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综合新闻 > 内容

不实验,不成工艺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金属工艺实验室实验员王玉峰专访

学生记者 郑昕宇

  王玉峰,2004年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2004年7月至2005年7月在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担任助教。2005年7月至今担任清华美院金属艺术实验室实验员。2012年3月至今,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在读艺术硕士。

 

图为王玉峰近照。学生记者 张浩摄

  手锤、木槌、錾子、铁墩、锉刀……走进美术学院金属工艺实验室,五花八门的工具令人眼花缭乱。而这百余件工具的负责人就是实验员王玉峰,一位皮肤黝黑,穿着充满“工艺味儿”的皮围裙的大男孩儿。与这样一位风趣幽默、憨实帅气的管理员在实验室“寻宝”,整个人的心情都会放晴。

 

图为专注工作的王玉峰。学生记者 李松林

捶打出来的哲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谙熟各类器械和工具的王玉峰,尤爱研究锤子。各式各样的锤子不仅出现在工作桌上,还满满地挂在工作柜中,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不知道从哪一件问起。

  但我们探讨“工艺”一词时,王玉峰并没有直接从工艺作品谈起,而是说起了小小的锤子。“好的锤子本身就是一件优秀的工艺作品。对于工艺来说,锤子太重要了,打、敲、造型、拱曲、修正,几乎每一个工艺环节都要用到锤子。”他指着锤头上漂亮的纹理娓娓道来,“它很实用,而且很美。用久之后,你会熟悉那木柄上的每一个优美的弧度和曲线。它们和你的手形是那么般配。砰砰砰,咣咣咣,铁锤敲击的声音富有节奏,你一边敲着,一边会沉醉在其中。”工艺是结果,更是过程。当你惊讶于一件精美的工艺作品时,不要忘了其背后无数次的捶敲和打磨。

 

图为王玉峰工作台上琳琅满目的工具。

  “一把锤子也是可以传承的,就像工艺一样。我常常听说一些民间艺人过世后,他们的后代不珍惜那些案台上的工具,最后都把跟随着老艺人一辈子的宝贝当成垃圾卖掉了。真是可惜啊!”他惋惜道,眼里流露出满满的遗憾。但很快,坚毅的神采又重回眼眸,“我相信锤子是有灵魂的,这些锤子要给那些真正热爱这门手艺的人使用。”如果善加利用,由一把锤子开启的工艺之旅将会更加踏实和丰沛。其实,像锤子一样的工具在宽敞明亮的金工实验室随处可见,也正是它们促成了设计、工艺和创意之间的探索实验。

 

图为干净整洁的金工实验室。

工艺也是实验

  从小型的锤子、锉刀工具到大型的打磨、铸造机,设备齐全的金属工艺实验室,硬件条件在国内外高校中皆属一流。在这样一个实验室,又要懂技术、还得搞管理的王玉峰也时常会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随着社会进步和科技发展的发展,新技术、新工艺不断融入到金属艺术的创作中。因为对技术步骤陌生,起初学生们常常得去距离很远的工厂完成作品,既费时又增加了开支。为了快速培养学生的实际操作能力,节省学生们的开支,在其他教师的协助下,王玉峰逐渐掌握了全套设备技术。

  但这个过程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完成,必须靠经常的研究与反复的练习才能掌握,工艺实验同科学实验一样,都需要有不怕失败和执着追求的精神。“工艺艺术上的实验看起来很美,实际上一点也不比理工科的实验轻松。为了实现一种想法,我们要经过近百次的实验和探索。”王玉峰一边说着,一边指向实验室中一台蓝色的铸造机。“这是我们刚买的机器。为了完成一次优质的铸造工艺,我们要不断调试石膏配比、电炉温度、铸造压力等参数。当时为了帮助学生完成一个设计,最后我们都做到手发麻了才达到满意的效果。”

 

图为学生们在金工实验室动手实践。

  另外,金属实验室是对全校师生开放的,经常会有其他系的学生借用设备完成自己的创意设计,这对于实验操作和维护设备就提出了不小的挑战。为此,王玉峰有自己独到的方法。首先,在不涉及到危险设备的情况下,让金属艺术专业的高年级学生协助外系学生;其次,提示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和基本注意事项,再放手让他们实验探索;最后,他还不时关心他们在实现艺术想法时是否遇到了困难并给予指导。“这样,学生们学会了主动实践操作、开拓了思维。另外,也加强了不同专业学生之间的交流和来往,互相都交到了朋友。”他笑着说道。

  虽然费时费力,但王玉峰始终很鼓励不同专业的学生到实验室感受金属工艺的制作过程,体会手艺的魅力。

善工承艺

  如今,清华美院的金属工艺实验室比起之前的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除了硬件优势之外,这还有更为重要的内在核心:金工人对工艺精神的执著和开拓创新的风气。

  如果没有一脉相承工艺精神,就不会有金工人那样对一把锤子的挚爱深情;如果没有对工艺认真负责的态度,就不会有金工人对各种工艺动手实践的谙熟;如果没有以学生为本的教育思想,就不会有金工老师们为了让学生少跑路、少花费而刻苦钻研一台台机器的艰辛。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在美术学院读本科上课的时候的情景。周尚仪、唐绪祥、王培波、孙嘉英等金工老师们对工艺的热爱深深感染了我。他们的工艺精神也是从更老一辈的金工人郑可先生那继承下来的。如今我作为实验室的一名管理人员,要让来这动手实践的学生切切实实地体会到工艺的魅力。”王玉峰凝视着干净规整的金工实验室,充满着自豪与希冀地说道。

  对于王玉峰来说,坚守工艺,探索实验是一个充满曲折与孤独的过程。沉潜坚守,考验着一个人对失败的承受,对结果的决心。“我似乎用了近十年的时间来做好我的锤子。我在这个过程中学到很多,也越来越能体会到‘过程比结果重要’这句话的深意。”

 

图为王玉峰作品《新生》。

图为王玉峰作品《星月》。

清华新闻网4月8日电

供稿:美术学院   实习编辑:林茏   学生编辑:长松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14-04-08 14:36:14]
[阅读:人次]
清华大学官方微信 清华大学官方微博 校报《新清华》微信 清华电视台微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