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大公报独家专访杨振宁──清华我的起点我的终点

来源:大公报 2011-04-29

  7岁搬进清华园,81岁由美归根于清华。有关清华大学的故事,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的讲述无疑精彩生动。他接受大公报独家专访时,借用英国诗人T. SEliot的诗句形容:“(In my beginning is my end, in my end is my beginning.)我的终点就是我的起点,我的起点也是我的终点。”

  清华大学工字厅东北方向,有一座红墙灰顶的建筑,这就是著名的科学馆,清华最初的四大建筑之一。杨振宁办公室在科学馆二楼。1928年父亲杨武之受聘担任清华数学系教授,办公室就在一楼。杨振宁子承父业在清华执起教鞭。历史就是这样,蕴含某种相关,却又无可名状。

  这座由美国人墨(H. K. Murphy)设计的办公楼,门额上镌刻铁铸的汉字“科学”和英文“SCIENCE BUILDING”。恢宏穹拱的欧式古典建筑,夏日非常凉快,杨振宁小时候常跟随父亲到办公室,“他做他的研究,我用我的小桌子做我的暑期作业。”这一帧帧清晰如昨的图景,恍若眼前。

  “宁儿似有异禀”

  11时多,阳光正好,透过高大的窗户为屋内洒下一层金色。各种物理公式填满的一块黑板,占据整面墙壁,在这座物理学家的城堡里,他更像一位兢兢业业的布道者。浅蓝衬衫,搭黑格羊毛背心,杨振宁的打扮精心甚至有些时髦,他让我提问尽量大声一些,“我的耳朵不大好”。此外,90岁的他思维敏捷,毫无老态。

  旧中国在杨振宁的字典里是贫穷。“农村孩子不仅没有机会受教育,饭也吃不饱,能在这样学术气氛很浓厚的园子里长大,是我很大的幸运。我在清华前后住了8年,对童年的回忆是非常幸福的。”

  用庚子赔款建造的清华学堂,被视作“国耻纪念碑”。清华人骨子里雪耻报国的理念异常强烈。父亲从小让他熟读《孟子》,临终前又为终身为傲的长子留下:“有生应感国恩宏”。

少年杨振宁一次看了物理学家艾迪顿写的《神秘的宇宙》,书里用通俗的语言,讲述20世纪初年物理学的大革命,相对论、量子力学,看了以后向父母亲说将来要得诺贝尔奖。有心的父亲记下这样的话:“宁儿似有异禀”。从某种意义上说,清华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风洞象征国运昌隆

  清华的记忆说不完,道不尽。杨振宁又忆及小学时清华园建造起全中国第一个风洞,非常轰动。“航空工程必须有风洞,现在看来这个小得不得了。中国的航天事业现在有极大的风洞。这风洞的大小就象征了100年中华民族走过的道路,也象征了清华园正在走的道路。”

  清华的一草一木,一泓碧水,荷塘月色,都那么亲切。就连当年在清华西院住的房子如今还在。杨振宁深情地说,每天走到那附近,那时的空气还可以回味到。抗战期间,清华和北大、南开合起来成立西南联大,“我在西南联大念了4年本科,做了2年研究,后考取清华留美公费赴美读书。很少有人在成长的时候,像我这样跟一个学校有这么密切的关系。”

  2003年,杨振宁应时任清华校长王大中院士之邀,成为清华大学高等研究中心荣誉主任。搬回清华园,他挥笔写下:“耄耋新事业,东篱归根翁”。“清华是我最后努力的事业,这是义不容辞的事情。义不容辞是理论上的说法,还有很深的感情因素在里面。”

  “中华民族在我小时候是非常困苦的时候,对前途的希望非常渺茫。今天新中国的崛起是非常瞩目的,我认为,20世纪世界最为重要的大事就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其影响超过了20世纪的许多大事,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新中国的高速成长,我能参加在其中贡献力量,这是我个人非常幸运的机会。”

  以中国血统自豪

  1957年12月10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音乐院大礼堂举行,诺贝尔奖章终于头一次落到中国科学家手上。杨振宁作了一篇充满历史感的演说,在西方世界给予的巨大的物质奖励和荣誉成就面前,他毫不犹疑地说:“我为我的中国血统和背景而自豪。”以自己的中国血统和背景为荣这一点,在杨振宁的一生中从没有动摇和改变过。

  “我亲眼看到这个清华园慢慢扩大到今天的大小,比30年代我儿童时大了十倍,学生的数目多了不止十倍,前沿研究达到的程度也非常惊人。”

  在杨振宁看来,清华是所特殊的学校。在清华百年校庆之际,杨振宁以一位校友、学长、教授的身份寄语清华学子:“我知道,清华的学生绝对会符合大家的期望,会好好念书,好好做研究。把今天的清华和5年、10年前的清华相比,就知道有了长足的进展,显然长足的进展还会继续下去,所以我对清华的前途是十分乐观的。”(孙志)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1-04-29 16:17:2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