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凝固的记忆

——忆吴冠中先生

来源:人民日报 2010-07-05

  1月24日下午,忽然接到吴冠中先生的电话,说半个小时后到我家楼下小张家翻拍画,再到我家坐坐,看看我近期的新画。

  翻拍进行的很顺利,十几幅彩墨全是吴先生的具象和半抽象的新作。色彩的单纯、浓郁,墨色大的块面的强烈对比,线条恣肆飞舞流动,很是抓人。作品传递着旺盛的生命力,比年轻人的画还朝气蓬勃!似纵涂横抹恰随心所欲,是心灵流淌出来的炉火纯青的境界。吴先生爱引用钱鍾书的一句话:看作品就够了,何必一定要看下蛋的鸡。

  当吴先生来到我新装修好的小画室,对我作画环境有所改善深为满意。

  像往常一样,先生边看边把画分成三摊,然后再分别分析一类好在哪里,三类差在哪里。当先生发现有几幅画有新的突破时,脸上流露出由衷的欣喜。

  这天他又给我传授了一个经验:对模特儿画的速写,由于时间、环境和心境种种因素,总会顾此失彼。但写生是很重要的,写生中包含着你作画时对对象的真实的感受,即使画的有毛病,也是活生生的。在静下来的时候,对着写生原作你再画他三遍到四遍,每遍都要保持原来感觉的同时又要加进理性的处理,做加减法,主要是减法;同时要顾及到画面布局、节奏、对比日臻完美,保证你会画出满意的作品。

  作为艺术教育家的吴冠中,91岁了还跑到72岁的学生家里授业、解疑、答惑,是何等的感人。

  我曾不止一次骄傲地说过,我的母校是二三流的艺术院校,可是我拥有一流的老师!

  我看先生还没有倦意,便搬出新买的十几本《吴冠中画语录》、《吴冠中百日谈》,请先生签名后再送给同学和好朋友,先生满足了我的奢望。

  先生知道我喜欢读书,几十年来每当他有新书和新画册出版,都要签上名给我留一本,我的书柜中有吴冠中先生作品的专柜。以至于有时媒体采访先生时,哪篇文章在哪本书里找,他都会叫记者打电话来咨询我,先生给我留下的书籍是我精神上的宝贵财富,我时常翻阅每每总有新的体会或收获。

  记得2003年,先生查出肝病,住在北京医院治疗,常叫我去医院陪他说说话,一天,看到先生病床前放着用杂志背面空白页为他的研究生钟蜀珩和刘巨德夫妇在外地办画展写的文章,我深深感受到先生对艺术后生的博爱胸怀。其实他们并没有要求吴先生写文章,但他俩收到先生文章的传真时,激动感激,泪注如雨……

  今年4月26日那天先生从医院打来电话,说是照例体检。他问起我的近况,我说照CT右肺上部有个阴影,但大夫说没事。吴先生在电话里似开玩笑说:谁都有阴影,到处都有阴影,光明终会战胜阴影。后来我才知道,先生说此话时,已查出自己是肺癌晚期!一生唯物的先生早已超越了生与死的界限。他是用幽默来化解我对自己身体的敏感啊!

  6月初,一连几天我都在夜里梦到先生,心里很不踏实,6月4日,我给先生发短信:我做梦都想先生了,如果先生允许的话,我想去医院看您。回信说:谢谢关心,正在治疗中,说话不方便,就不说话了。顿时我想起先生曾对我说过他的老师吴大羽,生病不让人去探望,是老师不想学生看到他虚弱的样子。

  我心头一紧,想起了我们聊天时说过,死了不搞遗体告别,不开追悼会。这话还是由钱鍾书遗书引起的,不留骨灰却是半年前和先生的一次电话里说的。

  至今我不能接受先生的离去!先生真的走了,他的艺术、他的人格是永远的财富,他,姓“中”,灵归大地。此刻我耳边响起先生的教诲:每一个画家最终是靠自己的作品说话的。

  我们怀念吴冠中先生时,就走进他的画里……(赵士英)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07-0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