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这里有我梦想的舞台”——对话“十佳大学生村官”周倍良

  ■新闻提要

  2008年3月,中组部召开的会议上公布,全国在未来5年招聘至少10万大学生“村官”。一些地方明确规定,提拔年轻干部原则上必须要有基层锻炼经历。前不久,胡锦涛总书记亲自审定了中组部等部门上报的《关于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的意见》。在12月25日召开的大学生村官代表座谈会上,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指出,大学生村官要“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动”。种种迹象表明,大学生村官计划已成为执政党的一项战略决策。

  “村官岗位给大学生提供的就业岗位数虽然很有限,但却透露出一种风向,表明了国家号召大家到基层去的导向。”全国十佳大学生村官周倍良说。

  12月28日,首届“十佳大学生村官”颁奖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在获选“十佳大学生村官”后,清华大学法学院2006届毕业生北京市门头沟区永定镇坝房子村党支部书记助理周倍良代表大学生村官给胡锦涛总书记写了一封信,没想到这封信能得到总书记的批示。联系到最近习近平关于大学生村官的讲话,周倍良感到真正找到了梦想的舞台。

 

  “抱歉,最近找我的媒体太多,有点招架不住。”犹豫再三,周倍良还是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燕赵都市报(以下简称燕):作为清华学子,为什么选择去当大学生村官?

  周倍良(以下简称周):我毕业时面临好几个选择,当时我和一个律师事务所谈得比较深入了,后来看到了北京市实施的大学生村官计划,我试着去报了名。清华有30多人报名,10多名进入面试,5名入选。这可能和清华的传统有关系,它一直鼓励学生到最需要的地方去,所谓“立大志、入主流、上大舞台、干大事业”。

  燕:你从前的理想是什么?

  周:律师?法官?没有太具体的。

  燕:你父母知道你要去做村官后有什么反应?

  周:我父母非常担心,担心我适应不了农村,他们还是觉得我应该留在大城市找份体面的工作。

  燕:你初到农村适应吗?

  周:我刚来时有过迷茫,动摇的心都产生过。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很大,在学校时各类生活设施齐全,乍一到北方农村,还是很不适应,生活单调,孤独苦闷,经过了一两个月的心理调适。后来又逐渐对新农村建设感到新鲜兴奋。

  燕:你和农民同吃同住吗?

  周:没有,镇里安排我们集中住在镇政府,可能是考虑到一些女生的安全问题。我每天骑自行车15分钟到村里去。

  燕:村干部和农民怎么看你,有没有把你当空降干部对待?

  周:村干部对我去是非常重视和欢迎的。我去了挨家挨户走访,了解村情村貌,我把自己当作他们的一分子,很快就和他们打到一片了,中间我也学习如何和农民打交道,关键是要有平常心,把自己作为他们中的普通一员。农民都很实际,看你能不能给他们带来实际利益。

  燕:你在农村有没有大材小用的感觉?

  周:农村天地广阔,我觉得我还是发挥了一些实际作用的。我去村里不久,就利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为村民打赢了一场土地官司。我在的那个村,务工和土地出租是人们主要的收入来源,恰好村民与石景山一老板发生了土地承包纠纷。我主动要求担任村民的诉讼代理人,冒着危险去取证,多次受到人身安全威胁,后来官司打赢了,村民们收回了这43.5亩地,每亩地的收益从300元涨到了万元。他们觉得小周这个人还真能为他们办些实事。

  燕:农村基层的矛盾错综复杂,你遇到这些矛盾如何调解?如果是村干部和村民之间产生了矛盾,你如何调解?

  周:是的,农村里的矛盾有宗族、派系等各方面的,我作为一个外乡人,不便深入这些经济纠纷或家族纠纷,那不是我的分内工作,村干部们会更有能力解决这些矛盾。我主要做我的法律工作,比如给村民们义务开办法律培训班,夫妇离婚财产如何分割也会向我咨询。

  燕:你觉得你受到重用了吗?

  周:农村缺少人才,来了他们还是让我担当重任的。我们那个村种樱桃的比较多,但销售是个难题。我给他们建了一个网站,把销售的信息发到各大果品论坛去,还动员清华的学子来买,为他们的增收致富出了一些力。北京修六环要经过我们那个村,我建议搞个农果品专业批发市场,也得到了采纳。应该说,我们到农村还是很受重视,有很大发挥空间的。

  燕:你和村民一起下地干活吗?

  周:我出生在湖南的一个小县城,一直读书,老实说,以前我没干过农活。但是,现在我也和农民一起干活,搬运蔬菜、浇水种地、种树啊,边学习边力所能及的干。

  燕:你到村里两年,改变了村庄什么吗?

  周:有很大变化,但这不能说是我的功劳。我觉得我改变了一些,以前村民之间有矛盾往往蛮干吵架,现在他们会来向我寻求法律咨询。

  燕:和同学联系多吗?和别人比有没有心理落差?

  周:有一些联系,现在还看不出落差。很多同学都理解我。有的同学读研后,找工作同样很麻烦。

  燕:有媒体报道说,有一些大学生觉得理想和现实差距大,做村官不久就出走了,你怎么看?

  周:我们清华当时来了5个人,现在剩3个,走不走是个人的选择,我们应该理解尊重个人的选择。

  燕:你有没有后顾之忧?任职期满后有何打算?要扎根农村吗?

  周:北京市对大学生村官计划在物质上还是有保障的,各级组织比较关心。我任职期满后可能考公务员,我希望在公务员的岗位上也做一些与农村有关的事情。每个人心底都有最自我的想法,比如江浙人愿意尽快壮大自己的腰包,湖南人的家国意识强一些,我可能还是喜欢做社会工作,从政。

  燕:你对两年的村官生涯有何感悟?

  周:这两年的锻炼让我认识到做事必须放好心态,从平凡中做起,要学会尊重别人,以平和的心态和群众打成一片。不管面对什么,要以乐观的心态去面对,要耐得住寂寞,不断充实自己。同时也让我更加自信,农村那么复杂的局面都能应对,你还有什么不能应对的呢?

  ■记者观察

  大学生村官引发新一轮上山下乡?

  昔日遭受冷遇的农村正成为北京高校毕业生的新选择。众多学子争当一村官,已成为北京众多高校一景。

  从2006年开始,北京市开始在全市推行大学生“村官”计划,采用公开招聘的方式,聘用北京地区普通高校毕业生到农村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村委会主任助理职务,计划在三至五年内,实现每个村、每个社区至少有1名高校毕业生”的目标。

  2006年北京市共选聘2016名村官,共有13600多名高校毕业生报名;2007年,北京市选聘大学生“村官”应聘者达到19014人,报名人数比前一年增加6600余人,录取比例超过6∶1。

  2005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面向基层就业的意见》后,各地都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和扶持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创业。北京出台的相关政策待遇优厚,格外引人注目。

  北京市《关于引导和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基层就业创业实现村村有大学生目标的实施方案》规定:被聘任为村党支部书记助理、村委会主任助理的高校本科毕业生,其薪酬第一年平均每人每月2000元,第二年平均每人每月2500元,第三年平均每人每月3000元,并按照国家和北京市有关政策,为其缴纳各类社会保险;非北京生源的北京高校毕业生,聘用后连续两年考核合格者,经有关部门批准,可转为北京市户口;在校期间已通过北京市国家公务员公共科目笔试的,笔试合格证书有效期可延长至3年合同期满后的6个月,合同到期如用人单位需要,经面试合格,可优先录用为北京市国家公务员;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录用聘用的,在“村官”岗位上工作的年限记入工龄;工作满两年经考核合格报考研究生的,入学考试总分加10分,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3年合同期满并作出突出贡献的,可推荐免试入学等。

  “为新农村建设输送生力军,为大学生就业开辟新通道,为农村基层干部队伍增添新鲜血液。”北京市人事局局长辛铁樑在《人民日报》上撰文说。

  研究者认为,这是就业重压之下,国家采取的又一项重大战略举措。中国已迎来大学生就业的高峰年份,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大学毕业生达532万人,预计2009年加入求职大军的毕业生总数将达592万人。

  2008年3月,中组部召开的会议上公布,全国在未来5年招聘至少10万大学生‘村官’。一些地方明确规定,提拔年轻干部原则上必须要有基层锻炼经历。前不久,胡锦涛总书记亲自审定了中组部等部门上报的《关于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的意见》。在12月25日召开的大学生村官代表座谈会上,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指出,大学生村官要“下得去、待得住、干得好、流得动”。种种迹象表明,大学生村官计划已成为执政党的一项战略决策。

  “村官岗位给大学生提供的就业岗位数虽然很有限,但却透露出一种风向,表明了国家号召大家到基层去的导向。”全国十佳大学生村官周倍良说。

  事实上,在如此严峻的就业形势下,大学生村官计划提供的条件颇具诱惑力。在北京,大学生村官的起薪已经超过人才市场提供给高校毕业生的平均薪酬。

  一些学生则将选择村官职位作为一种跳板。中国人民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校的大学生超过57%的人认为“大学生村官计划”只会是自己在就业压力下的选择,吸引他们的是可以享受优厚的政策,另有17%的人把农村当作磨练自己的舞台,真正对农村怀有感情,想扎根农村的人只有不到24%。

  大学生争当村官也被称作是发生在中国的新一轮上山下乡运动。这一现象引来理论界诸多关注。

  “中国农村普遍实行海选的村民委员会,要避免大学生村官空降影响到村民自治。”《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说。中国问题学专家、北京理工大学经济系教授胡星斗分析说,大学生到基层与前一次上山下乡的政治背景、经济背景都有显著不同,采用的手段也不一样,以前是强制,加上思想动员,现在是自愿,按照市场进行人力资源配置,而唯一相同的出发点之一是为了解决城市失业人口。

  胡星斗指出,要真正把大学生吸引到农村去,目前政府要做的工作还很多。中国的就业难是结构性就业难,是由于大量的人才集中在大城市,而小城市人才紧缺;人才集中在大企业、国有企业,而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人才紧缺;人才集中在城市,而农村人才紧缺。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由于发展的不平衡,以及户籍制度等体制性的障碍。现在,我们一方面要鼓励人才到基层去、到中小企业中去、到农村去,另一方面要加大户籍制度、财政制度、金融制度、土地制度等改革的力度,缩小地区差距和城乡差距。

  来源:《燕赵都市报》2009-1.3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1-0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