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追思罗博思教授:一个美国人的中国心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  彭凯平

  2014年4月26日下午6点多(美国加州时间),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Seth Roberts(罗博思)博士在美国探亲期间,不幸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市突然去世,享年60岁。

  噩耗传到北京已经是4月29日早上。早上9点多钟,我正准备去上本学期开设的研究生课,当时我惊讶和伤心到说不出话来。罗博思是和我一起恢复创建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的功臣之一,是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复建的元老,是我们清华大学心理系学生的好朋友,更是我们老师们的好同事。

  2008年,我受清华大学的邀请和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的派遣恢复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其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从海外招募有志帮助清华大学建设心理学系的教授。在面试了很多华人及非华人心理学教授之后,第一个接受我的邀请来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任教的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就是我的伯克利同事,伯克利加州大学的终身教授——罗博思。

  为什么一位有成就的美国一流心理学系的终身教授愿意到中国来帮助清华大学建设心理学系呢?罗博思在他的博客中给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对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的热爱,对东方另外一种生活方式的兴趣。在伯克利期间,他就觉得人类未来的希望也许在于中国文化的复兴和崛起。他对资本主义的不满,和对人类善良,和平,公正的追求,使得他做出了一个令很多人意外的决定,到中国来实现自己的人生梦想。他是一个有着特别纯洁的中国心的美国人。他甚至希望能在中国找到他的爱情和家。可惜这些美好的愿望都不能够实现了。作为他的好朋友,没能给予他足够的帮助,我为此感到特别的内疚。

  罗博思教授出生于1953年,于1974年获得里德学院(Reed College)心理学学士学位,1979年获得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实验心理学博士。1978年开始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Berkeley)任教,2008年于清华大学任教。曾获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NSF),美国心理健康研究所(NIH)资助,曾任或现任《动物学习与行为》(Animal Learning and Behavior)、《营养》(Nutrition)杂志的编委。

  罗博思的早期工作主要集中于动物的时间知觉。他发现,与人类相同,小白鼠使用同样的内部时钟(internal clock)来度量声音的持续时间与光的持续时间。之后罗博思将其工作重心转移到了食品心理学与营养领域,他的主要研究方法是自我实验(Self-experimentation),他也是自我实验这一心理学研究方法的先驱与代表人物。其工作发表在《柳叶刀》(The Lancet)、《行为与脑科学》(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心理学评论》(Psychological Review)、《实验心理学杂志:动物行为过程版》(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Animal Behavior Processes)等杂志上。

  作为食品心理学家,罗博思一直致力于饮食对人类行为和心理的影响,其畅销书《The Shangri-La Diet》帮助许多美国人成功减肥。罗博思同时对睡眠与心情改善的食物心理机制进行了自我实验。尤其是他对亚麻籽油中的Omega-3与身体平衡的研究、蜂蜜和水果中糖分与睡眠研究颇为著名。他也对中国文化中的一些传统智慧的科学价值很感兴趣,并发现吃豆腐和核桃不光不能增强人的认知功能,反而有时有负面的作用。

  在去世前,他还在研究站立对人类认知功能的影响和行动对外语学习的帮助。他的研究思路新颖,出奇不意。咋一听,离经叛道,不以为然。仔细一想,又合情合理,若有所得。再看他的研究报告,条条是道,科学严谨。这就是创造性研究的特点,给人一种柳暗花明,赫然开朗的感觉。

  我觉得,罗博思的学术成就来自他真诚的心理和单纯的生活方式。他真心热爱的,是他的心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在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他承担了很多教学任务,同时一直从事食品心理学的研究。他把他科学研究的成果定期公布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吸引了全球十几万人的关注。他永远充满了对人类心理和行为的兴趣,大部分时候和人交谈的话题都是有关他自己和其他人的科学研究。他在今年4月初回美国探亲之前曾和我有过长谈,阐述了他对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科研发展的设想,特别提出来饮食行为是人类生活非常重要的方面,但又是我们心理学家忽视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在这个领域,他觉得我们中国心理学家可以做出世界级的成果。

  罗博思教授的很多研究工作是靠心理学系自筹的民间科研基金和清华大学校级自主科研基金来支持。他特别希望能够跟我一起出去募集这方面的研究基金,来为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的科研发展作出贡献。我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腼腆的人,不愿意抛头露面做公共的演讲。但为了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的发展,他主动提出来陪我出席各种募捐会议或者是招生宣传,来提高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的知名度和社会影响。

  罗博思的单纯还体现在他对复杂的人际关系的茫然无知。他很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闲聊和装模作样的姿态上。他有的时候甚至表现出对复杂人际关系和社会影响的孩子般的幼稚。

  罗博思教授的纯真也体现在他对金钱、地位、政治、影响等世俗诱惑的淡漠。他到清华来工作,不是为了名,也不是为了利,更不是为了权。他领的是我们清华教授的普通工资,虽然他已经是伯克利加州大学心理学系的终身教授。他也对各种职务、职称、头衔毫无兴趣,不知道在中国文化环境下,这些虚伪的名头会有如此大的诱惑力。他真心的相信一个大学教授的成就是由他的科研成果来决定的,而不是由他的头衔所衡量的。这是值得我们中国的大学提倡的一种学者精神。

  罗博思教授是我们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中的国际面孔,在国际心理学界代表了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他的博客记述了他在清华大学的生活、工作和研究,正面地呈现了中国高等学校和中国社会的真实的生活。有些文章在全世界得到了传播和关注。他的贡献是无人可以替代的,也是伟大的。我们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失去了一位国际级的学者,我个人失去了一位真挚的朋友。

  在罗博思的博客上,他曾经留下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他说“大学应该是专门从事研究、探索、想象的地方,大学教授为了这种特权,就必须培养学生,并给社会贡献思想。”他真的是这样实践着自己对大学精神的认识和对自己教授职业的坚守。

  世道无常,愿活着的人更加珍惜我们的生活,愿逝去人的在天之灵保佑和祝福我们清华大学心理学系。

(清华新闻网5月13日电)

学生编辑:长 松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5-13 14:13:35]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