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媒体清华 > 内容

“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的三天”

《北京青年报》 2008-05-17

  在清华读书的北川籍学子 在学校的帮助下面对灾难学会了承担 他说———“我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的三天”

  本报记者报道 父亲是地震重灾区北川县副县长,正在废墟瓦砾间没命地指挥救人;儿子是清华大学大三学生,在清华园时时为还埋在废墟下的母亲担忧祈福。父子俩每天通过短信报平安,相互鼓劲儿。儿子瞿定荣昨天上午对记者说:“我要学会承担。”这个小伙子超乎寻常地坚强。

  ■我相信妈妈还在

  瞿定荣不愿再提及家人的伤亡情况,一提就哽咽:“我的爸爸还在,妈妈也在。我相信妈妈一定还在,我一直在打妈妈的手机。爸爸说要坚强,正在积极营救。”

  定荣的妈妈在县财经办工作,当天被埋在办公楼的废墟里,一直没有音讯。在接受记者采访前,他收到爸爸发给他的一条短信,爸爸刚去了妈妈的办公楼,又叫了她几声,相信她能听到。

  “我的哥哥、嫂子、姐姐、姐夫还好,但爷爷、奶奶和小侄儿、小侄女没有了。”

  ■收到爸爸第一条短信“地震了”定荣收到爸爸第一条短信是在5月12日下午3时,“问我‘地震了,你怎么样’,”定荣对记者说,“当时我正在教室上自习,真的不知道地震了。”后来爸爸跟他说,“估计不是特别厉害,我得马上赶回去。”

  定荣的爸爸瞿永安是北川县副县长,当时他因不在县城而幸免于难。爸爸最后一句话是叮嘱他打电话找妈妈。此后通讯完全中断两天。

  “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难熬的两天,”定荣说,“我一直在给妈妈打电话,可到现在一直没通。”

  直到14日下午,爸爸的第一个电话才打过来。这位灾区的副县长对儿子说:“我们的家已经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爸爸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救人。儿子你要坚强起来,要保重身体!”

  ■今天有生命探测仪了

  昨天上午,瞿永安给儿子发来一条短信告诉他,“今天有生命探测仪,比以前搜救效果更好一些。”几天来,父子俩每天通过短信报个平安,相互鼓励。定荣每天通过网络即时了解家乡搜救的情况,其中也有他爸爸的报道,这个县6位副县长有一半遇难,瞿永安带着几位幸存的政府工作人员一直在搜救群众。爸爸说:“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是不是还能做得更好、更多,我只能做我认为最有用的事,我只能为群众做我能做的一切。”

  ■拒绝学校发的3000元补贴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紧急筹措了40万元,用作救助灾区学生的专项资金。昨天,学校首批为重灾区的学生每人发放3000元和一张电话卡。之后,还要给500多名在校的灾区学生发放不同金额的生活补助。

  当一名同学将装着3000元的信封递给他时,他坚决不要。“我还有钱,我不要。”他说,“我跟爸爸说了学校要发补贴的事,爸爸说不要拿这笔钱,让给更困难的同学。”

  ■哭是因为感动

  面对记者和老师,瞿定荣几度哽咽。“有什么苦难我都能够承受,我已经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的3天。哭是感动于学校及举国上下对我们的帮助和支援。”定荣说,北川的许多同学都失去了亲人,也都很坚强,坚强来自关爱。

  “我们要学会去承担,承担灾难和责任,只有承担命运才能改变命运!”年纪轻轻的定荣显得非常坚强和成熟,“我们准备将北川在京的学生都召集在一起,我们一起承担。”

  定荣仍在不断拨打妈妈的手机,“我相信妈妈还在。”

  定荣每天也牵挂着救灾的爸爸,“我祝愿爸爸安全。”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05-1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