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大学生辅导员:最基础的教师岗位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1-09-14   雷嘉

  从进入大学校园的那天起,大学生首次作为成年人开始独立生活。挥别父母温暖的手,迎来的是辅导员有力的手。这些只比学生大五六岁的年轻人,就住在学生宿舍里,在学生需要的时候伸出手给予辅佐和引导。在北京各大高校里,约有6500名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坚守高校教师中最基础的岗位,把大学生辅佐送上成人之路。

  近日,记者跟随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兵器定向班”的2011级新生辅导员齐兴达,从清晨6点到午夜1点,体验了他伴随新生军训的辛劳一天。

  ■基层岗位:大学生辅导员
  ■出场人物:齐兴达
  6:05
  ■比学生提前10分钟到集合点
 
  早上5点50分,齐兴达和每天一样准时起床。军训早操是6点15分集合,但齐兴达要求自己比学生提前10分钟到。七八分钟后,兵器定向班的30名学生陆续到达,他开始大声但简要地提醒大家整军容:“帽子、胸牌、拉链、裤腿。”学生们随之从上到下整理一番,很快,他们班的队伍就整好了。其实,上述时间都是“齐兴达时间”——比北京时间提前5分钟。因为自己带的是军事定向班,学校对其的期望和要求非常高,齐兴达从新生军训开始就对学生和自己严格要求,第一个举措就是把手表调快了5分钟。虽然没要求,但班里的学生很快就发现了,也都跟着把手表调快。
 
  清华有50多年的“双肩挑”传统——选拔思想觉悟高、学业优秀的研究生,兼任本科生辅导员,他们要一肩挑学业科研,一肩挑学生生活和思想工作。齐兴达是在车辆工程专业攻读博士第二年时,被选中兼任“1字班”辅导员的。
 
  8:00
  ■单独指导“僵硬”学生
 
  早饭后,上午的军训正式开始。虽然训练由军队的教官负责,但辅导员也闲不着:拍照、观察各人表现、留意各人健康状况,有时还要对教官顾不上的学生单独指导。比如今天,齐兴达发现班里的一名学生训练特别认真,但动作总是特别难看。教官没时间对他单独辅导,于是齐兴达上。站军姿时,他站在学生身后小声提醒纠正;走正步时,他跟学生面对面单独练。一个多小时下来,两人都汗透了衣服,但学生的眼神里终于有了自信。
 
  趁着站军姿,齐兴达还做了一件事:把自己的饭卡飞快地塞进一个学生衣兜里。站军姿时学生不准动作说话,因此只能干瞪眼抗议。原来,在前一天军训时,齐兴达发现这个学生脸色苍白,有点儿虚弱。一再追问后,学生才承认自己“饭卡里没钱”,一直没在食堂吃饭,靠在小卖部买零食果腹。齐兴达又心疼又生气,连忙向他解释:饭卡是与银行卡关联的,银行卡里没存钱,饭卡里自然没钱。因为军训时没时间去银行,齐兴达要把自己的饭卡借给他用,但他不肯接受,只好趁站军姿时强塞给他。
 
  上午的训练中间有15分钟休息,但齐兴达歇不了,他要忙着为受罚的学生安慰鼓劲,给教官送水,给学生们送来饮水机和润喉片,天气特别热时还和另几个辅导员凑钱买来8个西瓜,全排刚好一人分一片。
 
  19:00
  ■被新生问得一脑门汗
 
  军训期间每天晚上7点到9点是新生教育活动,今天的主题是:如何过好有意义的大学生活。齐兴达私下告诉记者:“在大日头底下走正步累,晚上开会更累,因为要讲好多话。”他先是以师哥的身份现身说法,为新生讲述自己的本科学习体验,对大一生活提出建议,然后关键时刻到了——回答提问。这些90后的新生问得五花八门而且坦率,常把他这个80后问得一脑门汗。比如:怎么才能所有考试都过、大学期间怎么入党、怎么能拿到奖学金、定向班毕业时找什么工作好、汽车系女生这么少去哪找女朋友……
 
  晚上也是发现学生思想动向的时机。军训的第一次新生教育,齐兴达就发现一个学生情绪不对劲。后来私下找他一谈才知道,这个学生非常喜欢物理,但高考成绩达不到清华物理系的分数线,在师长的建议下改报了汽车系的兵器定向班,但现在身为定向班学生很自卑,情绪非常低落,面对齐兴达诚恳的眼神,没说几句话眼泪就掉了下来。“头一回遇到这场面,当时真有点儿蒙。”这个有点儿大大咧咧的东北小伙子向记者坦承。稍稍镇定一下后,齐兴达开始用自己的经验耐心给他做工作:汽车专业和兵器集团都很需要物理人才,将来考研和就业有很多选择……几个小时说下来,一直默默听、不说话的学生终于脸色有所缓和。此后,齐兴达嘱咐同寝室的同学多跟他聊天,请军训教官多给他表现机会,几天后,这个学生的脸上再未出现过沮丧的表情。
 
  22:00
  ■“串寝”
 
  一天的军训结束了,但齐兴达的工作还远未结束。晚上10点是规定熄灯睡觉的时间,这时,他走出自己的辅导员寝室,要把自己班里25个男生的5个寝室挨个走一遍。用清华辅导员的行话,这叫“串寝”。催那些洗衣服慢的学生快洗,催促还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学生赶紧睡觉,嘱咐身体有恙的学生吃药……5个寝室走下来,快了半小时,慢了要一小时。
 
  这天“串寝”时,他还要帮一个男生为脚上药。这个男生患有一种罕见的遗传病,站立或走路久了,脚底会疼痛、起大泡。于是齐兴达就和教官商议好,减少他走正步、齐步走的时间,多参加唱军歌、打军体拳等项目。尽管如此,他的脚上还是经常串起大泡,每天晚上都要消毒、上药。看着男生上药时龇牙咧嘴但决不喊疼,齐兴达很为自己的学生感到骄傲。
 
  1:00
  ■结束一天工作
 
  学生公寓楼里的热水晚上11点关闭。所以“串寝”后,齐兴达赶紧去洗了个澡,否则去晚了就只能洗冷水澡了。洗漱完毕,晾起衣裳,打开电脑,齐兴达终于开始了晚上属于自己的时间。这3小时时间有时他花在自己的学业上,但现在刚开学,有很多辅导员的案头工作要做,今晚就是这样:回工作邮件,向班主任和大一工作组提交今日汇报,写今日班情记录,制作详细的班级通讯录,建飞信群……最耗时的工作是统计全班学生家庭经济状况:每个新生提交的三页家庭经济状况说明书要逐一录入学校专用信息平台,平台会根据学生每月饭卡消费记录等情况,自动计算出每个学生的经济需求系数。以后,辅导员要定期查看系数,和班主任一起跟经济困难的学生谈话,视情况给予资助。
 
  凌晨1点,齐兴达终于合上电脑,上床睡觉了。而与他同寝室的两位担任辅导员的博士还在实验室里忙碌,“那俩哥们儿都要2点才回来。”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1-09-14 14:28:1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