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张光斗的做人三原则

来源:科学时报 2010-06-09

  “他这一生可以用8个字总结:奋斗一生,奉献一生。”张光斗的学术秘书、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教授王光纶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说。

  张光斗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首批学部委员,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是中国水工结构和水电工程学科的创建人之一。

  从抗日战争时期在四川为军工生产建设一批小型水电站,到三峡大坝全线建成,张光斗的身影伴随着当代中国水利水电事业的发展历程。

  自1963年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王光纶就一直跟随张光斗做其学术秘书(曾因“文革”中断),总结几十年来的相处岁月,王光纶说:“老人做人有自己的原则,他给身边人的感受是‘身教重于言教’。”

  原则一:爱国

  “大学毕业不久,我就跟随张光斗工作。先生教育我如何做人、如何做学问,言传身教使我受益匪浅。”王光纶说。

  张光斗教育王光纶最重要一点就是,做人首先要做到“爱国”,要热爱辛勤养育自己的老百姓,“先生在这方面身体力行,确实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张光斗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34年考取清华大学水利专业,先后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哈佛大学取得水利和工程力学两个硕士学位,之后又获得在哈佛攻读博士学位的奖学金。

  然而时值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张光斗毅然放弃优厚的生活待遇和继续深造的学习机会,决定回来参加抗日救国。

  其导师、国际著名力学专家Westergaard得知他这一决定,对他回国深表惋惜,不过对这位青年人的爱国之举还是表示出了敬重和理解,他表示,哈佛大学工学院的大门永远对张光斗敞开。

  1937年11月,张光斗一回到国内就立即投身到祖国的水电建设事业中。他带着新婚的妻子把家从繁华的上海搬到了偏远的四川穷山沟,先后在龙溪河、瀼渡河上修建了一批小型水电站,为长寿和万县的军工生产提供电力,支援抗日战争。

  1947年底,美国联邦能源委员会派驻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的总工程师柯登即将期满回国,由于在南京长期与张光斗共事,柯登对其工作能力和为人十分欣赏。临行前,柯登多次劝张光斗举家赴美,还可共同在美国合办工程顾问公司,但这一切都遭到张光斗的婉言拒绝。

  张光斗说:“我是中国人,是中国的老百姓养育了我。我不能离开我的祖国,我有责任为祖国的建设效力,为养育我的老百姓服务。”

  原则二:无私奉献

  每当有人问起张光斗,为什么要选择水利事业时,他总是回答:“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国家和人民的需要!”

  “这正是伴随张光斗一生的诺言,更是他为之奋斗的不懈动力。”王光纶说。

  跟随张光斗近50年,王光纶感受最深的就是:“先生把全部心血都奉献给了祖国的水利事业,即使在极端艰难的逆境中,他的奉献精神都丝毫没有改变。”

  而无私奉献正是张光斗教育王光纶做人的第二个原则。

  王光纶回忆说,1976年,唐山地震波及密云水库,白河主坝上游砂砾石保护层发生滑坡。为了抢险加固,张光斗不顾年迈体弱急忙从外地回京。当时火车抵达北京站已是深夜,早已过了末班公交车的时间,年过花甲的张光斗只好自己背起行李徒步往清华走。幸亏途中遇到一位好心的货车司机,顺路将他带到了中关村。

  张光斗从中关村走回清华园的家中已是凌晨3点。稍作休息,天一亮,张光斗就赶公车去了密云。

  由于当时张光斗仍在接受“文革”审查,因此他被告知:此次加固工程的设计由他负责,但不准在设计图纸上签字。面对不公正的待遇,张光斗依然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他每天奔波在大坝工地,认真检查施工质量,对设计图纸一张一张地审核,然后交给“负责人”签字。

  “我是为人民工作的,让我签字也好,不让我签字也好,反正我要对老百姓负责。”张光斗说。

  1979年夏,张光斗唯一的儿子在北京突然病逝,年仅37岁。当时王光纶正陪同张光斗在葛洲坝工地审查设计,为了不让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给老人太大打击,王光纶只得谎称学校有重要会议要他回京。

  回到家中,得知儿子过世的消息,张光斗两眼直瞪瞪地看着泪流满面、悲痛欲绝的老伴,一言不发地呆坐着。在儿子的追悼会上,张光斗是被人搀扶着走到儿子遗体前的。

  “老人身体抽搐、欲哭无泪,几乎瘫软在那里。”王光纶几乎哽咽。

  可是,就在儿子追悼会后的两天,张光斗竟拿出了近万字的《葛洲坝工程设计审查意见书》,并让王光纶立即送交水利部和长江委设计单位。

  陪伴张光斗大半辈子的王光纶感慨:“张先生这代人心里只有奉献。”

  原则三:求真、敬业

  1945年4月,张光斗再次从美国求学回国后,相继出任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副总工程师、设计组主任工程师、总工程师,参加三峡工程的勘测和规划工作。

  王光纶告诉记者,20世纪90年代,张光斗虽已进入耄耋之年,但考虑到身为国务院三峡枢纽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副组长,他仍坚持每年2到3次去三峡工程现场指导工作。就在他95岁高龄时还提出要去三峡工程现场,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这一要求被拒绝。

  今年4月28日,清华大学为张光斗从事水利水电事业70周年召开座谈会。张光斗道出了内心的遗憾:“我很想去三峡工程再看看,但我年纪已经很大了,可能去不了。”

  “但张先生的这一生并不遗憾。”王光纶说。

  从1937年张光斗投身于祖国的水利水电建设事业,数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为之奋斗,他踏遍了祖国的大江大河。1937~1942年,由他负责设计的桃花溪、下清渊硐、仙女硐等水电站,成为中国人自主设计、施工建成的第一批水电站。

  1951年,他负责黄河人民胜利渠首闸的布置和结构设计,首次在黄河下游成功地破堤取水,为下游引黄灌溉开创了一条行之有效的道路,将黄河水引入下游两岸农田成为中国人开发利用黄河的又一大胆尝试。

  1958年,张光斗作为总工程师主持设计密云水库,设计中他大胆创新,在我国率先采用了深厚覆盖层混凝土防渗墙、高土石坝薄黏性土斜墙、土坝坝下廊道导流等革新技术,密云水库实现一年拦洪、两年建成。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张光斗曾先后为官厅、三门峡、丹江口、葛洲坝、二滩、小浪底、三峡等数十座大中型水利水电工程提供技术咨询,对工程枢纽布置、结构设计提出了许多极为有益的建议。

  如对葛洲坝工程,他提出炸掉原处于江中的葛洲坝岛,以增大泄洪闸和电站的布置空间。这一建议对改进枢纽水流河势、保证大江截流和扩大电站装机具有战略性意义。

  再如对二滩拱坝枢纽布置,他坚持主张坝内、坝外多种方式结合的泄洪方案,并形象地将此方案比喻为“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比喻一直被同行专家传为佳话。此方案的采用对保证枢纽运行可靠、确保大坝安全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对于三峡工程,三期施工导流底孔方案正是张光斗提出来的,这一方案的实施对保证三峡工程施工期的顺利通航和整个工程的按期完成发挥了重要作用。

  王光纶介绍说,张光斗不但注重为工程设计提出具有远见卓识、行之有效的方案,而且对送给他审查的设计报告也认真阅读。

  “先生视力不好,他就手持放大镜逐行逐字地斟酌,而且一定要提出自己的书面意见。”王光纶说,90多岁的老人仍坚持自己动手,用计算机打字写意见书,有时因视力弱,看不清汉字输入列出的同音字形,就凭记忆去选择数码标识符。

  在现场检查工程质量,张光斗更是眼中揉不进沙子。王光纶说,20世纪80年代在葛洲坝工地,为了检查二江泄水闸护坦表面混凝土过水后的情况,老先生坚持乘坐沉箱潜入水下亲自查看。驾驶沉箱的工人师傅说,从没见过这么大岁数的人还敢坐沉箱潜到水底下工作。

  20世纪90年代,作为国务院派出的三峡枢纽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副组长,一次在三峡工地检查导流底孔施工质量,张光斗为了掌握底孔过水表面平整度的第一手材料,80多岁的他坚持从基坑顺着脚手架爬到55米高程的底孔,检查混凝土表面的平整度。

  张光斗一辈子为祖国的水电事业无私奉献,2007年4月28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给张光斗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

  “七十年来,先生一直胸怀祖国,热爱人民,情系山河,为我国的江河治理和水资源的开发利用栉风沐雨,殚精竭虑,建立了卓越功绩……在长期的教学生涯中,默默耕耘,传道授业,诲人不倦,为祖国的水利水电事业培养了众多优秀人才,作出了重要贡献。先生的品德风范山高水长,令人景仰!”(张巧玲)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0-06-09]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