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清华80后献血女博士:求您了,抽我的血吧

  人均排队6小时,清华学生献血到凌晨1时

  求您了,抽我的血吧

  女博士生日当天,赶回学校献血

  香港学生明知先天晕血,撸起袖子上前

  “当时谁都不敢离开,就担心献不上血。”清华女生梁苏会回忆起5月13日全校上千人排队献血的情景时,她只觉得这一切是自己该去做的。当日,正是梁苏会25岁生日,她正在校外准备去过生日,突然接到同学发来的献血短信,立刻匆匆赶回清华。

  5月13日11:40,一辆从西单紧急借调的北京市血液中心采血车开进清华。短短半小时内,献血长队从楼内排到了楼外,人均排队时间长达6个小时。直到次日凌晨1时,最后一个献血者才默默离开。

  梁苏会,女,1983年生人,清华博士生

  ■正要去过生日,一听能献血就往回赶

  记者最初通过清华红十字会学生分会会长陈向找到的梁苏会,在上千名排队献血的清华师生中,梁苏会或许是比较特殊的一个,因为5月13日当天恰好是她的生日。

  “其实,这是我第5次献血了。可以说清华有献血的传统,平时逢每月的7、17、27日,北京市血液中心的采血车就会开到学校里,但这次是第一次,我看到这么多人都去排队。”

  这个清华材料科学与工程系的女博士生回忆起那一幕,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很平常。“当天,我本来约了几个朋友吃饭,庆祝一下自己的生日。我已经骑车出去了,突然接到陈向的短信,他说中午开始组织献血了,我就赶紧往回骑。”

  没想到这一往回赶,梁苏会的生日完全在漫漫长队中度过了。

  “我排了五个多小时,队伍特别长,献血地点是在紫荆学生公寓学生服务楼的大厅里。我刚赶到学校时,献血车还没来,我先帮红十字会做了些场地准备、散发传单的工作,也就是一顿饭的工夫,队伍都排到了楼外,还有不少学校食堂的大师傅、保安都在那里排队。”

  梁苏会还记得,有一个年轻的保安在排了数个小时的长队后,因被发现年龄不满18岁,不得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据悉,还有一名历史系女生,因正好在生理期被大夫劝回,她也是不断恳求着:让我献血吧。

  ■一听男友捐200元,责怪对方捐得少

  献血后的次日,梁苏会又忙着到处找捐款箱捐款。

  “本来前一天,我男友给我打电话,说他捐了200元,我还挺生气,说‘你怎么才捐那么点’。他挺无奈地解释:‘想去取钱,可ATM机前的队伍实在排得太长太长了。’”

  经历了地震的梁苏会,对于奉献有了新的感悟:“说实话,现在我真的愿意去做祖国号召我做的任何事情。”

  许钧丞,男,1986年生人,清华本科生

  “一个高个子的男生微闭双眼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我开始以为他在闭目养神,不经意地一瞥后发现他嘴唇惨白,脸色很差,赶紧询问了几句,他有气无力地说:‘没关系,就让我一个人呆一下就好了……’”

  这是发表在清华新闻网上的《不在其中不流泪——清华献血现场纪实》。新闻稿的作者罗锦文帮记者找到了这个男生,他叫许钧丞,是一名香港籍学生,目前为清华经济管理学院大四学生。

  ■先天晕血,排队6小时献血

  在献血的前天晚上,许钧丞还忙着参加港澳台学生的联欢晚会。次日中午,他听说献血,就立刻赶到现场。从下午2点到晚上8点,他一直在排队。

  好不容易轮到,许钧丞却出现了让在场的工作人员吃惊的状况。他脸色惨白地坐在一边,当红十字会的志愿者用吸管喂食他喝了一些果汁后,医生护士连忙让他卧躺在椅子上。记者问起这个情况时,许钧丞却不愿多谈:“晕血是我的先天问题。其实,我从十六七岁时就开始献血了,当时男生们说一起去献血吧,献了一次后就成习惯了。因为觉得献血挺有意义的。以前我有过三四次的晕血情况,具体的原因是私人原因,我不可以多说。”

  ■排在前面的老美是跷课来献血

  尽管对自己的献血看得很平常,许钧丞却津津乐道于一个老外学生的奉献精神:“排在我前面有个美国人,他本来在楼上上汉语课,突然听到献血,就跷课下来排队了。他一直在跟我聊,说他很想帮助地震中的人。后来因为他血脂过高,没有献成功,他还挺郁闷的。我觉得,他比我更有奉献精神。”

  来源:《青年周末》 2008-05-22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5-23]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