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科学建言 集思广益 心系改革

我校代表委员参加两会,积极参政议政

  王光谦(全国政协常委 中国科学院院士 土水学院教授 青海大学校长):

设立西部人才岗位,形成东西部人才交流良好机制

  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常委会工作报告中的亮点很多,其中包括“推进西部高校发展和人才培养”。但是,如何落实推进西部高校发展和人才培养?我认为在国家层面进行战略布局和落实政策支持是关键之举。当前,人才不足、经费短缺、机制僵化是制约西部地区高校发展、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的三大问题。如何为西部地区培养、留住和吸引人才,我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在国家层面设立“西部人才岗位计划”。在西部的高校、研究院所和高技术企业设立国家级人才岗位,岗位包括中级、高级、杰出三级。中级针对青年博士,高级对应副教授、教授,杰出针对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水平以上人才。

  二是由国家财政专项基金支持,对应聘上岗者给予岗位津贴,津贴强度以不低于东部地区为准。

  三是“西部人才岗位计划”不同于其他人才计划。岗位固定在西部地区,上岗就享受相应津贴待遇,离开了就不再享受岗位津贴。这样将有利于创立鼓励人才来西部作贡献、且不担心人才回流的东西部人才交流的良好机制。

  实施“西部人才岗位计划”能够进一步缩小东西部地区的人才和智力鸿沟,维持西部地区的社会稳定,推进西部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采写/赵姝婧)

  ●孟安明(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科学院院士 生命学院教授):

实施科技国际化战略是快速提高我国创新能力的务实选择

  当前,我国科技总体水平仍处于学习和追赶阶段,科技创新能力较为薄弱。实施科技国际化战略,是快速提高我国创新能力和实现科技跨越式发展的务实选择,对此我有几点建议:

  首先,在战略上制定国家科技国际化战略,吸引全球优秀人才。成立科技国际化战略工作领导小组,进行跨部门联合协调。

  其次,在政策和资金上支持鼓励主办国际一流专业水准的学术会议。将国际科技合作与外事管理区别对待,简化程序、提高效率。鼓励科研人员到国外一流机构学习、交流和工作,促进科研机构的国际招聘和评估。引进紧缺人才,协调解决移民签证等障碍,形成有吸引力的科研环境。鼓励科研机构和企业在境外设立研发机构,与国外重要机构建立长期合作。牵头组织或参加国际前沿科技研究和全球重大项目,支持参加高水平国际会议或担任相关领导职务。建立国际化程度高、水平一流的研究机构,吸引重要科技组织落户中国。政府和市场双轮驱动,推动政府主导的国际合作、基地建设、引才引智,鼓励企业和科研院所按市场手段开展人才交流与培训、项目合作,设立海外研发机构。

  第三,在保障措施上出台相关政策法规,通过税收减免、项目补贴、政府投入等方式,鼓励科研机构和企业利用国外资源,获得核心技术和关键专利。完善专利保护、科研成果共享等法律法规,敦促在华跨国公司加大技术转移力度,促进国外科技的引进、转化和再创新。(采写/陈佩雯)

  ●周建军(全国人大代表 土水学院教授):

科学规划和评估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重视防洪与河流生态安全

  当前,国家正在研究长江流域经济带开发和编制发展规划。这是一个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推动和实施后必将在改善我国经济社会布局、实现东中西部同步和可持续发展中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作为长期研究河流、三峡工程和关注长江流域发展的科技人员,我对这一国家发展战略给予高度关注。三峡工程的顺利建成在防洪、发电、航运和水资源利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必须依赖的最重要的基础条件。

  同时,面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新问题、新变化,就如何更加科学规划和评估长江经济带发展,建议相关决策要重视中下游防洪和河流生态安全问题。平原流域防洪安全和国防一样至关重大,在人口高度密集的经济发展带,万一防洪失败对国家经济和区域社会的打击会是致命性的;河流生态是周边环境和区域发展的关键支撑,生态安全关系到经济社会各个方面,沿江开发更关系到上下游发展和协调。目前,我们对这些问题的认识还很欠缺,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甚至为了局部、短期利益挤占已有的防洪资源、增加污染的现象时有发生,一些生态问题不容忽视。因此,建议在规划、评估和决策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时高度重视这两方面问题的研究。(采写/高原)

  蔡继明(全国人大代表 社科学院教授):

准确研判我国城市化真实水平,理性认识城市化发展阶段

  “城市化”无疑是未来几年乃至更长时期“新常态”经济发展的最大潜力,而要充分有效地把这一潜力转变为经济发展的动力,必须首先准确研判我国目前城市化的真实水平。

  如今国家统计局有关城镇化率的统计指标有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两项,因庞大农民工群体的存在,如果按常住人口统计,我国的城镇化率会被高估;而若按户籍人口统计,我国的城镇化率又被低估。另一方面,我国54.8%的城镇人口不仅包括658个城市的“市民”,还包括城市和县城之外17449个建制镇的大约1.83亿的“镇民”。显然,若以城市人口计算城市化率只有41.4%,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以城镇人口计算的54.8%的城镇化率,无疑是降低了城市化的标准,与国际水平没有可比性。

  有鉴于此,建议国务院责成国家发改委和国家统计局及住建部对我国城镇化率指标的测算做相关改进,例如设计市民化度系数,由就业、义务教育、公共医疗、保障性住房、低保和养老等多种因素决定,并赋予各因素不同权重,科学测算出与国际水平具有可比性的我国真实的城市化率。(采写/曲田)

  来源:新清华 2015-03-06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5-03-09 09:14:58]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