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他们为什么选择西部

——甘肃武威清华大学选调生调查

来源:光明日报 2012-02-21 宋喜群

  北京某家银行,北京东城区公务员,家乡辽宁选调生,甘肃选调生。这是一道曾经摆在清华大学法学院2011届硕士生蔡程程面前的选择题,甘肃的工作机会是最后出现的。此前,她已经和银行签约了,并被同学私下里排入清华法学院08级五大高薪女生榜。

  “我要的是什么?我的价值难道只用年薪来衡量吗?”那段时间蔡程程一直在问自己。

  这也许是每个清华西部选调生都曾经历过的选择和追问。

选择西部,源于责任和使命

  “为什么选择西部?”这是记者对在武威工作的7位清华选调生分别问过的问题。

  “想认真地做点事情,哪怕自己是祖国建设中的一块砖头,也争取搬到最需要的地方去。”2010届法律硕士王德超说。

  “大城市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这里也许更需要我。”2011届本科毕业生杨康说。

  “学校鼓励毕业生选择西部,我也能感受到西部对人才的需求和发展的强烈愿望。”工学博士、武威市工信委副主任拟任人选罗开双说。

  “父母同意我来甘肃,但签约前,父亲还是打电话问我到底想干啥。我就说,清华是中国的清华,国家培养了我这么多年,应该争取为国家多作些贡献。”工学硕士、2010年选调生康石说,他今年才还清助学贷款。

  也许学生时代的他们给出的答案,会华丽些,会充满豪情,当他们青春的年轮经历西部基层岁月的打磨后,铅华退却,留下的是对理想和未来更平实的解读。

  工程学硕士、凉州区黄羊镇副镇长、武威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拟任人选孔祥明坚信,清华毕业生奋斗20年,肯定能得到想要的物质生活,余生衣食无忧,“可是20年以后做什么?”

  “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立大志,入主流,上大舞台,成大事业”。这些话是清华园里经常能听到的话。

  当清华大学所倡导的责任感、使命感最终成为学生选择的时候,外界的不解依然存在。“好不容易上了清华,又到一个西北乡镇上去了,这孩子瞎了。”曲阜老家有人这样评价孔祥明当初的选择。“我当时想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后来担心自己干得不好,人家再说我瞎吹,就没说。”孔祥明笑着对记者说。

  “这些天周围的同事、朋友一直在问我为什么要来甘肃这个地方,我一直在纠结该怎么回答。今天若有所思,我的想法是,不回答其实就是最好的回答,对于这些人来讲,‘为什么’其实远没有他们来到这个地方,并必将在此度过很多难忘的岁月这个事实重要。”这是清水乡干部、武威市外侨办副主任拟任人选焦三牛,2011年9月15日凌晨在个人空间留下的文字。

  那时候还很少有人知道焦三牛是谁,很少有人关注一群青年学子选择了西部,更少有人知道这群青年心中的梦想。

在西部,每天都能感受成长

  蔡程程最终选择了和银行解约与甘肃签约,成为当年来甘肃的14名清华选调生的一员。“作出内心的选择是需要勇气的。”作最后决定的前两三天,她彻夜无眠,父母很高兴女儿能有更高的志向,“他们的支持给了我很大的动力。”

  “不能因为我是女生就特殊照顾我,我要和男生有同样的锻炼机会。”这是蔡程程向组织部门提出的唯一要求,在2010、2011两年来武威的7名清华选调生里,她是唯一的女生。

  尽管蔡程程有了很多心理准备,当她坐了七八个小时汽车,一路颠簸满身尘土来到武威的时候,东部与西部巨大的反差还是让她流泪了。

  “去甘肃是你自己的选择吧?去之前有人告诉你条件很好吗?你去甘肃是为了享受物质生活吗?”电话那头的母亲硬硬地甩下三句话,这个东北女孩的信心和决心又恢复了。

  来自陕西汉中的杨康,是武威市凉州区黄羊镇项目专干。去年刚到黄羊镇的时候,办公室来了位老汉问事情,老汉临走时,杨康把办公桌上的一个苹果递过去,老汉拿着苹果高兴地走了,“小孙女喜欢吃,我给她带回去。”“一个苹果就可以拉近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杨康很感慨:“这是我的基层第一课。”

  “喝老百姓一杯酒、一碗水,老百姓感受到的是尊重。”蔡程程和杨康都来自城市,他们说,“如果不在农村工作一段时间,有些事情就永远不会懂。”

  “每天随身带个小本本,随时记下基层工作的点滴,有时候还会把自己的思考写成文章。事情不忙的时候,到老乡家喝喝茶聊聊天。”王德超说:“感觉挺棒的。”

  康石是武威首个百亿元项目的基层主要参与者,现任凉州区清水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候选人。他告诉记者,有一次,金大快速通道拆迁工作遇到些阻力,他去做工作,了解到这家的孩子要高考了,就和他们说,“孩子高考填报志愿的事我包了。”工作很快就做通了,这家的孩子顺利考上了兰州的一家高校,康石和这家人成了好朋友。“老百姓很简单,你诚心对他,他就诚心对你。”

  2011年8月12日深夜,孔祥明在网上个人空间里,留下这样的文字:

  去年夏天,一些群众来镇政府反映情况,情绪很激动,我就招呼他们:“都到我的办公室来。”

  进了办公室,老百姓的第一句话是:“大镇长,你是吃粮食长大的吗?”这句话让我很汗颜。那段时间干旱无雨,水库没有水,都是泥汤,不光群众,镇领导也很着急。
  
  老百姓提了两个要求:“第一,你跟我们到地里看看庄稼还能不能活。第二,我们是走着来的,你跟我们走着去。”
 
  我就跟他们边走边聊,老百姓也有骂人的,骂就骂吧,我还是要把事情给你说清楚。把情况说清楚,疏导了群众的情绪,避免了问题的扩大化,过了几天下雨了,旱情得到了有效缓解。
 
  孔祥明的叙述带着很多无奈,他说,以前在书上看到基层的好多问题,觉得难以理解,现在渐渐懂了。
 
扎根西部,自豪成为武威人
 
  来甘肃前,一位老师叮嘱蔡程程:“可能几年内,没人重视关心你,但你要坚持下来。”让她没想到的是,“武威心态这么开放,发展的愿望这么迫切”。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就迎来了一次面向全国公开选拔的机会。她连续闯关,成为武威市安监局副局长的拟任人选。
  
  谈及武威,这7位选调生无不充满热爱和钦佩,出去碰到人问,他们都会很自豪地说:我是武威人。
 
  蔡程程告诉记者:“从市上到乡里,很多干部一个月就休一天,工作日加班就更平常,在这样的氛围里,自己的责任感也就更深切了。”
 
  这次公选前,孔祥明曾和其他几位清华选调生说:“如果这次我们都不能通过,那该为武威庆贺一下。面向全国公选,主要是要吸引全国的人才,如果我们都没选上,证明武威把更多的人才吸引来了,武威的发展就更有希望了。”
 
  “武威虽然还贫穷,但是干劲很让感动。市委书记火荣贵以身作则,全市干部的思想观念都在转变,工资提高了,当然工作也比以前多多了。市委组织部李明生部长,才49岁,长期过度劳累,我来这一年多,就发现他老了很多。还有更多的领导干部都是经常要加班到很晚,他们正在以牺牲自己为代价换取武威的发展。”说起这些,孔祥明很动情。
 
  2011年7月,孔祥明、康石的妻子都通过招考来武威工作了,他们拉开架势,要在武威扎根了。
 
  “在西部工作一年多,更懂得感恩和回报社会了,西部还有那么多人很贫穷,我们得到的幸福够多了,武威发展的软环境很好,选择武威是幸运的。”王德超说,他是这次公选的落选者。“不会因为落选影响情绪,本来也不是朝着那个来的,平时还要多积累,干好本职工作。”王德超说。
 
  “多一些对祖国的使命感,多一些对社会的回报感恩之心,如果能有更多的大学生在毕业前想想这些,立志于西部发展的学子再多些,西部改变贫困面貌的速度就会更快些,这对于西部、甚至我们的国家就是不得了的事情了。”这是在武威的清华选调生们对校园中的学子们的寄语。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2-02-21 16:16:0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