高材生,为什么要到草都不长的地方找苦吃?

  “我不怕吃苦,也不怕缺氧,我就是要证明,‘90后’是敢于担当、大有作为的一代。”吴毅恒以自己的率真赢得战友们的理解和掌声。他告诉记者,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部队最艰苦的地方去,是他选择军旅的初衷,“这样能使自己的人生得到真正的锻炼,使自己的能力素质得到提高”。

  从首都北京来到雪域拉萨,高寒缺氧带来的身体不适和紧张艰苦的新训生活,曾让这位来自江西抚州的学子产生过巨大的心理落差,引发过思想波动,但他都一一咬牙挺过。“望着蓝天下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望着战友们脸庞上泛起的朵朵‘高原红’,我胸中激情如火,浑身充满了力量,常常想起训练场上班长的吼叫:高原战士,只有倒下才能被抬下山!”

  新兵四连指导员潘振华对吴毅恒的印象特别深,倒不是因为他是首位赴藏服役的清华学子,而是因为他的“标兵范儿”:一次强化训练,吴毅恒出现头昏、气短等高山反应,班长何林岭让他吸点氧,可他坚决不吸,还说,“吸氧会产生依赖性,战场上哪有氧吸啊?只有在恶劣环境里练就过硬本领,才是真正的合格兵!”

  新兵营第一次组织3公里越野,吴毅恒拖了连队后腿。他给自己定下目标:别人跑一趟,自己跑两趟。每天早晨,吴毅恒总是第一个起床,战友们集合出操时,他已跑完了3公里!

  在新兵营,吴毅恒绝对是个焦点:每天中午、晚饭后,操场上总晃动着他的身影,细嫩的手掌磨出一个个血泡、一层层老茧;为跨越400米障碍,他多次跌倒在地,左脸被沙石蹭得皮开肉绽……经过持续高强度训练,他胳膊上的腱子肉绷紧了,小腿肚的肌肉更结实了,对高原缺氧环境也适应多了。

  下连综合考核,吴毅恒以全优成绩拔得头筹。作为首位赴藏服役的清华学生,他最大的愿望是到西藏军区海拔最高、条件最艰苦的查果拉哨兵所淬火加钢——人生“清华”在军旅,挑战自我的机遇绝不能放弃!

  2月28日,新兵下连,吴毅恒豪情满怀地写下申请,强烈要求去西藏边防海拔最高的查果拉哨所。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臧跃军亲自批准了他的申请,勉励他“争当优秀大学生士兵,做祖国和人民放心的边防战士”。

  位于西藏岗巴县珠穆朗玛峰一侧的查果拉哨所,海拔5318米,大雪封山期长达6个月,是西藏日喀则军分区“爱国奉献模范营”岗巴营的一个英雄哨所,1965年底被国防部授予“高原红色边防队”荣誉称号。查果拉有多艰苦?日喀则军分区司令员方建国、政委周中庭告诉记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级给查果拉哨所编制了几十头骡马和牦牛。没想到,这些身强力壮的“战友”上哨所不久,便一匹匹悲壮地倒在凛冽风雪中。

  “山高人为峰,不管前路多么艰险,我都要把青春安放在红色的查果拉!”吴毅恒发誓,“开山后登上人生高地查果拉,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守卫好祖国的每一寸神圣领土!”

臧跃军 选择吃苦,就是选择成长

  西藏高寒缺氧,海拔4500米以上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驻守在这里的边防官兵,意味着要比常人吃更多的苦、奉献更多的爱。可是,超乎寻常的代价并没有阻止他们走向雪山的坚定脚步。每逢新兵下连,都有大批英勇无畏的战士,义无反顾地走进冰封雪裏的边关哨所。

  清华学子吴毅恒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毅然决然地告别自由、浪漫、温馨的大学校园,选择了与军旅相伴、与雪山共舞,何其从容潇洒、乐观豁达!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一位哲人也说过,苦难是最好的学校,吃苦就是最好的修炼。历经苦难的人更加懂得珍惜生活、热爱生命,更加懂得无私奉献、艰苦奋斗,这世上就再没有他吃不了的苦,战胜不了的困难。苦难辉煌,像吴毅恒那样主动选择吃苦奉献的战士,定能获得幸福成长的营养,人生之路也会因此走得更稳,走得更远。(作者为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3-31 13:11:31]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