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追思两院院士王大珩:他的国防与科学观永远鼓励我

胡思远

  7月29日在重庆给军训的教师与学生讲“海洋战略与南海形势”的国防教育课,因为中央刚刚颁发了加强国防教育的指导文件,此项工作是在国际特别是海洋局势紧张的情况下进行的,职业要求我们必需全力以赴!但没能参加当天王老的告别议式,成为心中隐隐的痛楚。遁于天国的王老,请原凉学生的不能两全。

  虽然王老离开了我们,但他的那些精到科学的国防与科学理念,却永远鼓励着我们这一代人去努力奋发!

  那年我有机会给王大珩院士拜年,并且共进午餐,聆听了王院士关于科学与国防问题的一些谈话,对当代国防和科学理论的一些重要观念问题,王院士都有精辟的论述。事隔一年后的春节,因科研工作需要我有幸三次与王院士见面并聆听其重要谈话,至今仍然就像是昨天的事情。

“对于国家来说,经济如同吃饭,国防如同空气”

  在王院士的家中,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注意到王院士家的大书柜。四件代表性的现代作战平台模型醒目地摆在四个不同的空间。中国的卫星模型在最上层,下边是歼击机,再是一辆国产坦克,最下边是我们自己造的导弹驱逐舰。王院士进一步说,一个人几分钟不吃饭不要紧,但是几分钟不呼吸,人就不行了。这就好像一个国家的国防,如果国防不强,一个国家便没有在今天这个世界上生存的能力了,而且非常快地显示出效果。经济呢,对一个国家来说如同一个人的吃饭,一天不吃饭不要紧,但一周便不行了。经济是国家国防发展的长期的基础,没有经济当然也是不行的。

  王院士认为,一个国家,经济是吃饭,国防是空气,这两点是国家的基础。一些霸权国家过去和未来,也正是从这两个方面对我们进行动作。我们如何办,这是不能不考虑的,不能不警示的。我们当前的国防技术是个弱项,如果不再快快地发展,我们的国防,便会从技术方面出现落后挨打的新的历史局面。打仗需要找弱点,人家现在是在找我们的弱点,我们的弱点是什么?最大的原始弱点就是技不如人呀。这是我们今后几代人都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王老的面前放着一大堆文件与材料,一个大放大镜就在他的手上拿着,说话的时候,他还时不时地仔细认真地在这些材料中搜寻着有关内容,然后用例子说明和加重他的观点。

最重要的基础是精神上我们忘我地工作,而不是“为我工作”

  说这个问题时,王老显得特别沉重。他首先说了自己的高徒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副研究员蒋筑英的事迹。多少年了,王老似乎还在为这位早年英逝的弟子特别地痛苦着。王老说,蒋筑英在光学科学研究中勇于探索,勤于实践,刻苦钻研,埋头苦干,对我国光学传递函数理论及测试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蒋筑英患有多种疾病,但他忍着病痛为科研事业日夜奋战。1982年6月15日,终因过度劳累引进病情恶化,以身殉职时年仅43岁。历史到了今天我们可以说这是中国光学科学事业的大损失。

  谈话中王老对今天一些学有所成的科学人才和成果非常高兴,但也对有些学术研究者的学风特别不满意。王老略有所思地说,虽然我年龄大了,但有些话我还是要说的。我们的国防需要基础投入,但最重要的科学技术基础也许是我们今天忘我的工作精神,而不是有些个别人的“为我工作”。我们这老一代的人是习惯了把做事放在第一位的,个人生活其次。我们做起事情来,从来不会从个人生活的角度去考虑问题,都是从国家考虑,从事业考虑。无论是怎样艰苦的地方,大家都是高高兴兴地打起铺盖卷说去就去了。
 
  用不着多想,我自然地就将王老说的这些精神与当年的“两弹一星”的科学家们联系在一起了,一种光照日月千秋永在的东西,让我辈们在民族的伟业面前今天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科学是一种知识体系”
 
  王老是科学界的老前辈,治学上巨大的成功让我当然不放过问王老对科学真谛的独特理解。王老说,当今的科学技术正以日新月异的速度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这一点我们都感觉到了。那么到底什么是科学?实际上我的大学教育中说的不多而且轮廓也不大清楚,许多情况下都对知识肢解了。现在我们真的需要对科学本身做一番深入的认识和反思。
 
  王老说,科学是一种知识体系,它是对现实物质世界的局部或整体表现出的各种事物和现象做出客观的理性的认识。科学来源于实事求是,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实事”就是以事实为依据,“求是”就是要找出事物出现的所以然。科学的真实性更在于经得起实践的再检验,有时候可能是反复的检验,所以我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经不起实践检验的理论和行为,都是非科学的。
 
  现在我们说的现实世界是一个统一的世界,科学对灵魂世界或神的世界是持否定态度的。然而,从人类对世界认识的历史过程来看,有神论是原始的,人们是从知识甚少的过程中生存过来的,这一过程延续了几千年的历史,而人类认识科学只有几百年的历史。人类从有神论到认识科学,是思维认识的革命性飞跃。今天谈科学和现实世界,包括宇宙整体的全部内容,自然也包括人自己。所以,今天既有自然科学,又有人文科学。两者都对人类社会的进步起着具有历史意义的决定性作用。
 
  王老说,今天在我们迈入知识经济信息时代的时候,科学精神不仅对于科学工作者很重要,而且弘扬科学精神已成为整个民族社会活动的基础需要,而这一点却是我们非常薄弱的方面。
 
“科学不是用斗量米那么简单”
 
  我按王院士的谈话思路,问科学方法最重要的是什么?王老没有犹豫,脱口而出:科学不是用斗量米那么简单!科学的量化一直是确立事物规律性最有说服力的手段和方法。对自然科学是如此,对人文社会科学也是如此。不是说今天所有的科学知识都能够科学量化,但知识的量化与方法的量化,在今天已经越来越多的场合开始使用计算机来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这是为能更有效地把事物科学量化的具体表现。已经可以说,二十一世纪是数字化世纪,如利用数学模型进行虚拟现实试验等已经取得很大成功,这是今天科学发展的总体方向。我们与先进国家的一些差距,可以说主要也是这种“数字鸿沟”差别上,我们在军事上也是如此,虽然我们的卫星遥感和数字化地图等有了不少的进步,但其精度的应用方面还有比较大的差距呀。
对非科学与伪科学等等,王老深恶痛绝。王老说,有人把理性认识不加分析和验证地用在有效范围之外,有经验主义、教条主义的表现,包括牵强附会、弄虚作假、剽窃他人的创造成果,还包括数字统计上的弄虚作假等等。
 
  解决这些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坚持创造思维的能动性,开拓进取;坚持无保留地采用数字化手段,靠数字说话;针对社会上还存在大量非科学现象和思想因素,积极弘扬科学精神,同一切非科学和反科学的东西进行必要的、长期的斗争,这些是科学工作者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而这些问题的关键又在今天的青年人,这不但要办好“一流的大学”,还要办好“一流的小学”和“一流的中学”呀,要从小做起。
 
要倡导“创新文化”
 
  这些年我们改革的许多成绩,都是一种创新的结果。但比起世界科技的发展速度来,我们缺少的还是创新不足。现在是方方面面都说创新,但创新的东西应该说还是嫌少了些,我想原因当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大家容易忽视,这就是“创新文化”的问题。
 
  我们常常说的技术推动,社会需求,但真正的背后还有一个创新为动力的问题。我想造成一个创新的文化气氛,各个方面都能做创新的事情,这样就会渗透到我的各项事业,当然首先是科学研究工作上。
 
  王老说,我们的国家那么多的博物馆和纪念馆,但内容上大多是历史内容,相比起来科学普及的内容,特别还有对未来科学幻想的东西,对未来的发展设想方面的东西太少了。各种“史馆”不少,说明我们的文化历史深远,但科学与未来的东西太少了,不利于我的创新。
 
  像航空、航天,像信息网络技术,生物工程技术等,要向方方面面的人传播,形成一种未来的创新的文化气氛,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提高我们国民的基本素质,我们的发展也才能永远有后劲。
 
  当时,王老还说到了春节北京的近200个庙会那么热闹,但除了“冰糖葫芦”等传统的项目外,还有什么是瞄准未来科学的呢?
 
是男人就要有力!
 
  与王院士谈话时,我生怕话说长了影响他的休息,但我想错了。说着说着,这位90多岁高龄的老人突然伸出了手要与我握手。我没有反应过来时,王老就将我的手攥住了。让我吃惊的是我感觉到了一股只有青年人才有的力量!
 
  “是男人就要有力量,力量首先就体现在你见面时的握手上”。王老说。
 
  我不解,但又不便细问。王老回忆说,当年在美国的芝加哥大学读书研究时,他们认识的一个导师就将收研究生的标准中加了一条握手的力量。因为要作实验呀,力量不足,体力不强,如何能坚持几个连续的昼夜在实验室工作?
 
  德智体全面发展,这也许是世界各国对教育后一代的一个基本标准。我感叹王老健壮的身体与智慧的思维同在,我也担心与感叹今天许多大学课堂上抬头一片眼镜的文弱书生们的未来事业。(作者单位 国防大学)
 
  来源:科技日报 2011-08-17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1-08-18 08:29:32]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