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偶闻设计声 谈笑无还期

——专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环境艺术设计系副教授崔笑声

学生通讯员 曲维洵

图为崔笑声近照。

  崔笑声,生于1972年,博士,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会员,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室内设计委员会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研究方向为设计图像表达语言和当代社会文化与室内设计。已出版“十五”国家重点音像出版规划的光盘教材一套(四种)和《设计手绘表达—思维与表现的互动》、作品集《设计与表现-崔笑声设计草图》、专著《消费文化与室内设计》等。2015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中国馆投标设计核心团队成员,景观设计负责人。

  2013年的某个深夜,美术学院楼内一间工作室依然灯火通明,十几位不同专业的老师聚集在一起头脑风暴。他们边说边画,擦出的思维火花瞬间便成为笔下一张张设计草图。这对于崔笑声和他所在的清华美院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以下简称中国馆)设计团队来说,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夜晚,而最终成功中标的设计方案就是在无数个这样的夜晚中诞生的。

情系母校  团队攻坚

  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是中国首次以独立自建馆的形式参加在海外举行的世博会,对于宣传中国形象和彰显中国设计都意义非凡,因此设计团队的老师们都抱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决心工作。谈起这次中标,崔笑声自豪地说:“中标之后真的非常高兴,大家都憋着一股劲儿,非常想为母校争光。尽管对手实力强劲,我们还是打了挺漂亮的一仗。学院最大的优势就是综合实力,集合了很多专业,每一个方面都很强,没有短板。”谈到设计理念,崔笑声说:“在设计之前,团队就达成共识。我们不做中国符号的中国馆,也不做宣教式的中国馆,而要呈现一个新的发展背景下的中国形象。”

  那么中国馆的核心概念又是如何确定的呢?团队成员之间观念不同,甚至有很大的差别,这是最大的困难。因此团队前期经过了旷日持久的讨论,常常是一整天都在进行头脑风暴。崔笑声说,“天地人和”这个概念现在听起来似乎一般,但为确定这个主题他们足足讨论了两个月。“中国的文字、农业制度、习俗等都是曾经的主题,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十个被淘汰的方案也都很好,但都是从一个具体的点入手,不够宏观。因此最后大家一致认为‘天地人’最能概括这个理念,足以体现泱泱大国的气度。”在这一核心理念的支持下,结合中国数千年的农业社会历史,将占地4500多平方米的中国馆设计为中国传统的抬梁式建筑,主体色彩为浅木色。屋顶借鉴竹编工艺,制作成瓦片状,使阳光照射进来,降低能耗。竹编的屋顶就是“天”,采用拓朴方法,既是亮点,也是难点。地面的设计内容就是“地”,主要用影像表现麦田,这个展项有很大的研发含量,景观也是“地”的一部分。场馆看上去是沉在麦田里面的,这是中国馆的第二个亮点。“我们这个方案最大的优势就是‘整体’——建筑,景观,展项,每一个方面都符合总体的策略。”

图为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建筑与景观俯视效果图。

  对于网络上“中国馆京味儿十足”的评价,负责景观设计的崔笑声也表示赞同,“景观部分确实有很多北京元素,但我们希望用新的办法来表现这些元素,于是把它们最大程度地抽象成一些颜色和肌理的效果融入整体设计。比如我们做故宫的时候就很含蓄,只是在媒体墙上做了两道用麦秸垛做成的红墙,放在了整个景观的入口处,而先农坛做成了一个小舞台,胡同的元素则表现在了疏散通道中,形式是矮砖墙。”本次中国馆景观设计主题为“尚农”,挖掘与农业发展息息相关的自然和人文元素,提炼出几个子项为:“重农执礼”、“大国气质”、“生活之本”。 

图为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入口处景观节点透视效果图。

  目前,中国馆的各项设计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崔笑声也在忙着与清华兄弟院系、校外团队一起研讨解决方案实现过程中的技术、设备等难题。接下来就是整个团队各专业的接口封闭,这将是一个非常繁琐的过程。“我们继续攻坚!”崔笑声充满自信地说。

图为2015年米兰世博会中国馆礼品区设计方案。

把玩生活 品味设计

  崔笑声四岁曾经历唐山大地震,他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成堆的援建木材上玩耍,这些真实的感觉都成为最鲜活的设计素材。他坦言自己的设计依然缺乏“精神上的、可以让人把玩的东西”,“年轻的时候总喜欢做那种很设计的设计,而如今经历了一番岁月的磨洗,更想要追求不经意的设计,真正好的设计应该能禁得住长时间的使用,光是设计图上好看是不够的。”

  谈到设计理念,崔笑声认为,环境艺术设计应该从生活细节开始思考,寻求真实的空间,一些看起来不经意的设计更容易打动人。具体来讲就是四个关注、四个拒绝——关注日常生活、关注边缘区域、关注个体行为进步、关注技术与人的界面;拒绝复制、拒绝泛审美、拒绝英雄主义、拒绝宏大叙事。他认为对于设计“度”的把握非常关键,设计要讲求“踏实”,痕迹不能太明显,要追求心理、生理上的舒适,此外还要关注人的第六感。

  对于自己这种设计理念的表现,崔笑声又给出了这样一些关键词:习惯、感觉、记忆、劳动、姿势、叙事、符号、界面……集体或交流的记忆是最基本的空间创造素材,设计应扎根于最初空间产生的神秘中。同时,关注身体本身是空间设计很好的养份,比如:姿势,它生产了场所、占据了空间。这些都源于一种变化,那就是“讨论设计的出发点已经从以前强调‘物’的层面,转化到关心‘人’的角度。”设计的自我表达产生了极大的社会影响力,个体以及日常生活成为设计研究的鲜活内容。再比如:界面,传统设计认为它是空间维度的边缘,是内外的界分,很物质化的印象,但现代设计认为界面的差异定义新的空间可能性,从此创造了新的秩序,是链接城市文化、城市空间以及现实、虚拟世界的的链条。因此,上述关键词越来越多地走进设计研究的视野。

图为崔笑声作品:联合国东大厅公共家具设计。

图为崔笑声作品:图为丽江古城客栈设计。

言传身教 亦师亦友

  “别把学生当学生,而是当朋友。课程的核心是课题,课题设计一定要清楚,作为教师一定要清楚自己想让学生学到什么。”在很多环艺系同学眼中,崔笑声是一位在讲评作业时毫不留情的老师。关于这一点,崔笑声抿嘴一笑说:“我确实是比较直率,但是该说还是要说,毕竟学生知识和经验积累不够,视野存在局限,很多时候他们自己觉得很好的想法很早以前已经用过了,也许学生认为那是一个灿烂的设计,但我们还是要寻求挖掘自己。”

  崔笑声提倡摒弃从理论到理论的教学方法,要让设计“落地”,不过于依赖方法,让学生在生活中做设计。“我们一定要把逻辑和方法与真实的生活结合起来,这才是未来产生属于我们的设计战略的出路。”“最近的一个课程思路就是,让学生在日常生活中找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点,我会给他们一些关键词,比如姿势、习惯,学生在这些词中就会派生出一些更加感性的词,而在下一步的设计中就会产生更加真实的东西。设计的出发点很重要,一定要真实,找到日常生活中自己最真实的体验,而不是故意引用特别高深的理论。设计首先要是自己真的想做,而不是为了追赶潮流或模仿大师。”

  在崔笑声看来,本次中国馆设计中标对学院的教学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他说,学院的发展不应该缺少实践成果,关起门来教学是不可取的。而这次的世博会中国馆的成功中标证明了学院的实力,同时也弥补了他们在实际项目管理方面的经验匮乏。“清华世博研发中心设在了学院,未来的研发工作就不局限于中国馆,也许还会参与其他国家场馆的设计,我们将获得一个更大的平台。”

  崔笑声是敏感的,生活中偶遇的感受都会被他捕捉到,引发设计灵感。

  崔笑声也是执着的,在他看来,设计是一首需要用一生谱写的曲,没有终点。

(清华新闻网8月29日电)

供稿:美术学院 学生编辑:小 西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8-29 12:47:4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